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15日 星期四

长大一相逢

2018-02-15


    民国“财神”

    ——张作霖智囊王永江传奇

    津子围 著

    群众出版社

    王金杰 著

    我市作家津子围新作之二:小说从一个家庭亲戚疏离的样本入手,分析了家族传统和伦常的失落,对传统和现代文明关系进行追问和思考。

    王永江是东北近代民族工业的奠基者。本土作者王金杰生动细腻地描写了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财神”王永江传奇的一生。

    戏中有一出是《古城相会》,描述三国关羽与兄弟失散,一路上过五关斩六将,最终在古城与兄弟重逢的故事。

    肃静的观众席传来嘤嘤的哭声,那声音不大不小不绝如缕。咦,是谁的眼泪在飞?大家聚焦目光一看,啊,是张作霖在流泪哭泣!

    大家赶忙起身探询:督军怎么了?张作霖像个委屈的大孩子,嗫嚅道:“人家兄弟失散了还能相会……可咱兄弟一去就不回来了!”

    大家便知,是张作霖想念汤玉麟了。唉,在场者无不为之动容。

    雨亭兄重情义啊!袁金铠悄声感叹。

    无情未必真豪杰!王永江同样慨叹。

    于是戏散了人没散,桃园三结义一幕仍在戏外上演。

    张作霖的饮泣让张作相心里好生难过,明亮的大眼悄然溢淌了两行清泪。唉,说起来跟随雨亭时间最长的,也就数叙五(张景惠字)、阁忱(汤玉麟字)跟我辅忱(张作相字)了!那些过五关斩六将的往事,犹如舞台剧一般在大脑上演。兄弟们每每都是出生入死,同甘共苦,不离不弃,义字当先!因此,他最理解、最感触、最同情雨亭此时此刻的复杂心情。散戏后,他大步撵上张景惠,主动说道:“我看现在是时候了,想法把汤二虎找回来!

    “我也正有此意!线索应当不成问题,咱们这就派人联络!”张景惠赞同说道。

    秋风漫卷的大荒原上,草屑漫无目的地轻飏。旷远粗粝的荒原之上,星罗棋布着几顶帐篷。天空上鸿雁排成放大的人字,脆唳声声渐行渐远。拴在马桩上的高头大马,仰望着美丽的大雁背身而去,禁不住尥起蹶子奋力嘶鸣。

    一张沧桑面孔探出门来观望,随即又缩了回去。

    自从张勋复辟失败,汤玉麟化装逃出京城,一路狂奔居然毫无出路,最终索性带上老母重返内蒙古荒原,重打鼓另开张干起土匪老本行。西方哲人说: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同样是风风火火打杀劫掠,同样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然而,他莫名其妙地感觉怅然若失,心好像被掏空了似的六神无主。望着大雁排列成行,望着草场无垠青黄,时光无情地流逝,让他备感到苍凉。于是,他情不自禁想起了那只头雁,啊,头雁还有群雁……当张作相、张景惠托人捎信,转述张作霖看戏流泪思念兄弟时,汤玉麟登时心有所动情有所感,他终于感悟到怅然若失、深沉渴念的症结所在!那日,他一反常态心浮气躁,纵马狂奔酩酊大醉。当他迷迷瞪瞪地醒来,已是万籁俱寂的深夜。风刮得帐篷油灯有些摇曳,强势的狂风裹挟着野狼嚎叫。他一竿子插到底翻箱倒柜,果然翻出张作霖那最后的信函!他小心翼翼地拆阅,一边捧读一边流泪——

    “阁忱仁兄:

    十七年患难之交,临别亦未唔,弟心伤矣!我兄之心能勿伤乎?回忆在桑林子时,我兄、辅忱及弟等共二十四人,屡受洪辅臣、徐翰武等大股欺侮,金寿山勾结俄兵,乘夜袭击,我等冒死冲出重围,孙德山背负赵氏出险,投到老达房,叙五大度优容,推诚相处,稍得喘息。及投诚新民,弟任管带,兄任左哨哨官。我兄生擒杜立山,首建奇功。弟因升前路巡防统领,兄升马二营管带,后开赴洮南,剿办蒙匪六十三牙签及陶什叨等。弟两次被围蒙古包内,兄均冒死冲到,弟感激涕零。兄劝慰说:不愿同生,但愿同死。言犹在耳,永矢弗谖……人生最宝贵者,莫过于生命,昔当患难之时,誓同生死,偶以言语之差,视同陌路。今日不辞而行,挽留无术,何时意转心回,肯来聚首,富贵与共,决不食言!”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