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16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每一个走心的活动都拉近了亲子之间的距离
关于第16届大连国际徒步大会主会场全面实行实名制报名的补充通告
非市政管辖地下通道电梯更换预计6月底完成
振兴路大修工程南半幅道路预计7月底竣工
用制度改革守护碧水蓝天
我市警方开展经侦主题宣传日活动并公布举报电话
导读
加强党中央对外事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
习近平会见博鳌亚洲论坛理事长潘基文
习近平会见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总理罗利
第A02版:综合新闻
中山区红十字“连心小屋”正式启用
用制度改革守护碧水蓝天
停水通知
市政府专项调研组调研中山区垃圾分类及精细化管理工作
花园口国地税助力大连最大窗膜基地
57个“西岗区-钟山区东西扶贫”推进项目打造全方位对口帮扶
大连市征兵宣传教育进高校巡演拉开帷幕
坚守平凡岗位 传播自然生态理念
普兰店区职教中心开发新兴专业
大连市第十六届社会科学普及周启动
助力跨境电商发展 展示自贸试验区优势
人民选我当代表我当代表为人民
第A03版:时评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用温暖的爱 书写教育情书
十年磨一剑 载大爱前行
躬耕教坛 无怨无悔
慈善信息透明不能靠“冷静器”单打独斗
“圾圾”可危
别把银行与网贷平台对立起来
人生就要敢于拼搏
二手手机号“解绑”咋就这么难
“人血馒头”蹭来的热度只会寒了人心
第A04版:国内新闻
“e分期”分出十分好生活
从“心”出发,迈进党建信息化新时代中信“党费通”产品正式发布
中国进出口银行辽宁省分行团委推出朗读作品展播
不动产确权公示
于方舟:为有牺牲多壮志
我省商事改革新举措:工商登记可在银行网点办理
北航“月宫365”实验成功再创世界纪录
习近平会见博鳌亚洲论坛理事长潘基文
习近平会见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总理罗利
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读本——《习近平用典》第二辑出版发行
道通天下 众行致远
第A05版:国际新闻
“灾难日”前 加沙近60人丧生
公告
公告
招标公告
保险事项变更公告
美国第一夫人住院接受肾病治疗
马哈蒂尔说可能执政一至两年
中国A股首批234只个股将纳入MSCI指数体系
美智库说朝鲜着手关闭核试验场
小泉之子成自民党新总裁热门人选
反式脂肪的前世今生
世卫计划5年内全球停用人造反式脂肪
广告
广告
公告
第A06版:观点
如何从众多基金中选择适合自己的?
理财帮你问
大连银行第一中心支行利用徒步活动宣传普惠金融
我市金融业立足大连服务辽宁振兴发展
互联网保险五花八门真假难辨要当心
现金贷APP 借钱容易维权难
高校用技术手段禁打游戏
遏制新型非法集资犯罪多发态势
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促进战略性新兴技术发展
对标上海:创新引领大连产业发展
加快我市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
第A07版:V新闻
大连市空气质量趋势预报
漫长的候机时光银联卡帮你打发
“掌握不得癌症的智慧”全国公益巡讲大连站举行
对每个劳动者都该抱有善意和尊重
省运会青少年组竞走比赛体育中心落幕
“容缺受理”和“一站通”促行政审批再提速
中山美术馆春日双展齐绽放
休渔了,大连的活海鲜哪里来?
广告
第A08版:文化·平台
民国“财神”
金谷银山
复州鼓乐从“走出家门”到“走出国门”
任家萱新歌《她很漂亮》鼓励女孩活得漂亮
平台·音乐
《战犬瑞克斯》:残酷与温情交织
大连本周上映影片

金谷银山

2018-05-16


    作家出版社 关仁山 著

    一幅新时代中国北方农村波澜壮阔的生活画卷、一部当代中国农民新创业史,名列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7)。

    脚下是冰雪,头上是冰雪,四周是冰雪。稍有闪失,人就挂了。范少山想,俺不能就这么壮烈了啊!该咋办啊?范少山是胆大的人吗?不是啊!从小就怕耗子,怕长虫,怕癞蛤蟆……除了这些个活物儿,还怕人,怕见生人,不敢说话……这时的范少山一步一滑,一步一颤,心悬在嗓子眼儿,冒了一身冷汗。该咋办?出绝招儿——壮胆!咋壮胆?吹牛,说大话。比如见到耗子,范少山就大声说:“可恶的老鼠,人类的天敌。遇到范少山你算倒霉了!武松是打虎英雄,范少山是打鼠英雄!”这一喊,老鼠早跑得没影儿了,范少山拍拍胸口,心里也就踏实了。范少山在北京卖菜,跟人家说经营着半个农贸市场,其实就是个菜摊儿。在这条“鬼难登”上,范少山走没法走,退无路退。这时的他打心眼儿里恨那俩小伙子:唱啊跳啊,开演唱会呢?上春晚啦?咋就没把过路人拦下呢?你们干啥吃的?俺要是出了事儿,做鬼也不放过你们!

    话说回来,范少山毕竟就是范少山啊。这些年,他有句口头语常挂在嘴边,那就是“这都不是事儿”。这时的范少山冲着绝壁大喊一声:“你以为范少山怕你呀?千难万险也休想挡住俺范少山回家的路!俺就从你身上跨过去了!俺就从你身上飞过去了!你能把俺咋样?啊?!”吼完,范少山就趴下了——范少山趴在了蛇皮袋上,推着蛇皮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攀。蛇皮袋有点粗糙,能防滑,虽然爬得慢,但安全了。爬着爬着,范少山就想到了自己个刚才吹的牛皮,笑了:“俺就是这样飞的。”

    一点点爬着,范少山的后背就冒了热气——连吓带累,洗了热水澡。好一番折腾,少山总算熬过了“鬼难登”。到了山顶,一马平川,两棵高大的银杏树映入眼帘——那就是村口了。范少山一屁股坐在蛇皮袋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山脚下那蜿蜒的长城像裹了白色绸缎,落了雪的石头像吃草的羊群、鹿群,有个老头戴着草帽,扛着猎枪,是放牧的爷爷吧!远处大片的古树都戴上了银色帽子……范少山看得沉醉,心想,还是老家白羊峪美呀,没有一处不是景儿。范少山一时想不出赞美的词儿,脱口而出:“俺操!真好看!”

    范少山一时兴起,站起身冲着山谷吼了一声:“白羊峪——俺范少山来啦——”那声音在山谷回荡了几回。这会儿,范少山高兴得像个孩子。

    那两棵银杏树,一棵雄树,一棵雌树。这树那个高啊,一眼望不到树梢。小时候,范少山爱爬树,那些槐树、榆树、柳树好欺负,噌噌噌,一眨眼的工夫,他就坐到了树杈上。这银杏树不好惹,总是爬两下就摔下来,弄得灰头土脸。后来的一回,爷爷范老井一鞭子甩在了范少山的屁股蛋上,摸摸,鼓起一条肉,范少山哇哇大哭。爷爷凶范少山:“这老夫妻俩一千三百多年啦!神树啊,你个毛孩子也敢?”范少山当即被吓住了,不敢哭了。范少山问爷爷树有多高,爷爷说:“树梢接着天呢,树杈揽着云呢,树爷爷树奶奶和天说话呢!你说多高?”

    范少山走到银杏树前,满眼崇敬,看着银杏树,又轻轻抚摸着斑驳的树干。范少山想起了一个人,他的前妻迟春英。他俩就是在银杏树下谈情说爱的。月光下,少山抱着雄树,春英抱着雌树,心里默念着两人的爱情像这对夫妻树一样长久。

    可婚后过了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就没啥热乎劲儿了。那时候范少山长年在外跑生意,忙得脚不沾地儿。只有夜里的时候想迟春英,心里头空落落的,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