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2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13.6℃!昨日大连市区气温创入冬以来新低
市教育局提醒:加强学校季节性传染病防控
2017年我市CPI全年平均同比上涨2.1%
沙区“社区协商”开启特色基层治理新路径
擦亮“天眼”传美名 院士“把脉”再出发
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从严治党引向深入
习近平会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习近平应约同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
第A02版:综合新闻
青泥洼桥街道筑食品安全“防火墙”
华信信托蝉联“最佳风险管理信托公司”
高标准施工围挡提亮城市环境
“央企+民企”合力开拓国际国内石油化工市场
“接地气的社区理财报告会”及新媒体评选即将推出
查处一起违法填海行为
创新驱动确保新增高新企业10家
定制方案呼之欲出大连租房金融时代再升级
开发区车管分所办车牌“当日可取”
我市全面推进1028个农田水利基本建设项目
62家场所荣获A级称号
民革市委会召开九届二次全会
市旅游协会召开改革换届大会
经济结构实现历史性转变 大连经济向“高质量”奔跑
第A03版:时评
2018《渔宴》食全食美免洗海鲜
62家场所荣获2017年大连市重点公共场所卫生信誉度A级称号
“缺斤短两”的演唱会该罚
冰花男孩
解决学生负担重的难题可以依靠互联网
越是微小的事情越能温暖人心
“高铁扒门”或许可以大事化小
第A04版:综合新闻
金石IT产业园居住用地总图方案修改公示
凌水路封路延期通告
国家医师资格考试开始报名
大连市人民政府公报
警民联手救助保护动物雕鸮
新闻教育重实践学习成果用作品说话
市职工慈善基金会走进校园送关爱
新能源公交车空调全天开启
广告
公告
第A05版:广告
广告
第A06版:国内新闻
世界首座双层六线钢桁梁铁路斜拉桥在渝落成
上海网信办约谈万豪责令其中文网站、APP关闭一周
长江口两船碰撞事故搜救面积扩大至1000余平方海里
国防部新闻局答记者问
商务部:反对有关国家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外国投资设障碍
2017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处分52.7万人
习近平会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习近平应约同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
从市委书记到县委书记,河北十余名领导干部被问责!为啥?
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从严治党引向深入
第A07版:国际新闻
齐达内与皇马续约至2020年
西班牙国王杯皇马主场战平晋级八强
内马尔点球建功 “大巴黎”挺进联赛杯四强
英格兰联赛杯半决赛阿森纳0∶0战平切尔西
大连普区湖大队瞄准十连胜
不搞引援竞赛至2020逐步实现“全华班”
热身赛大连超越2∶2战平U21国家队
联合国安理会强调严格执行涉朝决议
美媒报道他正考虑对朝军事打击为不实报道
欢迎外国“云”往中国飘
日本力求实现“出云”号“航母化”意欲何为
打造澜湄流域经济发展带建设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
第A08版:文化·周记
2018有多少新书值得期待?
幸存者
长大一相逢
周言论
“版画珍珠——2018大连藏书票展”开幕

幸存者

2018-01-12


    人民文学出版社

    陆天明 著

    这是作家陆天明的最新长篇,一部以知青为主人公的作品,一首青春的颂歌。

    看一下后必须立即交还他。不能带走。看过样片后,谢平兴奋异常。因为样片上显示的伤口形状(尤其是张副连长背上的十多个伤口)非常清晰地显示了只有军用手榴弹细小而密集的弹片才能形成。这就足以证明这颗手榴弹不是“红近军”扔的。当确定由谢平亲自去北京申诉后,他们就让袁雅芳一面稳住这位大夫,一面找人去赶快把样片翻拍下来。袁雅芳也没多想,就把这事交给了贺老五。贺老五也是核心组的勤务员。交给他去办也不是没理由的。这个贺老五在“红近军”核心组里向来都是“最会搭关系,也最会来事儿”。但谁也没想到他会把样片交给“东方红照相馆”去翻拍。他应该想到,东方红照相馆是朱留长和“革造总”的老窝。这个照相馆里的工作人员全都持“革造总”观点,都是“革造总”的铁杆儿。把如此重要的证据交给东方红照相馆的人,等于交给了朱留长和“革造总”。“革造总”和朱留长怕就怕“红近军”得到证据洗白了自己,你还偏把证据交到他们手上,这不等于用肉包子打狗吗?!这铁证似的相片还能拿得回来吗?!

    这情况别人不清楚,你贺老五还不清楚吗?

    你他妈的贺老五这么干,不是别有用心是什么?

    贺老五何许人?是“红近军”核心组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原先在一招小食堂当上士。小食堂是专为师首长办的。伺候他们一日三餐。同时也接待从上头来的师以上高级首长。上士一职专事本食堂采买,也可以说是师部的“大内侍应生”。不算个官儿。但油水大。贺某人在那儿一直干得挺红火。后来不知在哪个岔道上崴了脚——据说是跟顶头上司、一招的协理员(正营级干部)闹了什么别扭,在社教四清运动中被查出手脚不干净,一度被协理员下放到师部附近一个农业连队的积肥班起羊圈去了。好在他在师机关多年,人事关系上早有铺垫,豁出老本拼命活动了一番,后来又被调回一招。

    当然不可能让他再当上士了。又好在他早先就有一手白案上的绝活儿。能做别的大师傅做不了的、林辅生和老师长偏偏又都特爱吃的那种油烙饼。便被留在了小食堂,专事白案。运动刚起来,他就按捺不住,在一招内部带头贴了那个协理员的大字报,先把那个协理员打倒了。

    但那会儿师党委派出不少工作组到各农场收拾了一批像贺老五那样带头给各单位领导贴大字报的家伙。(二管处子女校一个从上海来的知青女教师在别人的大字报上签了个名,也被工作组当典型在大会上批了两回。从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她完全吓蒙。喝了敌敌畏。抢救了半夜也没抢救过来。)这事让贺老五震撼,赶紧收手缩脑袋,主动把贴出去的大字报扯了下来。

    过几天,有北京红卫兵来点火,在师机关大楼的正墙上贴出大幅标语“以革命的名义,向独立师党委开炮!!向镇压革命派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开炮!!”每个字都一米见方,狠狠地震撼了被这些红卫兵小将们认为是处于“严重封闭状态”中的“垦区人民”。贺老五又按捺不住要起动,却看到师直各单位领导奉命组织了几百上千人把那几个北京红卫兵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起来搞辩论,历数垦区从无到有白手起家,在大西北建立起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反修防修美好家园和坚强堡垒的事迹。辩论整整进行了十八个小时,没让这些十五六、十七八岁的北京孩子离开包围圈一步。其中有两个女孩因此还尿了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