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牢牢把握教育改革发展的“九个坚持”
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
坚决克服“过关”“交卷”思想驰而不息做好巡视“后半篇文章”
办好同人民群众期待相契合的新时代教育
谭作钧会见多米尼加左派团结运动代表团一行
我市审议通过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实施方案
充分释放基层党组织能量 努力打造人才高地
大连环保审批推出13项根本性制度变革
“发现最美大连”线上摄影征集火爆
“时装周”首秀 “大连杯”对决
共营制土地股份合作社为庄河乡村振兴“三赢”开局
大连天气
第A02版:要闻
西岗区扎实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工作
反洗钱宣传走进我市房地产领域
商务部:中方确已收到美方邀请,双方正就具体细节进行沟通
(上接1版)
《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
办好同人民群众期待相契合的新时代教育
第A03版:要闻
积极发挥模范作用争做人民好代表
坚决打赢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攻坚战
抓牢抓好我市后汛期防汛工作
9月20日召开市政协十三届四次常委会议
“TAE ASHIDA”亮相2018大连秋季时装周首秀
2018“大连杯”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大赛举行
2018大连秋季时装周启幕
我市警方举行城市交通整治百日行动启动仪式
广告
第A04版:世界之眼 聚焦大连
姜振庆:爱高山更爱大海
张晶:人生最厚重的底色是奋斗
第A05版:广告
甘井子区正规民办学校名录
甘井子区正规学前教育机构名录
第A06版:综合新闻
1+1>2 大连市经济合作服务中心积极打造全链条服务体系
防空警报试验通告
“全国科普日”我市将办科普嘉年华
交通百日整治重点“五大乱象”
大连—平壤国际客运航线开通
9路段开始安装声屏障
保税区跨境电商“集聚效应”初显
(上接1版)
(上接1版)
追缴欠缴土地出让价款(租金)的通告
通 告
拍卖公告
第A07版:专题
大连环保审批推出13项根本性制度变革
刀刃向内 大步改革
大连市生态环境群众信访案件办理情况
第A08版:综合新闻
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和依法监管整治结合起来
祝瑞伍:用平凡的行动诠释新时期雷锋精神
邓刚做客大连作家森林下午茶
大连一方今日最强阵容迎战权健
拆完违建后,这里再也不用绕着走了
300青少年“打擂”首届脑力大赛
广告
第A09版:观点
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
西宁为人行过街天桥安电梯
新论撷英
广告
第A10版:生活零距离
生闷气 压力大 没哺乳都易得乳腺癌
今天挂大连市中心医院专家号
网传食盐里有添加剂,会伤肝肾?
做懂孩子的家长
放心!省心!!暖心!!!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分类信息
第A11版:文化·钩沉
你知晓粟裕与大连的那些往事吗
单田芳先生二三事
金谷银山
刀兵过
第A12版:汽车时代
2018款全新汉兰达 实力领跑大7座SUV
欧尚首款车型COS1°新潮上市
孤独的转子 勇敢的马自达
风行CM7经典版荣耀上市
东风启辰发布全新品牌口号暨T60正式启动预售
广告
广告

刀兵过

2018-09-14

    人民文学出版社

    老藤 著

    一部以辽河口绿苇红滩为背景的百年史诗画卷,一部近代以来湿地社会民俗的百科全书。

    夜半时分他看到西厢房有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悄悄出去了,不到一个时辰又悄悄回来了,这两人中没有黑木,因为黑木是中等身材。而这一高一矮一瘦一胖的俩人,肯定是高附和川崎。

    蒲娘的遗体在三圣祠中暂厝三日,九里男女老少皆来吊唁。王明鹤在祠内对前来吊唁的人跪拜答谢。蒲娘与丈夫合葬一墓,王明鹤决定不用父亲的旧棺,而是将父亲的尸骨仔细用麻布包好,与母亲的遗体置于一棺,棺内殉葬物品是王明鹤亲自挑选,一份父亲当年起草的《九里村约》,一块四方形砭石,一只白瓷提梁茶壶,塔溪道姑当年所赠两只龙泉窑茶盏和一包祁门安茶。下葬时,万柳塘站满了村民,在一双双泪眼中,王明鹤披麻戴孝,率韩马姚姜陶五家主事者为母亲举行了葬礼。当父亲的坟址上一座新坟隆起后,王明鹤长跪不起,正在患病的止玉上前扶他起身,王明鹤站起来向众乡亲拱拱手,他额头上沾着湿土,眼中已不见泪花。

    埋葬了母亲,王明鹤在三圣祠里呆坐了三个白天,白鹤五子轮流送饭,他却一口吃不下,面前,新的一册《酪奴堂纪略》正待开篇,他在回忆并记录母亲的一生。三日满,止玉说:“顺时听天,节哀顺变吧。”这是三天里两人说的第一句话。王明鹤长叹一口气:“高宗凉阴,三年不言,我才刚刚三日,罢了,明鹤心中有娘亲,更有九里父老。”

    王明鹤喝了一碗铁林送来的黄米粥,开始操办圆坟仪式。圆坟的祭品、纸钱姚刚早就置办妥当,韩铁林率白鹤五子以孙辈身份行转坟开门礼。村民依次持锨培土。这时,山田来了,山田是自己游过双泰河来九里的,因为轻车熟路,他直接来到了万柳塘。村民在悲痛的氛围里追思蒲娘,抽泣之声不止,戴着苇编斗笠、一身灰布便装的山田没有引起村民的注意,他先是站在人群后边观望,待仪式结束时,才摘下头上的苇编斗笠,挤到人群前,双手合十,躬身拜了三拜。山田的出现让王明鹤大吃一惊,他下意识地用身体挡住止玉,老陶急忙将止玉推到人群里,人群裹着止玉就势散去。

    没等王明鹤问话,山田起身解释道:“老师,今天是日本的亡灵节,我特意来尽一份学生孝心,希望不要打扰了您。”

    “黑木派你来的?”

    “黑木昨天去了哈尔滨,是我自己要来的。”山田在一旁毕恭毕敬。

    “为什么要来?”

    “我拜先生为师,先生家这样大的事,山田不该失礼。”

    “你来,还有别的事吗?”

    王明鹤这一问,山田急不可耐地说:“我来是想告诉老师,山田没有干偷偷掘墓的事,我敬仰老师,更敬仰老师的父亲,打死我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那么,坟是谁掘的?掘坟又想干什么?”王明鹤本来不想问,但既然山田在洗白自己,他就干脆直问了。

    “山田不知道,山田有山田的猜测,但山田不能说。”山田摇摇头,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王明鹤没有再问,拍了拍山田的肩膀说:“好了,圆坟祭祀已经结束,你回去吧,下次再来在北岸吆喝一声,不要泅水过河了,秋天河水凉。”

    “请老师相信我,山田不是魔鬼!”山田向王明鹤深深鞠了一躬,“以前山田不懂事,现在山田从老师身上学会了如何做人行医。”

    王明鹤很认真地打量着山田,这是他第一次专注地观察山田,山田那双大眼睛汪着两窝泪,看出他的虔诚不是佯装,山田没有携带武器,除了手上的斗笠和一身灰布衣服,身上再无他物。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