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2日 星期四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商务部、外交部发言人就美方公布拟对我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关税清单发表谈话
构筑互利共赢的中阿合作伙伴网络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推动美丽大连建设再上新台阶
全省人才工作座谈会在我市召开
大连市河(库)长制落实工作暨河库污染治理工作推进会议召开
全面部署我市安全生产和公共安全等工作
我市调整住房公积金缴存基数
凝聚“精气神”实现新发展 作出新贡献
全球首个国际海洋牧场大会10月将在连举行
文化工作坚持严细实 大连百姓幸福感飙升
专为大连地铁5号线跨海隧道设计的12.26米大直径泥水平衡盾构机下线
大连天气
第A02版:要闻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推动美丽大连建设再上新台阶
大连市河(库)长制落实工作暨河库污染治理工作推进会议召开
全省人才工作座谈会在我市召开
(上接1版)
持之以恒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营造风清气正干事创业的良好政治生态
(上接1版)
文化工作坚持严细实 大连百姓幸福感飙升
2018年青少年高校科学营大连海事大学分营开营
第A03版:综合新闻
12.26米大直径泥水平衡盾构机下线
当读书成为市民的一种生活方式
歌词,给了我们更多美好的期待
“海上安全与环境管理”合作项目在连开班
三寰集团与元台镇打造安全菜篮子标准化工程
马栏河运动公园10月建成开园
26家游泳场所水质不合格
交警给出“周杰伦演唱会”期间出行指南
听证公告
第A04版:国内国际新闻
构筑互利共赢的中阿合作伙伴网络
联合国高官表示将加大对朝鲜人道主义援助
古巴颁布新规调整私营经济发展
中国工会十七大将于下半年召开
美国驻韩国大使正式上任
工信部要求电信企业向用户按月推送账单信息
何孟雄:从容莫负少年头
世界银行GDP排名印度超法国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标识启用
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主犯许超凡被从美国强制遣返
英国“中毒”男子恢复神志
日本暴雨遇难人数升至176人
第A05版:世界杯特刊
“高卢雄鸡”有望复制20年前夺冠路
法国主帅德尚:我们踢得更务实
C罗:生命中最幸福时光留在了马德里
经验更管用
乌姆蒂蒂——神兵天降
为什么离开皇马?为什么是尤文图斯?
细节决定了成败
比利时球员不服:法国没踢出漂亮足球
第A06版:V新闻
抖音上的大连再成热点
垃圾计量 收费不是目的而是杠杆
社区“河长”赢得网友称赞
全飞秒激光手术系统落户大连
因为对水的情结所以十分喜爱大连
大商满20返10活动延期
三年了 限期拆除通知书为何成了一纸空文?
[帮你管管]
大连市空气质量趋势预报
分类信息
第A07版:文化·钩沉
731细菌部队在大连活动始末
传诵经典·壮丽河山
金谷银山
刀兵过
第A08版:公益广告
广告

金谷银山

2018-07-12

    作家出版社 关仁山 著

    一幅新时代中国北方农村波澜壮阔的生活画卷、一部当代中国农民新创业史,名列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7)。

    范少山站在雨中,看着俄罗斯土豆秧的绿叶被雨水淋得油光油光的,想着地下的土豆一圈圈长大,嘴里禁不住哼起了歌。他用手机拍了照,发给杏儿。杏儿回复他一篮子辣椒。

    自打那场梦之后,范少山就再也没放下金谷子。心里头老想着虎头村,想着老姑奶奶,总想着再去一趟。夏天田里活儿多,要锄草,要施肥,爹娘老了,只有一只手,你当儿子得为他们分担不是?况且俄罗斯土豆来得不易呀,你得看着它长啊。还有五奶奶和大军的地,他也要伸手,不然就荒了。对了,白羊峪还有果园,每家都有几棵果树,就是结的果蔫巴巴的,人们也不愿意拾掇,反正也卖不了几个钱。今年不同了,范少山找来刁站长,帮着管理,树上结了不少果儿,乡亲们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顺便插一句,刁站长也看了试验田里的俄罗斯土豆,前头说过,这事儿是瞒了他的。他说:“当初你们没找我就对了,我只能给你们外国种子。”又说,“少山你有心了,俺不如你。”

    一立秋,风就凉了。凉风一吹,催着庄稼熟。白羊峪是山地,石头满地跑,庄稼有的地块好,有的地块赖,就跟人的脑袋长了斑秃似的。好在今年种得多,加上雨水好,看样子能吃饱饭。范少山按捺不住,先挖了两个俄罗斯土豆,还带着泥土呢,就装进口袋往家跑,他要给爹看看。这老毛子的东西能在白羊峪生根,毕竟是老爷子的功劳。老爷子在俄罗斯餐厅熬了七天,容易吗?

    秋雨沥沥。阴雨天爹娘都遭罪,丢掉了的三条胳膊这老天还对老公母俩不依不饶,膀子隐隐作痛。咯噔一下,膀子和胳膊断了血肉联系,它们是亲人,能不疼吗?爹是条“死”胳膊,疼劲儿小,但两条腿有风湿,也不轻松。娘呢?她得强忍着,忍着忍着,多少年头过去了,也习惯了,坐在热炕上,照样做活儿。这当口儿,娘正靠着叠好的被织毛衣呢。范少山问:“娘,俺爹呢?”娘说:“在西屋呢。那屋炕热。爆着老寒腿呢!”娘看到少山高兴地捂着口袋,说:“捡到金镶玉啦?”小雪跑过来,缠着范少山,要看口袋里有啥好玩的。少山两手从口袋里掏出两只泥乎乎的东西,小雪吓得躲到了一边:“这是啥呀?真脏。”娘说:“这就是俄罗斯土豆啊?怎么长得跟泥似的?”范少山把土豆洗干净,露出了一张老毛子的脸。他要去给爹看看。娘说:“让你爹消停会儿吧。”范少山一愣:“娘,咋啦?”娘说:“听见你爹喘粗气了,正疼着呢。”范少山没说话,出了门去了余来锁家,抓药。余来锁说:“你爹是老风湿了,知道不好治,也不用药,硬扛着。庄稼人,哪像城里人得个伤风感冒都去打吊针?小病拖,大病扛,危病等着见阎王。”余来锁拿出了自制的膏药,让范少山回去给爹贴上,能缓解疼痛。范少山掏出土豆让余来锁看,余来锁不好意思了:“这都是你们爷俩干的,我这村民小组长也没帮上忙,惭愧呀!”

    帮着爹贴膏药,爹有点难为情:“真是老了,哪块儿都得用人。”范少山说:“爹,你这是啥话?这不是俺分内的吗?”安顿好爹,范少山就把口袋里的土豆掏了出来:“爹,这是您弄来的俄罗斯土豆,长了一地,天儿一放晴,咱就收了。”范德忠伸出一条胳膊,一把抓住土豆,喃喃说:“一模一样,一模一样。”范德忠一准是想起了当初在俄罗斯餐厅削的土豆,他紧紧攥住土豆,放在鼻子下闻了闻,闻着闻着,范德忠眼里闪了泪光,他忍住泪水,不能在儿子面前流下来。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