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14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
建设好维护好政治生态的绿水青山
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
聚焦全市大项目建设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始终做宪法的忠实崇尚者、自觉遵守者、坚定捍卫者
将荒山变为生态园的“铁娘子”
牢记统帅殷切嘱托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
习近平分别向孟加拉国总统尼泊尔总统致慰问电
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奋进新时代的澎湃引擎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说明
本报教育专刊特别推出“师说教育”活动
大连天气
第A02版:两会特刊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
牢记统帅殷切嘱托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
奋进新时代的澎湃引擎
建设好维护好政治生态的绿水青山
始终做宪法的忠实崇尚者、自觉遵守者、坚定捍卫者
十三届全国人大设立10个专门委员会
今日选举十三届全国政协领导人
第A03版:两会特刊
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
第A04版:两会特刊
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一场深刻变革
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第A05版:两会特刊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的说明
助力伟大时代 创造更大辉煌
第A06版:两会特刊
让反腐败斗争在法治轨道行稳致远
利用谷时电开展“煤改电”储能供暖
加快构建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
更规范、更清晰、更透明
监察全覆盖 监督无死角
大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审定情况公告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拍卖公告
第A07版:综合新闻
旅顺口区首次召开经营性建设用地招商推介会
3·15第十八届消博会设十大展区
3·15 前夕农资“质检利剑”专项执法行动启动
3·15 市质检院举办珠宝玉石免费检测活动
3·15 房交会开展购房法律咨询服务
丛毅:热心肠的社区民警
公交车司机开展“急救常识及职业病防治”培训
我市打造“十五分钟公共法律服务圈”
大连航空公布夏秋季航班计划
大连港春运发送旅客46.5万人次
爱与责任 筑梦师者情怀
大连市各区市县投诉量、办结率情况通报
第A08版:体育新闻
不着急,慢慢来!
英超曼城冠军在望
30名冰球手在北京集训
法国98队“约战”国际足联98队
小威遭大威淘汰
希腊无限期暂停足球超级联赛
威少带领雷霆战胜国王
巴西主帅宣布新一届国家队名单
广告
第A09版:V新闻
大连市空气质量趋势预报
3月的大连这样玩
论艺术如何源自生活
2018年第一轮“十大不放心食品”征集今日启动
英国BBC正版海洋探险儿童舞台剧来连
用画笔讲述太阳沟的故事
多种返现活动 优惠享不停
中超联赛一方主场球赛赠票活动开启
分类信息
第A10版:专题
1月1日至3月10日全市部分新开工项目
第A11版:生活零距离
3月起个别银行信用卡违约金上涨
家庭资产配置有学问
警惕:非法集资出现了一些新特点
月光族和保守族都不可取
境外消费刷卡换汇应注意些啥?
广告
第A12版:文化·聚焦
用标本讲述人与自然的和谐故事
将非遗文化纳入学校教育是多赢之举
近日媒体焦点
幸存者
民国“财神”

幸存者

2018-03-14

    人民文学出版社

    陆天明 著

    这是作家陆天明的最新长篇,一部以知青为主人公的作品,一首青春的颂歌。

    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惊变这个世界。

    当时谢平虽然没有像李爽那样,在听了向少文说的这段话后,立刻钦羡地表示,有机会一定也要去英国拜访一下这个大教堂,瞧瞧那块无名氏墓碑,但也一直用很专注和关切的神情,听着他二位议论。后来一贯喜欢在人前掉书袋的李爽还背诵了唐朝一个禅意诗人写的一首禅意诗:“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谢平随即感叹:“是的。是的。我们一直对改变自己的必要性重视不够。现实生活却时时处处在告诫我们,不要刻意寻春,春在枝头已十分。这么多年来,我们也许是活得过于刻意了。”向少文对他的这种突如其来的“随和”“随性”感,当场就表示了不尽同意,并提醒他:“必要的刻意还是需要的。否则就随大流了。”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已经下了决心要在“改变自己”上下功夫的谢平刚回上海竟然就会跟家人闹翻了。

    那天他和袁雅芳分手,回到北站小件存放处取了行李,自己一人往家走。坐公共车。一边听着女售票员用一口“刮拉松脆”的上海话报站名。一边细细体会公交车车轮滚动在上海大地上那种微微战栗的感觉……他不敢细看车窗外那连续向后快速退去的景物。怕分神了,错过了到站。其实从北站到谢平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还要经过很多很多个站头。挤在各种各样的上海人中间。他忍不住会偷偷去打量他们。

    这么些上海人,没有一个还像他那样穿着蓝黑色的确良卡其布中山装,还旧了巴唧。皱了巴唧。脚上穿着一双同样很旧的军绿色解放鞋。他很快觉出近旁的一两个乘客总在设法躲着他。尽量不挨近他。他知道自己头发有点乱。胡子有点长。身上有气味儿。他愿意回避。可是往哪儿避呢?左边。右边。前边。后边。都是“干干净净的上海人”。他想对他们大喊一声,我也是上海人。曾经也是……也是跟你们一样的上海人啊……当然,他没有喊。知道不能喊。他不想让别人把他当一个疯子。神经病。

    ……实事求是地说,在上火车前,谢平的心绪已经变得很平静了。他已经想通。明白。自己的后半生一定会比谁都过得艰难。跟少文、李爽、雅芳那几个“赤脚朋友”(发小,铁杆儿)比是这样,跟十多万当初一起“豪情万丈奔赴大西北战天斗地”的支边知青比也会是这样。更不要说跟其他那些从未下过乡一直留在上海按部就班地读完大学,后来或留校或进机关研究所,哪怕到工厂里弄生产组去干活的同龄幸运儿比了。对此,他做足了思想准备。

    少文早就决定留在垦区往下干。他从北京回垦区不久,就从种种公开半公开或不公开的渠道得知,组织上已经决定把他树为垦区“坚守革命理想信念”“坚持扎根边疆”的标杆儿之一,并把他列入“第三梯队”来做重点培养。“可靠情报”还称,有关部门已经正式向上打报告,要把他从目前的二管处武装科副科长位置上破格提拔为师武装处副处长。下一步还会把他放到某农场场长或政委那样正团级的主管岗位上去积累主政的资历和抓经济搞生产的经验。再下一步也一定会按惯例送他到省委党校或中央党校中青班深造。至于再再下一步,也就可想而知。顺理成章了……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