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03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加强党中央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
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让祖国大地不断绿起来美起来
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七次全会精神
十二届市委第二轮巡察工作动员部署会召开
树立拒腐防变意识 筑牢思想道德防线
全国“爱鸟周”暨志愿者“护飞行动”启动仪式在连举行
“中山杯”舞林大会吸引千余市民登台
驻连部队官兵学习宪法尊崇宪法
新起点 新征程 新业绩
大连天气
第A02版:要闻
国家主席习近平任免驻外大使
加强党中央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
4月2日起我国对原产美国7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
公告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科学数据管理办法》
商务部回应中国决定对部分自美进口产品加征关税
我省启用新版居住证
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再入大气层
激发亿万人民创造力 再创伟大奇迹
第A03版:要闻
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七次全会精神
今年前两月我市规上工业营业利润增长三成
补短板打通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
今年前两月我市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快速增长
大连地区环保税首单在普兰店区开出
我市希望小学教师赴上海学习
第27个税收宣传月启动
停 水 通 知
良法善治 营造公平税收环境
第A04版:专题
热烈祝贺大连食品安全协会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暨第三届理事大会成功召开!
第A05版:
大连九龙殡仪服务站全面倡导文明祭祀
第A06版:综合新闻
交警发布我市各墓区交通出行提示
别给自闭症的孩子贴“标签”
追寻先烈足迹 践行志愿精神
沙河口区文明祭祀“清风徐来”
大连学生获得日本九州国际音乐比赛双排键电子琴演奏最高奖
科技梦想秀
征信宣传进校园,诚信意识从小抓
清明节假期地铁3号线缩短行车间隔
大连市各区市县供热投诉量办结率情况通报
乘警火眼金睛 手包失而复得
广告
第A07版:国际新闻
驻日美军航母舰载机迁至岩国基地
中国改变南亚“地区规则”了吗
朴槿惠案即将宣判 检方要求判30年
“咖啡致癌”风波始末
给星巴克带来“致癌”标签的是何物
巴以冲突再度升级
英准王妃是王室后裔
分类信息
第A08版:专题
森林小卫士护林防火优秀征文评选获奖征文摘登
第A09版:体育新闻
北京冬奥会场馆建设进展顺利严控预算
艺术体操世界杯索非亚站落幕
热刺战胜切尔西 阿森纳击败斯托克
讨论大奎只缘于情怀
2018年全国少年羽毛球冬令营在体育中心开营
杜兰特29分送太阳15连败
大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审定情况公告
大连市海洋与渔业局公示
大连机动车检测中心有限公司招聘启事
第A10版:文化·周记
清明档 最值得期待的那些电影
公告栏
热词榜
周言论
幸存者
民国“财神”
第A11版:观点
优化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
贵州开启网上植树公益项目
新论撷英
神谷中医专家支招防御过敏
第A12版:畅游大连
这个春天,和我在旅顺的街头走一走

幸存者

2018-04-03

    人民文学出版社

    陆天明 著

    这是作家陆天明的最新长篇,一部以知青为主人公的作品,一首青春的颂歌。

    连弄堂口那个小小烟纸店的宋老板也在自家后房间的阁楼上娶了个乡下女人做“小妾”。老木匠偏偏没有。一生就跟这一位老奶奶过了下来。老奶奶年轻时怀过一次孕,流产。月子里还亲自去河浜边洗衣裳。遭遇泼皮流氓调戏。不慎滑落到冰冷的臭河浜里落下病根,再怀不上孩子。老木匠就把自己家的侄儿过继来做了干儿子。把他从浦东带出来跟自己学做木匠生活。后来送出去读书。大学毕业,又把老奶奶家的侄女讨过门做了儿媳。这过继来的儿子和儿媳也只给他生了一个孙子。算是黄家这“十八亩地里长的一根独苗”。老木匠给这根独苗取名“黄林大”。老头觉得木匠家有一片“大大的树林”,子孙后代百世永年都不愁吃穿。这位黄林大“童鞋”也算是谢平的同辈人,却要比谢平大五六岁。大高个儿。长方脸。手指细长,拉得一手好二胡。当年也是因肺结核病休学在家。按说,要论老木匠的家底,笃定请得起上海滩上最好的医生。住得起最高级的疗养院,比如上海专治肺痨病的澄衷疗养院。吃得起最贵的特效药——哪怕托人从香港和美国往回带。但黄同学的肺结核就是“不见好”。病不见好,当然就可以不去上山下乡。不必离开上海。谢平总觉得他是故意的——故意留着这点“肺结核”,用它来逃避“伟大的上山下乡运动”。甚至在街道、居委会、共青团的人上门来动员他出来参加一般性的集体活动时,他都借“病”推托,一概回绝。动员报名支边时,街道干部和居委会大妈大姐爷叔们一次又一次上门做工作,故意把锣鼓敲到他家门口,也只见他背起手站在他家麻条石门框里,跟初期的谢平一样,含笑不语。

    随你万千说辞,“我自岿然不动”。更让谢平既不快又不解的是,当谢平后来“思想转变过来了”,为了这些活动在弄堂里忙进忙出时,总能看到这位大龄“黄同学”继续站在自家大门口,平静地微笑着注视来来去去的谢平。眼光中时不时还会浮闪出一种让谢平猜不透其意蕴的东西。不是嘲讽,也不像贬斥。有一两回,这位“黄同学”似乎有意邀请谢平进院去坐坐。每逢这时刻,谢平总是只当没看见似的,加快步伐,赶紧闪离……

    这次回上海,谢平偶尔还能看到这位黄同学站在大门口,仍然含意不明地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流。一脚已然踏进中年门槛的他,国字脸轮廓更加分明,却仍然是那么苍白。中分的发型和凹凸越加分明的五官已很清晰地显示了岁月痕迹……

    谢平掐指一算,他至少也得有三十六七岁了吧。只听说他仍单着。祖父母早已去世。在大学里教书的父母也早已搬到新建楼群小区里住了。这座老宅按祖父的临终嘱咐留给了他。他还是没什么正经营生,常年在家宅着。守着那棵越发高大茂盛的南天竹。但谢平家贴隔壁有一个邻居老肖(他曾经和工厂一起搬迁支援三线,去了青海大山里。前几年借口有病请假回上海治疗,就再没有回去。厂子里一直扣着他的户口不给。后来见他去意已坚,还是替他办了户口和粮油等关系的迁移证明。但上海方面却一直按上海的“政策”没接收他这样的人重新落户。他只得把那些证明放在自己口袋里。将就着。这种人在上海还有一批。人们称之为“袋袋户口”,以区别原单位完全没给开具户口迁出证明而长期“赖”在上海的“黑户头”)。

    老肖告诉他,这位黄同学有时会天南海北不知所终地出去忙个几十天,有时又闲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闷”上一两个月,甚至几个月。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