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7日 星期日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本报首推独家连载小说《大码头》搬上话剧舞台
美国宣布对委内瑞拉实施金融制裁
大连化物所气体膜分离技术研究取得新进展
行动起来 向影响市容的“顽疾”宣战
我省298家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
谭作钧会见老挝国会副主席宋潘·平坎米
牢牢把握群团改革正确方向努力开创党的群团工作新局面
中央三台四网今日现场直播第十三届全运会开幕式
共筑体育强国中国梦
广告
广告
第A02版:综合新闻
外地游客盛赞大连营业员拾金不昧
辽联会举办经济文化年会
还有哪些市容“顽疾”反复发作?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在连举办贸易洽谈会
东北赛区赛事在连开战
大连海事大学与世界海事大学联合培养海事人才
市民啥时能吃到开海“第一渔”
半成品小龙虾进入我市零售市场
首届大连海鲜大排档美食文化节启幕
志愿者团队和环卫工人一起捡拾垃圾
大连理工大学构建国内领先的“创意·创新·创业”教育模式
7人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判刑
沙河口区开展换届选举主题宣传日活动
我市9月起开展住户调查样本轮换入户工作
我市警方“疾风2号”专项行动取得阶段性战果
第A03版:国内国际新闻
破冰北极点
洛古河畔红豆红
图片新闻
内地输送救灾物资助澳门渡过难关
印度骚乱地区局势仍然紧张
韩美称朝鲜试射多枚导弹
美国下一代太空望远镜将观测太阳系“水世界”
美国宣布对委内瑞拉实施金融制裁
共筑体育强国中国梦
第A04版:广告
广告

破冰北极点

2017-08-27


    湖南文艺出版社

    毕淑敏 著

    2016年7月27日,著名作家毕淑敏成功登上北极点的一块浮冰,身处世界尽头谈人生这场漫长的旅行。

    学者苦笑道,现代意义上的烟霞——就是咱们常说的雾霾啊!

    由于北极冬季酷寒,含微粒的云团在空中悬浮,非常稳固久降不下。从南边中纬度地区大气中飘移过来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氟利昂、烟尘和农药等污染物,与之结合后,形成北极雾霾,笼罩在极地上空。

    北极原来当然是没有烟霞的。它是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出现,主要是欧洲工业国家和前苏联工业排放的污染物形成。加之每年都有大量候鸟飞来北极,它们的粪便中携带着汞和杀虫剂等化学成分,也开始污染北极的环境。

    我们一时无语。空气是流动的,烟霞不会被国界所封锁。

    想起海明威在他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的扉页上,曾引用过英国17世纪诗人约翰·堂恩的诗歌片断:“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

    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

    任何人的死亡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

    别去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敲响。”

    北极的安康,地球人都有责任。这世界上众多的国家,包括中国,的确都远离北极圈,但国界是人为划定的,地球却是一个整体。北极的气候、海流、海冰、物种等等,吹拂游弋奔流生存……都完全不受国界限制。大北极不应有“小圈子”,应有大的格局观。为了北极的将来,为了整个人类的福祉,全人类都应该来整体规划北极,保护北极。

    我们向北航行一天半之后,海面上渐渐出现浮冰,最初是一朵朵发着淡蓝光泽的小团块,似早年间文人浸了少许淡蓝墨水的废稿,散淡漂浮,追逐嬉戏。

    英国著名海洋专家、剑桥大学教授彼得·维德汉姆曾说过,北冰洋海冰正在快速萎缩,面积每10年减少大约11%。到2030年左右,如果你9月1日去北冰洋,可能看不到任何冰,而是一片蓝色海洋。

    还有科学家说北极2016年夏天就可能无冰。这个预言,起码今年看来不确,海冰自北纬80度的洋面起,抬眼皆是。根据美国国家冰雪数据中心发布的最新数字,北极海冰面积在2016年9月10日达到最低水平,比20世纪70年代末缩减40%。

    北冰洋并非太平世界,它曾有剧烈的火山喷发和地震活动,且多暴雪。海岸线曲折破碎,海底情况复杂。

    我们乘坐核动力破冰船,由北极圈内最大的城市——摩尔曼斯克出发,已经越来越深入北方了。海冰大量出现,在周围快乐地翻滚着,如同一锅沸腾的蓝钻石。

    从英雄城市带回家的宝贝

    把俄罗斯比成一匹马或是一只北极熊,都可以。那咱们就用北极熊这个意象吧。那么摩尔曼斯克,就相当于在熊的背部和屁股交界的地方,几乎可以认为它是熊身上最隆起的肌肉了。

    看了上一篇,你会觉得我跑得有点快了。怎么什么都没交待就上了船,进了北冰洋呢!主要写着写着,信笔由缰,就先写了冰雪。好,咱先退回来,回到出发前港口——摩尔曼斯克。

    这座城市,是上天送给俄罗斯的礼物。

    从莫斯科到摩尔曼斯克,乘飞机2个多小时。到达摩尔曼斯克是半夜2点。极昼已经莅临,光彩照人遍地金芒的午夜,令游人们惊呼不已。此城为俄罗斯摩尔曼斯克州首府,一眼看去,街款陈旧,好像从上世纪50年代一个箭步跨过来的大叔,还未掸去裤腿上的沧桑。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