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16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导读
导 读
坚持罪刑法定、证据裁判、疑罪从无
以整改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大连造”新一代中低速磁浮车在沪动态调试
牢牢把握党组工作的重大政治原则
让时尚与懂时尚的大连人“共振”
发布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预防犯罪工作条例》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
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
第A02版:要闻
牢牢把握党组工作的重大政治原则
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
第A03版:要闻
停水通知
大连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长李超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共读一本书”大连百日阅读活动在中山区中心小学启幕
热心人在奉献中快乐自己
老虎滩开展跨海空中索道救援演练
图片新闻
市政协首次开展远程协商
市人大常委会召开第十九次主任会议
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一季度工作总结暨二季度任务部署会
(上接1版)
阿拉善SEE大辽项目中心落户大连
中小型制造企业迎来转型升级新佳期减税降费给民营经济“松绑”“解套”
第A04版:时尚宣言
听证公告
大连普湾经济区规划建设局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注销通告
如何让大连时装周平台“长出”更多新锐设计师
作为大连人我很骄傲
女秀导郑丽
让时尚与懂时尚的大连人“共振”
分类信息
第A05版:体育新闻·生活零距离
生闷气 压力大 没哺乳都易得乳腺癌
出现啥症状要怀疑肺癌
今天挂大连市妇幼保健院专家号
丽霞帮你挂号
人为什么会得癌症如何预防治疗才有效?
老虎伍兹王者归来
法国夺得首届国际足联电竞国家杯
新援集体爆发 态度转变积极
第A06版:文化·周记
奇迹之夏
最后的抵抗
大英博物馆展出蒙克版画
《三个和尚》《天书奇谭》作者包蕾纪念文集在沪首发
国家大剧院歌剧节·2019揭幕
周言论
《调音师》:跌宕波折的人性音准与人生曲调
第A07版:V新闻·畅游大连
《抽象艺术展》亮相我市
加格达奇通航大连 南北互动助振兴
大连(旅顺)樱花节将于19日开幕
大连市篮球二、三级裁判员培训班在体育中心举行
徜徉花海 聆听鸟鸣
辽师十六公寓餐厅要C位出道?
大连旅游集散中心
第A08版:健康天地
与癌细胞交战一辈子的老中医:王琳
教你读懂心脑血管的“小心思”
大医二院引领“机器人手术精准微创”新趋势
■讲座
空中救援争分夺秒极速护航打造绿色生命线
防癌重点在预防

奇迹之夏

2019-04-16

    大连出版社  马传思 著

    少年阿星遭遇系列离奇事件,随着阿星一步步探寻真相,最后他居然发现一个关于史前文明的骇人秘密,他又该如何去面对?少儿科幻作家马传思的又一力作。

    婆婆说得没错,一场地震会改变很多事情,只不过我们还不知道。

    阿星把水桶搁回原来的位置。这时他才注意到,在他做这些事时,大白鹅正蹲在一旁的鹅舍里,伸长了脖子,好奇地盯着他。

    第三天一大早,阿星背上了早就准备好的旅行包,推着自行车出门去了——前一个晚上,他和两个伙伴已经约好了,早上六点半在运动场汇合;然后一起骑车出发。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骑行,他们来到了野人沟入口处一道平缓的斜坡下。

    他们把自行车停在树荫下,从车上卸下旅行包,背在背上,顺着小路爬上了斜坡。野人沟就在斜坡的另一侧。

    在这片郁郁葱葱的群山之中,野人沟实在是一个很另类的存在——长约两三千米的峡谷中,居然几乎寸草不生,到处怪石嶙峋。

    看着遍布沟底的那些千奇百怪的石头,阿星不由得浮想联翩:“说不定,这些石头是一群被时间遗忘了的怪物,几十亿年来,它们一直在这里睡眠,等着有人过来,然后它们就纷纷唱着歌苏醒过来了!”

    这个想法让他自己吓了一跳,他赶紧摇摇头,把这个幼稚的念头从脑海中赶出去。这时,他留意到谷底出现的一些异常现象:有些褶皱和隆起的痕迹还很新。看来,一定是那场地震的“杰作”。

    阿星将目光从野人沟收回,又放眼朝远方望去——群山如海,簇拥着雾灵山的主峰,仿佛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在天地间舒展开来。

    阿星望了很久,但他没有看到山顶上发出的亮光。

    阿星还在观望时,一旁的李小雷已经把背包打开了,从里面掏出一把形状奇特的铲子。然后招呼了一声,带头顺着斜坡朝谷底走去。

    他们在野人沟四处搜寻翻找。特别是李小雷,每看到一块裸露出的红褐色石块,就拿着铲子跑过去,在它周围猛挖一阵子,似乎他压根不是在挖化石,而是准备挖出个吓死人的大坑。看他干得热火朝天的劲头,阿星都不好意思提醒他:照这样粗暴的挖法,就算真的有什么化石,也被毁掉了。

    他们几乎把整片山谷都搜遍了,什么收获都没有;倒是昕宇,被草丛里蹿出的一只野兔吓了一跳,差点跌坐在地上。“表叔真的说有恐龙头骨吗?”昕宇一边摸着屁股站起身,一边问李小雷。“这个……他也没说一定有,而是说……可能有。”李小雷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笑了笑说道。

    “老天啊!我怎么那么轻易就相信了你的话?我应该找表叔确认一下的!”昕宇夸张地唉声叹气起来。

    “就算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也没关系,当作来游玩一趟好了。”阿星插了一句话,伸手指了指前方的峭壁,“我们再到那里去看看!”

    他们继续前行,来到了野人沟尽头的那两扇峭壁跟前。

    “你们看,起雾了!”走在最前面的昕宇突然大喊一声,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峡谷深处。

    阿星抬头望去——果真,一团迷蒙的雾气正在峡谷深处升起,缓缓地朝这头涌过来。

    “这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雾气呢?”李小雷神情变得有些严肃。

    “不、不会真的有什么吃人的山妖树精吧?”昕宇畏畏缩缩地说道。

    阿星抬起头:太阳还高高地挂在头顶,蓝得像宝石一样的天上,几抹淡淡的云彩随意地飘着。他突然想起了赫拉婆婆讲过的故事,在她的故事里,也曾出现过这种现象。

    “咱们去瞧瞧,看看雾气到底从哪里涌过来的!”李小雷说着,挥着手上的铲子,带头朝雾气弥漫的峡谷深处走了过去。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