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研究解决制约长海县发展的重点问题
开放结硕果 蓄势再出发
大连 激活高质量发展新动能
中央级媒体集中推出“大连篇”
进一步推动沪连对口合作向纵深发展
深化区域合作 合众力深作为促振兴
大力提高我国自然灾害防治能力全面启动川藏铁路规划建设
“证照分离”改革11月10日起在全国推开
导读
第A02版:要闻
美国务院:美中关系非常重要应努力维护
特朗普说美朝领导人第二次会晤在美中期选举后举行
复兴号“进口博览会主题宣传列车”在沪首发
外交部发言人三方面驳斥美国“重建中国”论调
创新“加速跑”
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
(上接1版)
在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中实现全面振兴
锐意进取,展现新气象新担当新作为
大力提高我国自然灾害防治能力全面启动川藏铁路规划建设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服务贸易结构优化升级
第A03版:庆祝改革开放40年·特别报道
大连:开放扬起东北振兴龙头
开放结硕果 蓄势再出发
大连:高水平开放结出累累硕果
大连 激活高质量发展新动能
第A04版:综合新闻
“歌诗达·幸运号”首航大连港
我市将开展第二十八次回收家庭过期闲置药品公益活动
中国银行大连市分行与瓦房店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市公共行政服务中心与10家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研讨会 日前举行
2018年国际海底工程技术学术研讨会在海事大学召开
我市黑臭水体整治通过国家督查验收
2018大连秋季房交会明日启幕
2018·辽宁“转身向海”蓝海行动走进大连
各类工程建设项目审批时限大幅缩减
全力推进全程电子化登记改革
压缩房地产交易办税时间
“服务秘书”推进项目建设
第A05版:综合新闻
今年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
又一所九年一贯制希望学校在庄河投入使用
《华夏之美》文艺晚会日前举办
停水通知
2018中德“东西音乐汇流”音乐会昨晚奏响
守护心中的教育信仰
师爱是洒向心灵的阳光
非洲猪瘟防控知识问答
大连丰元文化推出“请ta看戏”公益活动
大连第二家公务机航空公司开始运行
第20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大连演出系列活动启动
第A06版:体育新闻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公告
封路通告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满10元返5元的活动来啦
李娜领跑国际网球名人堂网络票选
泳池“小花”集齐三色奖牌
首届中国帆船公开赛圆满落幕
中国体操队兵分两路最大化争取奥运资格
中国女排提前一轮进入六强
公告
通告
公告
第A07版:视觉·现场
李伟军:浓墨重彩书写蔚蓝之梦
广告
第A08版:文化·地理
刀兵过
国贸三十八层
考古人员抢救性发掘甘肃遇村遗址
牵驼俑:承载着史书无痕的唐三彩过往光彩
小小微生物破解2.5亿年前生物灭绝之谜

刀兵过

2018-10-11


    人民文学出版社

    老藤 著

    一部以辽河口绿苇红滩为背景的百年史诗画卷,一部近代以来湿地社会民俗的百科全书。

    消息报到戚书记那里,戚书记很不满意,传话给马治中,不抓个匪首回来,就等于没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戚书记没有锁定尉黑子,而是定位抓一个匪首。这个命令一下,玉虚观里的子虚便大祸临头了。

    事情也凑巧,搜查小分队路过玉虚观时,一个叫亮子的民兵认出了正在道观外浇菜的子虚。亮子发现这个道士有些面熟,回去想来想去想起这是当年劫道杀死自己舅舅的土匪野龙。亮子是二道沟人,当年跟舅舅去田庄台卖咸鱼干,回来时在苇地里遇到了野龙,亮子因为在镇上吃了一碗便宜馄饨坏了肚子,跑到苇丛里拉屎,舅舅蹲在小路上抽烟,这时野龙出现了。野龙如同一头豹子,从芦苇荡里跳出来,一把便从舅舅肩上抓去了褡裢。舅舅反应很快,扯住褡裢一头舍命不放,野龙手起刀横,便给舅舅抹了脖子,舅舅的鲜血喷射在黄色褡裢上,野龙拎着褡裢,四处望了望,若无其事地钻进芦苇荡。正是野龙四处张望的时候,亮子看清了这张恐怖的脸,多年来,这张脸常常把他从睡梦中惊醒,没想到,在玉虚观发现了这个杀害舅舅的凶手。

    亮子把玉虚观的发现报告冷松,冷松又惊又喜。她马上写了封信,命亮子速去县里向戚书记报告,自己则三步并作两步来找马治中。在马俊家,她扯着马治中的衣袖把他拉到院子里,悄悄把亮子的发现汇报给马治中,马治中张大的嘴好半天没有合上,目光似乎冻僵了一样痴痴地呆滞在眼窝里。冷松吓了一跳,问:“马队长怎么了?”马治中这才回过神儿来,清了清嗓子说:“此事要保密。”冷松道:“这事只有你我知道,我还写了封信让亮子骑马去县委报告,免得贻误军情。”马治中愣住了,他没想到冷松没经自己允许,就派亮子去了县委。思忖片刻,他吩咐冷松:“要稳住,切切不可打草惊蛇。我要亲自去县委向戚书记报告,请县委派人支援。”

    马治中心情复杂,他知道当年野龙在玉虚观杀鬼子的壮举,也知道野龙把自己的不义之财都用在了玉虚观的修缮上,野龙藏身玉虚观对于白鹤五子来说不是什么秘密,王先生在三圣祠上香仪式上曾经嘱咐过大家,说昔日之野龙已死,今日只有子虚而无野龙。野龙对九里有恩,对苇地有恩,对玉虚观有恩。这次回来抓土改,野龙的事他不是没想过,既然野龙已经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再去算旧账似乎已经没有价值,没想到自己组织的搜捕尉黑子的行动毫无结果,却意外网到了改名换姓的野龙。

    冷松睁大了眼睛问:“抓个漏网之鱼还用这么紧张?”马治中道:“野龙非等闲之辈,我们这些民兵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他一身功夫,快枪百步穿杨,飞刀把把夺命,我们还是谨慎为好。”冷松说:“我见过这个道士,没什么三头六臂。”马治中有些不快,“你知道什么,当年野龙在玉虚观一个人杀死好几个鬼子。”冷松“哦”了一声,看来是小瞧了这个野龙。

    马治中来找先生,他希望先生能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良策。

    王明鹤正在院子里给白鹤喂食,黄澄澄的玉米粒撒出去,两只白鹤却无动于衷,一直在发出凄厉的叫声,这种鸣叫让他感到周围的空气似乎被抽空,身体出现某种挤压感。王明鹤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警觉地回过头,发现神色紧张的马治中站在身后。马治中环视了一下周边,放低了声音说:“子虚道士被人认出来了,看来纸终究包不住火。”王明鹤愣了一下,转身将簸箕置于地上,冷静地对马治中道:“屋里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