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3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中国品牌日标识确定
公交专用3+合乘车道3月29日起增至18条
坦诚交流倾听企业建议 现场办公解决实际问题
又踏层峰望眼开
福特商品车首次在大连港转运
5000吨“变形金刚”吊起2600吨“巨无霸”
做新时代的见证者、开创者、建设者
截至3月20日我市已开复工大项目260个
伟大民族精神是我们前进的根本力量
习近平应约同法国总统马克龙通电话
为了人民重托
政府工作报告
习近平同喀麦隆总统比亚举行会谈
第A02版:要闻
坦诚交流倾听企业建议 现场办公解决实际问题
中国品牌日标识正式确定
认真履行纪检监察职责保证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顺利进行
外国领导人祝贺习近平当选国家主席
做新时代的见证者、开创者、建设者
伟大民族精神是我们前进的根本力量
意见
第A03版:要闻
政府工作报告
第A04版:要闻
为了人民重托
政府工作报告
第A05版:要闻
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
又踏层峰望眼开
第A06版:综合新闻
大连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高
旅顺新港新型旅客摆渡车正式启用
于静:焊花绽放尽显巾帼风采
出入境证件办理周期缩短至6天
限购首日超600位市民办理《购房资格证明》
“孝行中华·全国义剪”被评为最佳志愿服务项目
市政府对中石油大连石化公司“8·17”事故调查报告批复
大连市各区市县投诉量 办结率情况通报
第A07版:体育新闻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2018年中国国际象棋甲级联赛4月开启
女子冰壶世锦赛中国队遭遇连败
大连市海洋与渔业局公示
关注结核病的那些事儿
华晨专用车开启2018年全新营销格局
詹姆斯“两双”骑士力克猛龙 霍华德“双30”黄蜂逆转篮网
或在世界杯后退出国家队
“闪电”博尔特本周末试训多特蒙德
葡萄牙国家队备战世界杯热身赛
大连一方两外援应召参赛
第A08版:移风易俗 厚养薄葬 文明节俭 节地环保
广告
第A09版:专题
3月中旬我市部分新开工项目
第A10版:文教新闻生活零距离
今天挂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专家号
减肥能“减”出脂肪肝?
社区志愿服务大集把服务送到百姓家门口
图片新闻
募集善款 资助贫困学生
于丹在连妙语连珠话家风
“超分子化学与催化国际联合研究中心”获批立项
大连文明校园建设获点赞
全市高校统战工作座谈会召开
肌肉酸软肢体无力别瞎按摩
第A11版:文化·聚焦
普及3D打印让孩子的梦想世界照进现实
中国画学院首增“现场作诗”环节
赖声川发布全新剧种“斜角喜剧” “戏里戏外”全程同台
中医药文化纪录片《悬壶岭南》致敬国医国药
众筹放映让艺术片找到了市场
幸存者
长大一相逢
第A12版:大家财富
政银企携手打造美丽宜居典范大连
用“小事”凝聚“大家”
工行大连市分行助推住房租赁市场健康发展
中信银行推出公积金网络信用消费贷款业务
中国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加快个人信贷业务创新发展
广告
广告

长大一相逢

2018-03-23


    民国“财神”

    ——张作霖智囊王永江传奇

    津子围 著

    群众出版社

    王金杰 著

    我市作家津子围新作之二:小说从一个家庭亲戚疏离的样本入手,分析了家族传统和伦常的失落,对传统和现代文明关系进行追问和思考。

    王永江是东北近代民族工业的奠基者。本土作者王金杰生动细腻地描写了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财神”王永江传奇的一生。

    永江当即号令下车,到天安门看看热闹。大家于是付钱下车,脚底生风,奔赴天安门。

    “什么日子?这么热闹!”六凤疑惑问道。“躁动不宁,踊踊跃跃,好像是一次重大政治活动!”永海判断分析。“他们胆儿真肥呀,竟敢到紫禁城闹事,紫禁城有禁卫军!”小世科担忧着。“政治权力中心,等同于政治漩涡,谁知道幕后的背景?这里牵涉到权益的重大分配!”永江切中肯綮。

    哦,端庄神秘的天安门,庭院深深的紫禁城,汉白玉雕的华表,坡形委婉的金水桥……至尊神圣的皇家宫殿,已顾不上观摩欣赏了。永江一行登时被眼前的景象攫住眼球,这是京城难得一见的沸腾看点。好像是知识分子与平头百姓的联姻行动,辨不清是声讨、弹劾抑或是议政。文质彬彬的书生不再文弱,谨小慎微的市民不再拘谨,大家情绪激昂,义正词严,口诛笔伐,气势如虹。“永江!永海!”忽听有人喊自己姓名。京城重地,谁又会认识自己呢?

    五凤眼尖,轻轻一指,那人正移步走近。

    “我的天哪,竟是原南金书院阎先生!”永江、永海双双讶异。

    “阎先生,您怎么会在这儿?”永海关切询问。

    “我是进京参加进士考试的,如今又成了这场运动的一分子。”阎先生轻松回道。

    “阎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永江好奇探道。

    “是这样的,甲午战争结束了。中日双方签署了《马关条约》,这是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阎先生义愤填膺道。

    “条约的主要条款是什么?”永江进一步追问。

    阎先生眨巴着眼眸,凝神思索:“中国承认朝鲜独立;割让辽东半岛、台湾诸岛及澎湖列岛给日本;赔偿日本军费白银2亿两!”“天哪!”“冤大头!”“欺人太甚!”无不震惊、愤愤然。

    “如此说来,我们都成了亡国奴了!”永江沉郁慨叹。

    “这么说,我们无家可归了!”永海悲观失望。

    五凤六凤面面相觑,表情扭曲情绪悲凉。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这次是阎先生发问。

    “从日军攻占金州那一刻起,我们全家就开始逃难了。先是逃到山东老家,然后辗转来到京城。”永海回道。“来到京城,是为了打探消息,好决定下一步去向,想不到竟是这样的结果!”永江摇头叹息。“是可忍孰不可忍!”阎先生继续着话题:“《马关条约》引起国人激愤,这不,康有为、梁启超书写万言书,联合进京赶考的十八省举人签名,还与数千市民一道,齐聚都察院请代奏皇上——人称‘公车上书’,想不到朝廷消极,断然拒绝。伤心不独为悲秋哇!”

    人潮再度涌动,波澜壮阔起伏。阎先生当即告辞,重新汇入大潮。

    永海、世科意欲加盟,被永江强行拦阻。

    “我们都成了亡国奴,连家也回不去了。我们要声援抗议,你为什么拦阻呢!”小世科哭咧咧噘着嘴。

    “我看大局已定,多一个少一个,断然起不了风浪!人微言轻嘛!”永江目光犀利,看破风尘:“再说,人走散了咋办呀!”

    “小世科听姐夫话,姐夫说得有道理。咱们还是走吧,别忘了买东西。”五凤顺水推舟。

    六凤唉声叹气:“想不到有家难回呀!早知如此,不如从山东回金州!这一下如何是好?再也见不到爹妈了!”六凤声带哭腔。

    “天还没塌下来呢,车到山前必有路!”五凤一边安抚,一边叮嘱,“都记住了啊,回到东四的住处,千万别学给爹妈听,省着二老着急上火。”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