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7日 星期四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网上学习之风清新袭来
导读
用心用情把民生工程做实做好
全市渔业经济减量增收结构优化效益增长
审议通过《大连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一批行政职权事项的决定》等议题
建立定期沟通合作长效机制实现优势互补联动发展
我市出台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相关政策
中国将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共创中外经贸合作美好未来
导读
第A02版:要闻
我市将完成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围网隔离
我市建成区“6条8段”黑臭水体年底完成治理
凝聚科技专家智慧 助力大连振兴发展
以活动实际成效全力打造人民满意交通
开启沪连机场战略合作新篇章
全方位高标准谋划大连城乡建设宏伟蓝图
面对面深入研讨 实打实全面对标
网上学习之风清新袭来
扎实推进大学习大讨论活动
我市出台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相关政策
审议通过《大连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一批行政职权事项的决定》等议题
第A03版:专题
第二外语课程 让学生身在校园对话世界
有趣的二外课,学生这样说!
公告
资产处置公告
2017年度大连“幸福理财榜”评选活动结果(中小微金融服务特别奖)
大连产权交易所大连融汇产权拍卖有限公司公告
庄河市开启北黄海现代化生态型港口城市发展新时代
瓦房店市向着中等发达城市目标迈进
普兰店区“国字号”品牌从一枝独秀到多点开花
金普新区激发创新活力深化“放管服”改革
旅顺口区政府过“紧日子”企业和百姓过“好日子”
甘井子区将开办5所公办幼儿园启动建设泉水河公园
沙河口区规划实施25个重点项目和10项重点民生工程
西岗区深化“一轴六区”功能布局推进“三大商圈”建设
中山区将新开办2所公办幼儿园新建南山健身公园(三期)
拍卖公告
广告
第A04版:综合新闻
大连名医给外来务工子女义诊
秀月小学举办“和你一样”慈善专场演出
本周六银联专场阿玛尼1~4折,满1000元还送……
大连市“鸿雁联盟”人才咨询服务联系方式
“闪光的墨迹”徐炽书法艺术展明开幕
西岗区123名调查员投入到海洋经济调查
市食药监局公布11月4次抽检结果5批次食品不合格
青泥社区与银行 结对共建党支部
一场大爱正在滨城涌动……
我市被确定为全国殡葬综合改革试点地区
沙区今年“暖房子”工程配套楼院改造工程全面完工
让工匠精神在瓦轴薪火相传
今年我市新建改建社区菜店30个
第A05版:要闻
“这是属于塞罕坝三代人的荣誉”
让思想的光芒洒向每一寸土地
推进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共享公共资源配置领域政府信息公开
中国将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共创中外经贸合作美好未来
广告
第A06版:体育新闻
赛事、演出、活动预告
今年承办赛事近2000场 体育中心品牌影响力攀升
金普新区校园足球获全国冠亚军
大连普区湖大队赢下4连胜
第二届“进钧杯”青少年足球赛落幕
八一大商主场3∶1力克天津权健
广告
第A07版:观点
抗菌药,您真的会用吗?
天气寒冷小心胃病也会冻出来
高三学生渐入高原期 对话自我锤炼积极心态
“校内职业化”育人新模式
以务实为核心要求推进干部工作作风转变
稳步推进大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第A08版:文化·地理
一县三长
幸存者
颐和园十七孔桥今年金光来得早
三十里堡:小城镇大文化的积淀与蓝图
南京城墙“颗粒归仓”:已回收散落城砖8万块

幸存者

2017-12-07


    人民文学出版社

    陆天明 著

    这是作家陆天明的最新长篇,一部以知青为主人公的作品,一首青春的颂歌。

    应奋姐!一惊之下,他愣住了。那只已经跨出去的脚不知不觉间慢慢往回收了。对面的她也伸过一只绵软的手来了。“谢平……”她轻轻地叫了一声。眼眶里带着湿润的光。温暖的光。微微战栗的光。这一切,久违了……很久很久地久违了……

    那年,在高考前的体检中,因为查出肺结核,而且正处在危险的浸润期(病灶正在扩散,又极具传染性),他必须休学。回家治病。(那两年,由于国家经济困难,粮食和各种副食品供应均限量凭票供应。许多像谢平那样正在青春发育期的青少年身体素质急剧滑坡。因而“集体”患上类似肝炎和肺结核那样的慢性病。或退学或休学者,可以说是“成批成群”。再加上大学和高中的招生名额也大幅减少,相当数量的初高中毕业生只能待学、待业在家,聚集在街道里都成了所谓的“社会青年”。像谢平家所在的那个街道,当时就有这样休学待学待业的“社会青年”两千还有余。已成为当时一大社会问题)。谢平是上海最著名的重点中学内定要保送直升大学的高才生,一下子坠落到社会最底层,成了一个失学待业的“社会青年”,他一时无法适应这个新身份,也看不起那些已经安于“社会青年”身份的同龄人,内心无所适从,情绪一度相当低落。被动员去参加街道团总支(后来升格为团委)组织的学习活动——总是偎缩在一个角落里,从不发言。用沉默表达自己的不安于和不甘于现状。呈现命运的无望。就是在这一类的学习会上,他结识了一个大朋友。

    她也很少发言,但眼角和嘴角处却总是捎带着几分微笑,总在静静地打量着眼前这些因各种原因暂时休学、待业在家,且年龄比她小得多的“男生”“女生”们。有一天,学习会结束,像往常一样,谢平做出一副连一分钟都不愿多逗留的神情,跟谁也不打招呼,便急急忙忙闷头向外走去。学习场所是由街道办事处早年一个车库改装的。他刚走出这个车库门,忽听得身后有人叫他。起先他还当是自己听错了,没在意。但后头那叫声一直在继续。他只能回头去看。叫他的就是这位大朋友。她一如既往穿一身洗得有点发白的旧军装。有时上身换件浅色格子或条纹的衬衣。要是阴天刮风或下雨,就换成大翻领的深色两用衫,但下身永远是那样一条旧军裤。脚上则穿着一双黑直贡呢面圆口带搭襻的布鞋。加一双干干净净的白线袜(当年还只有十六岁的他确实还不懂什么女性体征。现在回想起来,她那时候大概是因为体弱有病,又因为当过兵,除了齐耳的短发和说话的声调,别的方面的女性体征确实不是很明显)。

    “那么着急回家?”她淡淡地微笑着问。竟然说的是一口纯正的普通话,捎带一点北方口音,而不是像他和别的那些青年在学习讨论时只能说的那种上海洋泾浜普通话——z、zh,n、l不分,而且只要一散会,互相之间就会立即改用上海方言交谈。

    “……”谢平站住了。不无窘迫。自从被街道团总支的人通知来参加这种学习会,他从没有和会上的同龄人打过交道,更没有跟这里的女生接触过,甚至都没跟她们说过什么话。当然更别提什么“交换眼神”之类的“青春游戏”了。他知道她们中有一两个常在暗中打量他。他很不愿意接受这种打量。也不喜欢看她们把辫梢或刘海儿烫成蓬蓬松松的卷儿(听说有的还是在自己家的煤球炉子上用烤热了的铁火钳烫的。“真是庸俗到了家!”他不屑)。也看不惯她们笑起来叽叽喳喳的疯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