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07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万水千山只等闲
习近平结束对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马葡萄牙国事访问并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回到北京
省委召开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暨“解放思想推动高质量发展大讨论”电视电话会议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我市转办第三十二批群众信访件23件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交办大连的第二十二批37件群众信访问题已办结34件
为企业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
农村中小学“暖校舍”改造让四万师生温暖过冬
营造公平环境就是对民营经济的最大支持
市委巡察组全面反馈十二届市委第三轮巡察情况
气温一路下滑 雪花继续飞舞
机场除雪上演“大片”
大连天气
第A02版:要闻
农村中小学“暖校舍”改造让四万师生温暖过冬
谭成旭会见瑞穗金融集团常务执行董事安原贵彦
(上接1版)
大连市对外公开辽宁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
解放思想抢抓机遇带领企业走好高质量发展之路
大连市文化产业协会成立
海事大学深入实施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
温泉旅游季在我市推广金石滩将建金汤博览园
我市办税服务厅全部达到“第三层级”
我市诞生首个通过“告知承诺制”环评审批项目
第A03版:专题
深化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依法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第A04版:要闻
市委巡察组全面反馈十二届市委第三轮巡察情况
用好纪律建设新标尺开辟管党治党新境界
大连铁警依法处置“霸座女”
辽渔集团2019“远洋”品牌春节海鲜订货会隆重举行
第A05版:解放思想推动高质量发展大讨论大实践活动
“一校两院”召开大讨论大实践活动动员部署会
市法院动员部署大讨论大实践活动
市现代农业生产发展服务中心全面开展大讨论大实践活动
市公安局召开大讨论大实践活动专题会议
营造公平环境就是对民营经济的最大支持
打开思想总开关精准对标精准施策在解放思想中厚植旅顺高质量发展基础
广告
第A06版:综合新闻
金普新区2019“项目浪潮年”全面启动
沙区法院成功审理我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案
降雪如约而至交通基本正常
深入推进加油加气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
其他区市县供热单位投诉电话量排行
大连市各区市县投诉量、办结率情况通报(供暖)
市内五区供热单位投诉电话量排行
广告
第A07版:国内新闻
万水千山只等闲
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片《闽宁镇》聚焦“闽宁模式”
澄清理由并立即释放
家庭“小账本”里的40年民生巨变
招标公告
行政处罚先行告知书送达公告
通 告
第A08版:综合新闻
中共大连市委关于建立市政府向市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的意见
中国民航首条对外空中大通道正式启用
“京师书法云教室”在瓦房店落地
主城区占道停车场停车费全部在线支付
泉水街道成立15周年地区人口增长20倍
解放军第967医院在大连成立
科学健康用盐社区行
让学生在生活记忆中感受改革开放巨变
第A09版:汽车时代
菱智M5EV续航里程增至350km
东风风行T5 用“芯”懂你
智能轿跑新SUV风光ix5驾到
广告
广告
广告
第A10版:文化·聚焦
“征稿”重现美好生活的处处感动
“展演”让幸福在家乡的土地绽放
航向亚马孙
无缝地带·戾焚
第A11版: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在辽宁
大连市群众信访举报转办和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一览表(第二十二批)
第A12版:体育新闻
中超诸强按兵不动静待新政降临
朱婷武大靖入围劳伦斯奖候选名单
孙杨等名将悉数出战
小将向鹏有望成为张继科的接班人
NBA猛龙胜76人
11月份我市水环境质量状况通报
放心!省心!!暖心!!!
分类信息

无缝地带·戾焚

2018-12-07

    金城出版社

    李枭 著

    本土作者李枭新作:多重身份的共产党员超级特工林重,日殖时期在泯灭人性之地“关东州”进行潜伏和抗日放火的孤独多面的间谍生涯。

    “可以,但是假如我能够成功地通知沈阳特委的人,你也要帮我做两件事。”

    “你这执行任务怎么还带附加条件呢?行,说吧。”林重说。

    “一,你要当我的面对着大海大喊三声林重是混蛋;二,你要给我解释清楚当年我从上海离开的那天让你去咖啡馆找我,你为什么没去。”

    “你怎么还像小孩一样?好,我答应你。”林重又问,“咱们放火和爆破需要的一切物资准备好了吗?”

    “早就运来了,都在仓库里。”

    “我觉得有必要再租个做实验用的房子,把一些物资运来。”林重说,“这么多化学品放在一个地方太不安全了。咱们的经费够不够?”

    “经费有限,勉强能应付。不够可以从我这里拿。”

    “哦,忘了你爸是大资本家了。”林重发动汽车揶揄道。柳若诚举起拳头想捣林重一下,却忽然觉得不合适。眼前这个自己一直深爱着的男人,已经从当年象牙塔里稚气未脱的少年,变成了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已婚男人。两人的命运在大学中相遇,却又在之后的日子中阴差阳错地分离了。现在这个男人又坐在自己的身旁,命运的神奇和潜在的必然性让自己觉得可笑,如果不是命运的捉弄,他的妻子应该是自己,而自己无论怎么跟他闹都会很自然。

    柳若诚又说道,“房子有现成的,是以前共产国际的一位朋友买下的,原本想做别的用处,但一直闲置。他现在回苏联了。”

    “房本上写的谁的名字?”

    “一个不存在的满洲人。”

    “那就好。”

    林重把车开到离苏联领事馆还有一条街的距离,看了看表对柳若诚说道:“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你。”

    过了十几分钟,柳若诚从苏联领事馆出来,带着笑容上车就说:“问到了一个沈阳特委负责人的电话,但刚才我借馆里的电话打了一下,没人接。”

    “那你乐什么?”

    “怎么不能乐?等打通了不就能通知他们了吗?”柳若诚疑惑道。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到明早还是没人接呢?”

    “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太小了吧?”

    “我们不能因为某种概率小,就把它排除,我们不但要为百分之九十九可能发生的概率做好应对的办法,还要准备应对那百分之一不可能发生的概率。”

    他的心还是那么细,柳若诚这下不说话了。林重想了想又说:“我回警察部。如果在我出发去沈阳之前你联系上他了,给我打个电话,就说你给我孩子买了新衣服,让我抽空去拿。如果没联系上,就别给我打电话了,你就守在电话旁边,一直给他打电话。”

    “你什么时候出发?”

    “不知道。这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主要看神谷川和那个吴小松了。”

    “可是如果像你说得那样,到明早还是联系不上他们呢?”

    “那就祝他们好运吧!”林重默默地看着窗外的天空,半晌又说,“带我去仓库,我拿些以防万一的东西,想办法推迟一下到沈阳的时间。”

    两人去仓库拿了一瓶装在水中的白磷和一瓶二硫化碳。林重把柳若诚送回去之后,路过一个建筑工地,下车找了一颗生锈的铁钉,这才回到警察部。

    得知神谷川还没回来,林重回到办公室把门锁上,坐在办公桌前把白磷小心翼翼地倒进二硫化碳里,摇了摇瓶里的溶液。他又把铁钉掰弯,看着这些东西出神。

    林重觉得现在防洪大堤出现了一个缺口,流出去的洪水已经收不回来了,当务之急是怎样把缺口堵上,如果不抓到那个叛徒,大连特委无疑会面临更大的损失。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