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13日 星期日

洛古河畔红豆红

2017-08-13


    人民出版社

    于永铎 著

    在祖国最北端严酷的自然环境下,一群公安边防官兵的梦想与现实,坚守与跋涉,本土作者的精彩之作。

    不怕,我不怕的,我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不怕的,无论她怎么说,我都能接受。

    “我这次来是打算和你结婚的。”郭素丽平静地说。

    我不是做梦吧?我掐着自己的大腿,真疼。我没有听错吧?郭素丽是来和我结婚的?天哪,这是真的!美梦成真了!天哪,郭素丽,你真要嫁给一个边防军人吗?

    “是的,是的!”郭素丽频频点着头。接着,她说了一句让我终身难忘的话,不,应该是让在场的战友们都终身难忘的话。郭素丽说:

    “赵鲁杰,自打你成为边防武警,当一名警嫂,就成了我的梦想。”

    我即便做上一万个梦,也梦不到会有此时此刻。我只能说:

    “谢谢你,郭素丽。我以边防武警的名义向你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郭素丽就是这么有主意。她没有和我,也没和家里人商量,拿上户口本就来和我结婚了。更让我吃惊的是,她这一来就不打算走了。她决定放弃内地的工作机会,随我落户在北极村。2010年10月10日,这个日子只属于我和郭素丽。从这一天开始,我们就是夫妻了。当晚,我们举行了婚礼。婚礼前,我本打算去置办一套西服当礼服。没想到却挨了郭素丽一顿剋。郭素丽说:

    “赵鲁杰,你必须穿军装,我就是冲着你是一名光荣的边防军人,才来和你结婚的。”

    一句话,让我肃然起敬。你说,这样庄重的女孩,我能不爱吗?婚礼办得简朴却又热烈。所里的战友们欢聚在一起,气氛热烈。他们起哄,让我们互相说句心里话。我憋了半天,说了一句大实话:

    “郭素丽,你是最美的新娘子。”

    “赵鲁杰,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嫁给你,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到祖国的最北来和你举行婚礼。”郭素丽郑重地说。战友们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说一句话,我看见,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着泪花。我的爱情故事讲完了,也许,有人会说:

    “赵鲁杰,你不是吹牛吧?如今,上哪儿去找这么傻这么纯洁的女孩子?”

    我也曾问过郭素丽,怎么会选我赵鲁杰做老公?郭素丽笑着说:

    “就因为你是一名边防军人,能嫁给军人,是我的荣耀。我看重的是你的正直和责任心,看重的是你有担当。”

    瞧,她总是夸赞我。

    结婚以后,我就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由于工作成绩突出,荣立了个人三等功。2010年,在“创先争优”活动中因表现突出,被公安部边防局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这话一点儿都不假。我感激郭素丽,她跟我吃了不少的苦,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和支持。有些苦,连我这个大男人都难以承受。一句话,我爱她,我愿年年岁岁为她理发,为她洗头。这是我的承诺,一个边防军人的诺言。

    像妈妈一样的四婶

    俺男人排行老四,从嫁过来那天开始,小辈们就叫俺四婶。没想到,一直叫到现在。你出门打听打听,谁会知道我赵凤华?可是“四婶”这个大号,在北极村那可是响当当的,连吃奶的孩子都知道。不管老的少的,都跟着叫,俺算是出名了。

    20年前的一天,记得是秋季,刚收了庄稼。俺们北极村无霜期短呀,庄稼收回来,不晒干了,一旦见了霜,可就毁了。北极村平地少,没有那么大的晾晒场,真是愁死个人。俺就四处转悠,得找个场院哪。转了半天,俺就发现了机动中队的院子挺敞亮,还是水泥地,干干净净的。俺心里就掂量着,如果能把粮食送到这儿晒,就彻底解决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