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2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13.6℃!昨日大连市区气温创入冬以来新低
市教育局提醒:加强学校季节性传染病防控
2017年我市CPI全年平均同比上涨2.1%
沙区“社区协商”开启特色基层治理新路径
擦亮“天眼”传美名 院士“把脉”再出发
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从严治党引向深入
习近平会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习近平应约同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
第A02版:综合新闻
青泥洼桥街道筑食品安全“防火墙”
华信信托蝉联“最佳风险管理信托公司”
高标准施工围挡提亮城市环境
“央企+民企”合力开拓国际国内石油化工市场
“接地气的社区理财报告会”及新媒体评选即将推出
查处一起违法填海行为
创新驱动确保新增高新企业10家
定制方案呼之欲出大连租房金融时代再升级
开发区车管分所办车牌“当日可取”
我市全面推进1028个农田水利基本建设项目
62家场所荣获A级称号
民革市委会召开九届二次全会
市旅游协会召开改革换届大会
经济结构实现历史性转变 大连经济向“高质量”奔跑
第A03版:时评
2018《渔宴》食全食美免洗海鲜
62家场所荣获2017年大连市重点公共场所卫生信誉度A级称号
“缺斤短两”的演唱会该罚
冰花男孩
解决学生负担重的难题可以依靠互联网
越是微小的事情越能温暖人心
“高铁扒门”或许可以大事化小
第A04版:综合新闻
金石IT产业园居住用地总图方案修改公示
凌水路封路延期通告
国家医师资格考试开始报名
大连市人民政府公报
警民联手救助保护动物雕鸮
新闻教育重实践学习成果用作品说话
市职工慈善基金会走进校园送关爱
新能源公交车空调全天开启
广告
公告
第A05版:广告
广告
第A06版:国内新闻
世界首座双层六线钢桁梁铁路斜拉桥在渝落成
上海网信办约谈万豪责令其中文网站、APP关闭一周
长江口两船碰撞事故搜救面积扩大至1000余平方海里
国防部新闻局答记者问
商务部:反对有关国家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外国投资设障碍
2017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处分52.7万人
习近平会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习近平应约同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
从市委书记到县委书记,河北十余名领导干部被问责!为啥?
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从严治党引向深入
第A07版:国际新闻
齐达内与皇马续约至2020年
西班牙国王杯皇马主场战平晋级八强
内马尔点球建功 “大巴黎”挺进联赛杯四强
英格兰联赛杯半决赛阿森纳0∶0战平切尔西
大连普区湖大队瞄准十连胜
不搞引援竞赛至2020逐步实现“全华班”
热身赛大连超越2∶2战平U21国家队
联合国安理会强调严格执行涉朝决议
美媒报道他正考虑对朝军事打击为不实报道
欢迎外国“云”往中国飘
日本力求实现“出云”号“航母化”意欲何为
打造澜湄流域经济发展带建设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
第A08版:文化·周记
2018有多少新书值得期待?
幸存者
长大一相逢
周言论
“版画珍珠——2018大连藏书票展”开幕

长大一相逢

2018-01-12



    津子围 著

    我市作家津子围新作之二:小说从一个家庭亲戚疏离的样本入手,分析了家族传统和伦常的失落,对传统和现代文明关系进行追问和思考。

    “你才是标杆,我不是。年轻那会儿我还有很多想法和冲劲儿,遭受生活的撞击和磨砺之后,就变得心灰意冷了。”

    黄巧玉突然用力拉我一把,站住了。“你不应该,你跟我不一样,你是男孩子!”

    我苦笑一下,摆了摆手。

    黄巧玉又挽着我的胳膊向前走着。黄巧玉说:“连涛啊,我多希望你能把大旗扛起来呀,太高的要求做不到,力所能及总归没问题吧。这样连涛,我们俩做个约定好不好?我们退休前建立一个助学基金,资助家族里的所有孩子,凡是要读书的都资助,这样于家族、于民族、于国家都是有意义的。”

    “基金可不是小数目啊,我行吗?”我问。

    “你行,你一定行的。”黄巧玉在我的胳膊上捏了捏。

    现在,唐小菊有消息了,不是刑侦局的小刁提供的消息,是山东省公安厅提供的消息,谁知道唐小菊找过多少人呢。一起系列拐卖妇女儿童案告破,牵扯出多年前的唐小菊案,唐小菊深埋在大山褶皱里的行踪终于浮出了尘埃。

    每次想起去沂蒙山区的经历我都觉得后怕,按黄巧玉关系人提供的线索,我们先是坐飞机,转火车,再坐客运汽车,最后找到一个不通车的小山村。也许因为事情过去多年了,我们这两个“摄影者”并没有引起村里人的怀疑,经过打探,我们顺利找到了魏家,一个破败的石头房子。进到脏乱的院子里,我一眼就看到了给猪喂食的唐小菊,我察觉到唐小菊没认出我,大声说:“老乡,可以给碗水喝吗?”随着我的声音,屋子里咧咧歪歪跑出一个小孩儿,接着一个瘸腿男人出来了,笑吟吟的,露出石趾般的褐牙,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此刻,黄巧玉已经不能讲话了,尽管她戴着墨镜,可我还是看到一行泪水从脸颊流出。我怕事情生变,咕咚咕咚喝了半葫芦瓢水就拉着黄巧玉离开了。第二天上午,我们随县公安局的5名警察再去青峪子村,黄巧玉这才抱着唐小菊大哭一场,当警察把魏老六带上警车,而我们也准备带走唐小菊时,房头屋后传来了喊声,一群村民拿着铁锹、锄头和木棍围了上来。带队警长向村民做着解释,村民不听,继续向前冲击。无奈,警长鸣枪示警,可还是没镇住村民,人群里不时投掷来石块,击碎了警车一块玻璃。警长对我说,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撤离再说吧。在警察的护佑下,我和黄巧玉把唐小菊推上了车,仓惶出逃。村民们跟在警车后面,挥舞手中的工具,呐喊着,追赶着。扬尘滚滚,浩浩荡荡。

    唐小菊被解救之后的事我都是听黄巧玉说的了,当年小菊在火车站遇到一位大婶,挺有身份也挺亲切,大婶以介绍她到城里工作为名,将小菊辗转贩卖了。唐小菊在山沟里生活了3年多,已经生了两个孩子。唐小菊回到家一直沉默寡言,常常自己望着天傻笑。后来听说,魏老六被判了刑。

    唐小菊回来三个月后,她自己又偷偷跑了,跑回被拐卖的那个青峪子村。我理解,她一定是惦记那两个孩子。

    黄巧玉再次频繁地找我仍与唐立军有关,时间上,恐怕是解救唐小菊十年之后了。

    我冒雨从出租车里跑出,远远地看见黄巧玉在住院部雨搭下站着。“住上院了吗?”我问。黄巧玉说:“风云已经在走廊里躺着了,说是午前应该可以排到一个床位。”我知道那也很不容易了,全国各地的病人四面八方集中过来,一张床位金贵到不可想象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