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13日 星期日

世界虽然残酷, 我们还是……

2017-08-13


    译林出版社

    小野 著

    台湾著名编剧、作家小野的励志美文,教导年轻人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如何让其更有意义、更精彩。

    当她在经济上无法支撑下去时,曾经写信向台湾地区领导人求助,台湾地区领导人指示“农委会”协助她,但是私底下“农委会”却端出法令来表达爱莫能助。事情曝光后,银行更是无情地加快拍卖她的土地,儿女们的薪水也被扣了。

    阿粉姊的故事后来感动了许多人,他们协助阿粉姊成立“十呆环境保护基金会”,“十呆”是将古木两个字重新组合。在残酷的世界里,大多数人想的是如何从别人身上得到什么,拿走什么,只有呆子才想要不断地给出去。但是当这个社会出现了十个呆子、一百个呆子、 一千个呆子、一万个呆子时,这股力量就变大了。呆子,才是这个残酷世界的最后救赎。

    悲伤的大人要给下一代更多快乐

    访问完阿粉姊之后,吴念真和我共同访问《新故乡动员令》上半场的最后一个呆子——我们认识了三十年的导演朋友柯一正,他除了自己经营一家中等规模的广告制作公司外,还有一个头衔就是纸风车文教基金会的董事长,最近因为带着一群艺文界的朋友在“总统府” 前面快闪演出“我是人,我反核”,让反核的议题终于大量在媒体曝光发酵。高难度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的“反核行动”,已经成为他人生最想完成的心愿。

    来自嘉义义竹乡的柯一正有个很悲伤的童年,由于父亲极为复杂的人生和早逝,童年时代的柯一正在不断迁徙流离的过程中,记忆几乎是破碎而空白的。这也造成他和同学朋友的关系很疏离,凡事都不在乎的人生态度。直到四十岁生日那天,他忽然想通一件事情:他曾经有过三次差点死亡的经验,他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捡来的,是多出来的,所以要很快乐才对。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他面对人生的态度大大地改变——他非常珍惜朋友,更愿意慷慨付出。在知道自己罹患大肠癌之后,柯一正乐观地接受治疗,每次治疗过后就大吃一顿,庆祝自己还活着。他说要让自己的余生更快乐,也想让下一代的孩子更快乐。

    他这样的人生态度,感动了身边的几个朋友。于是纸风车文教基金会的“三一九乡镇儿童艺术工程”,终于在五年内走完全台湾三一九个乡镇。

    在访谈中,他也正式宣告下一个“三六八乡镇市区儿童艺术工程”立刻要启动了,预计在七年内再走一遍台湾的每个市区乡镇,这是需要非常多的呆子和疯子才能办到的事情。

    还有两件事情也是柯一正很想要完成的心愿。一个是借由戏剧的表演到九百所初中进行反毒的宣导,减缓毒品进入校园的速度;因为毒贩总是会吸收学校的学生或是中辍生,年龄层有越来越低的趋势。

    他的另一个心愿是和一群朋友成立“快乐学习协会”,协助一些偏远地区弱势家庭在学习资源上匮乏的孩子有好一点的环境。有许多偏远地区的单亲和隔代教养问题极为严重,也造成不少中辍生问题。当义务教育延长到十二年之后,这个问题将更严重,所以这个课后辅导计划要趁现在赶快进行,以便结合目前已经在做这方面工作的人和单位。

    柯一正说,上一代的大人掠夺了社会过多的资源,留下污染的土地和庞大的债务给后代子孙,大人们一定要觉醒,多多付出,不应该继续破坏和掠夺了。

    这条路能走多远?能不能走到尽头?柯一正说,能做多少算多少, 因为人类就是这样进化的。我们没有靠山和背景,但是至少我们愿意 结合在一起,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