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长海县庄河市西岗区位列前三甲
我市失业保险参保职工可获技能提升补贴
我市多措并举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
大连骨科原创技术得到国际认可
你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就是大连未来发展方向
旅顺口区普兰店区为大连发展献良策
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努力在辽宁振兴发展中勇立潮头勇当龙头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连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并调研交通运输工作
习近平再次会见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国家主席本扬
用新思想武装头脑用新作为开创未来
习近平同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国家主席本扬一道出席玛霍索综合医院奠基仪式
习近平结束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越南、老挝国事访问回到北京
第A02版:要闻
市环保局发布13个区市县前10个月空气质量排名
不忘初心同窗情
凝聚共识 加大投入共同推进东亚经济共同体建设
习近平同本扬一道出席玛霍索综合医院奠基仪式
习近平再次会见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国家主席本扬
构建理念共通、繁荣共享、责任共担的命运共同体
习近平结束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越南、老挝国事访问回到北京
第A03版:要闻
大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关于征集标准制定项目建议的通知
公示
大连星海古典家具广场11周年庆
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中英文版亮相基多国际书展
开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境界彰显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
大连市“鸿雁联盟”人才咨询服务联系方式
公告
第A04版:要闻
平原客
铁血河山
用新思想武装头脑 用新作为开创未来
文明服务构建新型亲清营商环境
吃喝玩乐,这里有这么多5折活动!
第A05版:专题
西岗国税
第A06版:要闻
以医联体之“通”为血液病患者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普兰店区为大连发展献良策
旅顺口区为大连发展献良策
第A07版:综合新闻
念好“联”字诀 合力打造法治化营商环境
小国光扮靓大产业
甘井子区原创话剧《民事如天》昨演出
图片新闻
风景天成东滩村有海有岛有公园
走进企业为农民工普及安全知识
找差距 明方向 找方法 谋发展
商业业态调整:一场必经的“洗牌”
增强责任感全面提升小微金融服务水平
“对标上海,媒体监督,消费维权,建言献策”学习研讨会在连举行
第A08版:专题
为加快我市“两先区”建设提供人才支持和智力保障
拍卖公告
中信银行推“月月息”中老年专属理财
好消息
停水通知
广告
拍卖公告

平原客

2017-11-15


    花城出版社

    李佩甫 著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李佩甫又推以平原为背景的长篇力作,作者把目光瞄准了农民,塑造了一个生动的农民儿子的形象。

    其实,这些天,李德林对她已经有了些依赖。她要真走了,大过年的,连个做饭的都没有。他自己还好说,还有父亲呢。李德林说:“也好。不过,你还是要给你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

    徐二彩却突然说:“鸡,鸡还在锅里炖着呢。”说着,慌忙跑厨房去了。

    这天晚上,九点钟的时候,老头喝了两杯小酒后,看着新年晚会,不时呼噜两声,已开始歪在沙发上打瞌睡了。徐二彩把一盆热水端到他跟前,轻轻地拍拍他:“老爷子,醒醒。咱烫个脚,睡吧。”

    老头睁开耷蒙着的眼,说:“中,中啊。看你累的,一头汗,也早些歇吧。”

    徐二彩给老头洗了脚,扶他进房间里睡下。这才坐在电视机前,陪着李德林一块看电视。看着看着,她说:“大冬天,怎么这么热?”说着,她把穿在身上的外衣脱掉了。

    李德林见她把外衣脱了,上身只穿一件粉红色的内衣,就说:“还是披上吧,小心着凉。”

    徐二彩说:“不会,我一头汗,这屋里太热。”她一边说一边“叭叭”地嗑着瓜子。

    李德林说:“过年嘛,暖气会烧得比平时热一些,猛一下,你不习惯,习惯就好了。”

    看了一段相声后,李德林见徐二彩嗑的瓜子皮撒在了地上,就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可徐二彩即刻站起身来,说:“我扫,我扫扫。天干,我把地再拖一遍。”说着,径直进了卫生间,拿抹布先把茶几旁的瓜子皮撮掉,尔后,又把拖把湿了,拿着拖把拖起地来。拖到沙发前的时候,徐二彩说:“你别动,把脚抬起来就是了。”

    李德林抬起脚,看着她一扭一扭的样子,说:“不是有加湿器么?”

    徐二彩却说:“你喝了些酒,待会儿,我给你做碗醒酒汤吧?”

    李德林说:“不用了。你坐下,歇会儿。”

    徐二彩说:“我这个人,闲不住,越坐越热。”说着,她放下手里的拖把,又去打了一盆热水,端到了李德林面前,说:“你也烫烫脚吧。”

    水盆已放在了李德林面前,他只好把鞋脱了,两只脚放在了水盆里……徐二彩搬了张小凳,坐在了他的面前,很自然地伸出手来,给他洗脚。

    这一刻,李德林的神色有些恍惚。说来,是他的脚趾头先有感应的。他的脚趾头在热水里泡着,经徐二彩的手这么一顿抚摸、揉搓,一股滋润、滑软、微微发痒的感觉直冲他的脑门,真舒服啊,太舒服了。尔后,不知怎的,他就有了生理上的反应了。他想忍住,可下边不听指挥,就像闸门开了似的,怎么也忍不住。于是,他不好意思了,身子慢慢地往沙发上靠,嘴上说:“这暖气烧的,就是热。”

    李德林一边往后移着身子,一边借机再次打量着徐二彩。徐二彩毕竟年轻,年轻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有一股熟桃子一样的气味。那还不光是熟桃子的气味,那是一种有光泽的、灼灼的、火焰一般的、混合着湿漉漉汗气的肉香。还有,她的头发上飘散着一股好像是来自田野的、熏熏的、野草一般的气息。那气息有别于往日记忆,却又像是在唤醒什么……拉开一点距离看,她那张脸,虽然说不上美丽,但被汗水浸着,倒也有几分生动。单眼皮下,那双眼睛被睫毛遮着,像是有一点点羞涩,一点点波动,眼神儿一躲一躲,惊鹿似的,不由得让人怜爱。两只耳朵像是扎了眼儿,却并未挂耳环什么的,耳垂儿薄薄红红,透着光亮,映出那一脉一脉的细小血管。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