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谷银山_第A11版:文化·地理_2018年08月10日_大连日报数字报_大连新闻网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力争5年内淘汰高毒农药
我市车购税可以网上申报缴纳
2018大连国际汽车展览会8月15日启幕
大连造“透视眼”专对道路“治未病”
我市党政代表团在那曲市索县对接对口支援工作
大连市军民融合发展领导小组工作会议召开
大连主城区15分钟健身圈基本建成
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电子招标投标系统(EBS)通过三星级认证
7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1%
广告
广告
第A02版:要闻
大连主城区15分钟健身圈基本建成
大连市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代表大会闭幕
在连全国人大代表调研考察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情况肖盛峰参加
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电子招标投标系统(EBS)通过三星级认证
我市党政代表团在那曲市索县对接对口支援工作
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满怀激情和干劲切实做好对口支援工作
第A03版:时评
面对环保约谈整改不能“挂空挡”
最低消费就医是往医患关系上撒盐
换位体验才能有真思考
互换角色
车间里的暑假:有无奈更有期待
没有爱民心何来“万年饱”
广告
第A04版:经济新闻
64家企业获得行业总决赛入场券
大连重工中标迪拜数字化料场成套设备
“旅顺速度”树立我市在建项目报批报建行业标杆
国航开通大连始发经成都中转通程登机业务
上半年已对8家电商企业进行质量行政约谈
西岗区精准帮扶助推庄河乡村振兴发展
广告
第A05版:文教新闻
复州东北大鼓《咏二十四节气》获“优秀节目奖”
大连市少年宫童声合唱团在俄罗斯斩获大奖
甘区教育志愿者送教进社区
12家企业进入全国品牌故事大赛总决赛
“浪漫之都·悦动大连”2018大连原创歌曲大赛启动
73名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大外结业将赴亚非地区任职
广告
第A06版:综合新闻
“心贴心”联系群众 “实打实”服务民生
甘区首家区级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机构正式运营
50万元善款助力肢残者站起来
图片新闻
“网剑行动”正式开始实施
我市警方精准打击公交线路扒窃犯罪
广告
第A07版:国内新闻
大型地震工程模拟研究设施将落户天津
二季度境外投资者对我国境内金融机构直接投资净流入56亿元人民币
成兰铁路防震站房开建
农业农村部:力争5年内淘汰高毒农药
加强核电标准化工作
悬崖上的岩石“外科医生”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建成风云四号地面接收系统
陈奇:革命道路可断然走通
听证公告
封路通告
招标公告
广告
第A08版:国际新闻
朝鲜媒体表示发表终战宣言是实现半岛和平稳定的第一步
泰国“炫富僧”获刑114年
涉嫌刺杀马杜罗委两名议员失豁免权
以军机轰炸加沙地带逾140个哈马斯目标
美就俄前特工“中毒”案对俄施加制裁
古巴出台新规进一步鼓励土地承包促农业
广告
广告
第A09版:广告
广告
第A10版:体育新闻
韩国强势阵容征战亚运期待蝉联金牌榜亚军
比利时国门库尔图瓦加盟皇家马德里
“夏奥”憧憬“冬奥” “互联网+健身”成新宠
舒斯特尔:力争主场赢下三分
共创文明热烈 确保有序安全
广告
广告
第A11版:文化·地理
距今约3700年河西走廊气候由湿润变为干旱
LED和传感器被直接织入纺织纤维
108座苏州园林实行挂牌保护
荔枝已上市,吃过两三回了(上)
送子相归广陵
江上看山
金谷银山
长大一相逢
第A12版:汽车时代
试驾全新一代唐 感受高科技的仪式感
风行T5 造型新潮 动力澎湃
2018大连国际汽车展览会豪车抢先看
大众商旅车迈特威悠享版上市
广告

金谷银山

2018-08-10


    作家出版社 关仁山 著

    一幅新时代中国北方农村波澜壮阔的生活画卷、一部当代中国农民新创业史,名列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7)。

    又放了话:“打明儿个起,天天猪肉炖粉条。”这句话一撂,哪还好意思走啊?

    杏儿的两万块剩下七千,不能全抖搂了。眼看就要过年了,咋也得让乡亲们开开心心过个年啊!停工的时候,范少山给修路工人每人发了三百块钱,买年货。剩下几百自家留着过年。

    工地都收拾停当,余来锁和范少山又去了一趟隧道。隧道里黑咕隆咚的。两人头戴矿灯,将隧道照得雪亮。余来锁用步子踱着,到了尽头,余来锁说:“一百零二米。”余来锁步子有准儿,跟用皮尺差不多少。当初村里头分责任田的时候,都是他用脚量的。余来锁关了矿灯,躺在隧道里。范少山也关了矿灯,躺了下来。隧道里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余来锁说:“少山,你咋想的?”范少山说:“高兴啊。掘进一百多米了,不容易啊!”余来锁笑了,笑得有点儿瘆人,笑声在隧道里嗡嗡响。余来锁说:“两三个月,二三十人,就干了这么点儿。这啥时才是个头啊?你知道,表弟跟俺咋说的吗?照你们这么干法,起码三十年,三十年啊!到那时,俺老得都走不动了,抡不起大锤了,握不住钢钎了。还干啥呀?俺无儿无女,谁能替俺接着干啊?你能,就忍心年年都把杏儿抛下,凿石头凿到老吗?俺不想干了,不干了。过了年,俺就下山,到布谷镇住去。一个人过个清清静静的日子。不干了,不干了。忒苦啊!”黑暗中,余来锁放声大哭。范少山心里头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儿,一个劲儿抹眼泪。他知道余来锁心里头苦,从来都是在人前乐呵呵的,好多苦楚都在心里头积压着呢?谁受得了啊?就让他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哭一场吧!

    回到家,李国芳这个当娘的,都快认不出儿子了。破烂的军大衣,棉絮都出来了,一疙瘩一块的。范少山的脸被冷风吹得像树皮,一点光泽都没有,干裂的嘴唇,一道道小口子。再看他的手掌,虎口也裂开了,渗着血。范少山叫了一声娘。李国芳愣愣地端详着儿子,跟丢了魂儿似的说:“老天爷啊,你把俺儿子咋啦?”李国芳的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她的身体紧紧贴着儿子,儿子用双臂抱着娘。娘喃喃说:“儿子,咱不干了,不干了。”

    又过年了,又是一个春天。大年初二,范少山回北京了。他要多陪陪杏儿,帮着卖卖菜,踏踏实实地过一个礼拜。想着村里的事儿,心不在焉的。杏儿也不留他,知道留不住,随他去。杏儿想,这场恋爱谈的,搞得像穿越剧似的。

    这会儿的白羊峪,老范家正赶上一桩糟心的事儿。啥事儿?爷爷范老井的鹿场让狼围攻了。两头鹿死了,被咬断了脖子吸光了血,又被掏空了,只剩下了骨架。范老井眼里转泪。那几头鹿是他的命根子啊!看了梅花鹿的惨相,范老井心里头就点着了仇恨的火苗,噌噌往上蹿。这梅花鹿不光是家里的“土银行”,重要的是范老井跟它们的心近着呢。每天喂草的时候,都去摸摸它们的鹿角,跟它们唠唠嗑。鹿能听得懂,范老井讲开心的事儿,就站在那儿安静地听,跟小学生听老师讲课似的。末了,还用嘴亲亲范老井的脸。范老井讲糟心的事儿,鹿就用前蹄子刨土,鼻子里咴咴直叫。你说稀奇不?前一阵子,修路,范老井牵着梅花鹿往工地运水,从村上打两桶水,驮在鹿身上,牵着它走山路,稳稳当当的,水不洒不晃。那阵子,范少山住在工地,只有梅花鹿陪他,听他说话。这鹿,有灵性啊!在范老井的眼里,是朋友,是家人,是知己。你说,老爷子能不心疼吗?范老井仰脸朝天喊了一声:“天杀的!”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