2017年07月18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坚信助人即是助己 付出也是获得
大连天气
“纪苏洋,一个充满希望的年轻人”
北前船停泊港论坛明年将移师我市举行
践行“五个坚持” 锤炼过硬作风进一步提升政协机关服务保障工作水平
共寻合作商机 同谋发展大计
十二届省委第二轮巡视省委第一巡视组对我市及甘井子区开展巡视
省委第一巡视组巡视大连市工作动员会召开
营造稳定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 加快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上半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9%
第A02版:综合新闻专题
对整改不力者将严肃追责
于保辰同志病逝
庄河市教育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郑芸国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海上丝绸之路互联互通国际研讨会在连举行
2017大连夏季房交会昨日闭幕
张金洲:他坚信助人即是助己 付出也是获得
大家一起来参与“保护海岸”志愿活动
市政府旅游代表团赴日促销取得丰硕成果
第A03版:要闻
平安人寿:合理规划保险保障 为爱护航
营造稳定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加快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坚定深化金融改革
第A04版:国内国际新闻
研教学真谛 修专业成长
封路通告
快乐工作 智慧育人
洪水过境 吉林全面开展防疫工作
韩国释放善意半岛阴霾现微光?
韩国向朝鲜提议举行军事和红十字会会谈
协调推进力促落地生根
拍卖公告
拍卖公告
拍卖公告
第A05版:体育新闻
苏炳添百米列第四
龚璐颖夺1金中国队排第二
费德勒第八次夺得冠军
文婷再夺银 任茜第二金
孙杨抵达布达佩斯成就梦想不留遗憾
会飞的九爷
洛古河畔红豆红
广告
第A06版:观点生活零距离
暑期“营地教育”升温
今天挂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专家号
市中心医院一日连收3名高温中暑者
那些和中暑有关的事
两种便宜小药特别好使
用“中国智慧”开创崭新的海洋时代
大连市社科联(社科院)推荐栏目
第A07版:健康天地
培养医学生科学能力及人文情怀
专家支招应对夏季过敏
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微创技术有助于跟腱断裂修复
大医二院实施“钢筋混凝土技术”攻克难治性颈动脉海绵窦瘘
肿瘤、神经系疾病检查有“超级武器”了
■公益讲座
第A08版:畅游大连
去近郊拯救不凉快!
圣亚第三届海洋文化节“童梦之旅”全国免费招募

会飞的九爷

2017-07-18


    作家出版社

    陆涛 著

    中国著名实力派小说家陆涛蛰伏十年,再次出山!呈现改革开放前后中国社会底层人物的剪影。

    爸爸的眼睛像葱头,过来抱起我,揉着我头上的包,痛心地说:“儿子,摔疼了没有?”

    好些日子爸爸和妈妈夜里都不下棋了,也不说话,闹起意见。爸爸和妈妈闹意见一般是不超过一天或一夜的,我让爸爸妈妈的爱情经受了考验,黄叔叔说的。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意思,黄叔叔知道,告诉我爱情就是下棋,“像你妈跟你爸那样,还老再来一盘,我都听见了,这回不下了吧?哈哈!”

    黄叔叔站在我家门口,看着院子里朝我说。我在玩变形金刚,爸爸过去舍不得给我买好贵的玩具,这回一下买了两个,我正用锤子把擎天柱砸变形。妈妈在木板棚搭起来的厨房里做饭,听见了“007”说的话,把头伸出棚子说:“阿甘,回屋去!”

    爸爸也听见了,正在屋里给我切白兰瓜,拎着刀就出来了,说:“儿子,回家。”我看见爸爸手里面的刀哇的一声吓哭了,爸爸蹲下身子紧紧抱住我,“儿子,不害怕,不哭啊!”

    黄叔叔扒在墙头上说:“九爷,阿甘预防小儿麻痹症的药丸是不是吃到假的了呀?银城一发展黑心人也多了起来,怎么会一针给打瘸了呢?脑子也烧坏了吧?你看的都不机灵了,哪有用锤子把变形金刚砸变形的?”

    “有,我们阿甘就是,就这么玩儿,怎么了?”爸爸用刀指着黄叔叔说:“你那个三陪东北丫头倒是机灵,跟建筑队的工头跑了吧?坐上桑塔纳了,比孙书记的新,听不到你砸锅了,晚上用脑袋撞墙倒是越烈了!”黄叔叔跺了一下脚,说:“你举刀还劈了我?我同情你的!为了银城的发展你才是三陪呢,儿子都不要了?”爸爸说:“我儿子好着呢!我正给我儿子切白兰瓜呢,甜水湾的白兰瓜,刘主任送的,一般人可吃不上,过去都是贡品呢!”黄叔叔说:“贡品是啥?”

    打那以后,爸爸跟黄叔叔就不怎么说话了。爸爸去了政府大楼上班以后,比过去更疼我了,老是密切观察我。我笑的时候爸爸会哭,我哭的时候爸爸会笑,这总让我奇怪。

    有一天,我问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妈妈说:“我以前是卖小孩的,阿甘没人要,妈只好留下自己养着了。”我哇的一声就哭了。爸爸生气了,说:“不带你这么哄孩子的,阿甘,你是你妈妈亲自生出来的!”

    我就问:“我从妈妈哪里生出来的呀?”爸爸说:“从妈妈肚子里呀?”我问:“从肚子的哪里可以出来呀?”爸爸想了想,说:“妈妈有一个花园呀,女人都有花园的,阿甘就是从妈妈花园里出来的!”

    我一下就懂了,怪不得老师说我是祖国的花朵呢。我拉住了爸爸的手说:“爸爸,我想上课了,走,看我们王老师的花园去,肯定比给我打针的坏阿姨好看!”爸爸快哭了,说:“阿甘,爸爸那是形容,出去了可不敢这样说!”妈妈说:“看见了吧?才不带你这么哄孩子的呢!阿甘,那不是花园,是垃圾收购站!”

    “阿西吧!”爸爸一急说出了表姐常说的一句外语来,又悲催地说,“杀了我吧!”

    “怎么了?那个又跑了的黄阿姨不是垃圾收购站吗?”

    “你小点声!”爸爸要崩溃了,“再让老黄听见!”

    “听见怕什么?一开始就不是他的,那个女的是男人就要,给钱就行,不就是臭男人的垃圾站吗?不讲卫生,早晚得病!”

    暑假过了,我可以上学了,还是晚了几天,爸爸让妈妈带我去大医院用银针扎我的腿,还有头。我好害怕,爸爸教给我一种方法,说是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就是医生用针扎我的时候别想那根针,想别的,想美事儿,欢喜的事。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