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3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干部深入下去“带政策”“带服务”“带温情”打造营商环境
美参议院通过动议呼吁限制总统征收关税权力
7月20日至8月20日,来大连购物吧
在推动国际交流合作中见真章出实效
大连华润燃气有限公司增资扩股协议昨日签署
我市2018年重点民生工程项目顺利实现上半年目标
带头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建设让党中央放心、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模范机关
在奋力开拓“两先区”建设新征程中践行“新时代辽宁精神”
中办印发《关于党的基层组织任期的意见》
习近平将对阿联酋、塞内加尔、卢旺达和南非进行国事访问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过境毛里求斯并进行友好访问
第A02版:综合新闻
停水通知
我市启用施工工地扬尘在线监控系统
坝道“工程医院”辽宁分院揭牌
全市开展公交车驾驶人交通违法专项整治行动
今年6月我市消费市场呈平稳态势
呵护城市美丽打造新时代城市管理执法队伍
大连国际大樱桃节拉动旅游综合消费27.2亿元
大连华润燃气有限公司增资扩股协议昨日签署
确保本届啤酒节博览会圆满成功举办
切实提高人大代表履职能力和水平
简 讯
“七大亮点”点亮首届购物节
第A03版:综合新闻
在推动国际交流合作中见真章出实效
在奋力开拓“两先区”建设新征程中践行“新时代辽宁精神”
在推动国际交流合作中见真章出实效
最爱大连“两高”:“颜值高”“研值高”
广告
广告
第A04版:综合新闻
图片新闻
只要有了这张卡许多优惠都能享
大连高校5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被终止
在传承与创新中让大连文创散发光泽
对我市暑期旅游安全和市场秩序工作进行再部署
书香沁班组 文化育匠心
广告
广告
第A05版:国内新闻
河北省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受贿案一审宣判
工人运动的优秀领导人和杰出组织者——林育南
多种积极信号在中国资本市场显现
中国黄土高原200多万年前可能已有古人类
中办印发《关于党的基层组织任期的意见》
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非洲专题会将在坦桑尼亚举行
广告
广告
第A06版:国际新闻
英一闭锁综合征男孩用眼神写作
巴西检方调查“放行”法官
泰国公开医院录像足球少年比出胜利手势
日本暴雨遇难人数升至200人
特朗普要求北约国家立即增加防务开支
美参议院通过动议呼吁限制总统征收关税权力
德国新纳粹成员被判终身监禁
广告
第A07版:专题经济新闻
公积金免费短信提醒服务来了
狠抓基础 创新引领 打造安全发展的国家级新区
普兰店区正式启用航空飞行营地
市旅发委发布暑期汛期出游安全提示
全国首单投标保证保险电子保函落地大连
2018年重点民生工程项目6月份完成情况表
第A08版:世界杯特刊
英格兰队长难掩心中失望:痛到无法形容
姆巴佩向比利时队道歉
一“黑”到底?
格子军团与法国队会师决赛
没有一名球员想被换下
曼朱基奇:我们创造了奇迹
世界杯的那些“魔咒”打破了吗?
广告
第A09版:观点
让美丽乡村建设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对标学习上海 不断推进改革开放
书店里开图书馆
以“新时代辽宁精神”凝聚振兴发展动力
依靠人才强市形成人才集聚效应
广告
广告
第A10版:公益广告
广告
第A11版:文化·聚焦
让延安精神在大连绽放
叶永成书法作品展在甘井子图书馆开幕
“星星海洋”电视文艺晚会将在连举行
“退师门”折射现代师徒文化的变异
金谷银山
长大一相逢
第A12版:汽车时代
新高尔夫 “科技领导者”
看斯柯达柯米克引领造型“轻时尚”
比亚迪品牌进化的路径=“共享”+“开放”
宝骏360 全家共享六座大空间
雪佛兰将推全新车型“沃兰多”
广告
第A13版:公告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第A14版:公告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第A15版:公告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第A16版:公告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长大一相逢

2018-07-13


    津子围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老藤 著

    我市作家津子围新作之二:小说从一个家庭亲戚疏离的样本入手,分析了家族传统和伦常的失落,对传统和现代文明关系进行追问和思考。

    一部以辽河口绿苇红滩为背景的百年史诗画卷,一部近代以来湿地社会民俗的百科全书。

    如果幼狐首尾相接趴着睡觉,这种隐蔽色很难让人分辨出这里有一窝狐狸。“回去吧,”塔溪道姑说,“被大狐狸发现会有麻烦的。”三个人沿着来路回走,走在最后的王明鹤感到头发有些直愣愣上翘,有一股气流在脊背上滑过,下意识回头一望,心跳骤然加快:苇丛里,分明有一只老狐狸在盯着他们。这是一只眼睛和口鼻都呈黑色的老狐狸,两只名副其实的大耳朵蝙蝠翅膀一样展开着,口鼻两侧是醒目的白色。它保持着警惕,从紧闭的嘴来看它没有攻击的意图,因为狐狸一旦欲发起攻击,会呲出尖齿来。王明鹤没有言语,脚下却加快了步伐,他不想打扰大耳狐一家的安宁。

    回九里的船上,栗娜和王明鹤并排坐在舢板的隔板上,眼看着流水,栗娜忽然说:“塔溪道姑真美。”王明鹤愣了一下,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姚远的肺病有所加重,开始不停地咳血,姚远和栗薇决定回北京治疗,姚大下巴对姚远很不满,“为什么不吃王先生的药呢?王先生可是苇地神医啊!”栗薇说:“我已经请父亲在协和医院找了名医,是留日博士,我们不能在这偏僻的苇地里再浪费时间了。”姚远也同意栗薇的意见,说回家乡原本是想静养一段时间,现在看来体内的病毒却不想静养,一直在蚕食他的健康,他必须回去与病毒战斗。

    他对父亲说,“不是不让王先生治,是王先生对这种结核类的疾病根本没有经验,中医治疗是慢工夫,自己肺病却是急病,中医辩证阴阳那一套不管用。”姚大下巴有些生气:“王先生能看好别人的病,怎么就治不好你的病?”姚远不想隐瞒父亲,说他只相信科学,西医有一整套理论,西药都是经过临床试验的,而酪奴堂的药大都是凭经验,没理论支持,从酪奴堂抓回的草药母亲虽然已经熬成药剂,但他一直没有服。姚大下巴一股火蹿至脑门:“你不服先生的药还回九里干什么?不是白搭工夫吗!”姚大下巴长叹一口气:“早知道这样,就不送你出去了。”

    姚远离开九里的第二天,苇地下了一场透雨,持续多日的旱情得以缓解。

    姚大下巴没有想到的是,姚远在离开九里回北京前,独自到酪奴堂找了王克笙,不是看病,是劝说王克笙撤掉三圣祠里的塑像,把东厢房白鹤书院的牌子挂到三圣祠去,改祠堂为学堂,向九里子弟传播新思想、新文化。王克笙听完姚远的建议后沉默了许久,很平静地答复姚远说:“你给我一个撤掉的理由。”姚远说:“因为三圣祠代表旧传统。”王克笙问:“你对旧传统知道多少?”姚远坦言:“我知道并不多,但我知道旧传统禁锢人的发展。”王克笙叹了口气,道:“不懂传统却来反传统,这是不是盲动?”姚远说:“王先生不在北京,不知道新文化运动风起云涌。”王克笙摆摆手,没让姚远再说下去:“三圣祠是当年韩马姚姜四家共同建造,依九里村约,要改也要和大家商议,我不能擅作主张。”

    姚远一行三人离开九里后,在一个上香日,仪式结束后王克笙留下韩马姚姜陶五人,把姚远的建议说予大家,请大家商议。话题一出,姚大下巴脸色马上变得铁青,他站起来向大家拱手致歉:“王先生,此事不用议了,远儿有病烧坏了脑子才到你这里胡言乱语,三圣祠怎么能改呢?改了三圣祠哪里安顿神仙!我姚老七一向要强,好不容易养出一个喝墨水的儿子,谁知道还是个回家踢场砸锅的主儿,我教子无方,在这里给大家请罪了。”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