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4日 星期一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强化自我修炼 自我约束自我塑造 清正廉洁作表率
推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走深走心走实
我省高考分数线公布
啤酒节7月25日至8月5日举办
我市跨省跨地域成功破获特大组织领导传销案
全市双拥一盘棋 奏响“创城”集结号
我市农村三项重要改革走在全省前列
以更高的政治站位更强的责任担当推动主题教育专项整治取得实效
首份夏季达沃斯参会企业大数据报告出炉
“大连引力”形成对外经贸交流合作强大磁场
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
散播谬论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态度
习近平将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四次峰会
第A02版:要闻
华为美国公司起诉美商务部
散播谬论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态度
“三大转变”撑起振兴新局
《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
第A03版:要闻
(上接1版)
全市统一战线举行“不忘初心、携手前进”主题徒步活动
(上接1版)
我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扎实有效
市政府召开第五十次常务会议
(上接1版)
建行ETC
第A04版:"连"通世界 共创未来
2019大连夏季达沃斯年会期间实行道路交通限行措施控制机动车污染排放的通告
杨程:达沃斯让大连京剧院声名远播
首份夏季达沃斯参会企业大数据报告出炉
“微笑达沃斯”大连500名志愿者整装待发
“大连引力”形成对外经贸交流合作强大磁场
深耕日韩经贸合作 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
第A05版:综合新闻
大连医疗精准帮扶“赋能”青海
我市跨省跨地域成功破获特大组织领导传销案
大连市生物教研活动将中学生物课堂搬到校园外
精准解读人社政策优质高效服务在连日企
上半年市政道路维修工程已按既定计划完成
7月1日起办理普通护照和往来港澳通行证收费将降低
全市双拥一盘棋 奏响“创城”集结号
我市农村三项重要改革走在全省前列
第A06版:综合新闻·体育新闻
委内瑞拉胜玻利维亚
巴西五球大胜秘鲁队
中国队获第四名
崔康熙:没有赢球太可惜
大连一方2∶2憾平天津天海
中超外援建功
市首届“工匠杯”职工技能竞赛开赛
图片新闻
关于2019大连夏季达沃斯年会期间在东港商务区、人民路周边等部分区域实施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
我市交警和城管联合清理整治占道停车乱象
专业化产地市场提升大连大樱桃“续航能力”
第A07版:V新闻
大连夜色撩人醉有你参与更动人
未成年人纹身该管管了
瓜果飘香六月天 露地草莓摘正酣
赛事 演出 活动预告
中国女足代表队在体育中心备战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
满50立减15躺着也能修手机换电池
分类信息
第A08版:文化·平台
蓝湾之上
最后的抵抗
征文
簾外夕阳斜
《蜘蛛侠:英雄远征》:史诗决战一触即发
170幅作品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写给海的女儿
起点

最后的抵抗

2019-06-24

    太白文艺出版社 宿巍 著

    本书写了南宋和蒙古之间长达45年之久的攻防战争,还原了两个政权之间的生死较量,这场残酷的战争留给我们太多的故事和思考。

    宋理宗认为成都得失关系全局安危,命令四川制置使蒲择之出兵反击夺回成都。

    蒲择之派都统杨大渊率军守剑门关,阻击从北面增援的蒙古援兵;派大将刘整、都元帅段元鉴率军防守灵泉山城、箭滩渡(今遂宁东涪江渡口),阻击从东面来援的蒙古兵;蒲择之亲自率领宋军主力围攻成都。

    当时纽璘已经从夔门回师合州,想引军西进与成都蒙军阿答胡部会合,却在箭滩渡被宋军刘整部挡住,两军整整激战了一天,蒙军才突破宋军防线。纽璘部将石抹按只率蒙古汉军攻上灵泉山,大败宋军,宋军都统韩勇战死,守军溃散。纽璘率军长驱直入,进入成都。

    这时成都正被宋军围困,蒙军守城主帅阿答胡已死,诸将于是推举纽璘为帅据城坚守。

    五月,成都突降暴风骤雨,之后霖雨绵绵,地面泥泞。纽璘决定乘机突围,与前来增援的汪德臣率领的蒙军内外夹击,击败蒲择之率领的宋军。

    纽璘率军乘胜进兵围困云顶山城。云顶山城因山为势,利用天然峭壁做城垣,城垣处于缓坡的统一加筑“一字墙”。山城周围有八座城门,全都建在悬崖陡坎之上,居高临下,易守难攻。传说三国时诸葛亮曾在云顶山上屯兵驻守。南宋的成都府就在云顶山城里,当初余玠在蜀地时就将四川的州府全都搬进了附近的山城。

    强敌压境,守将姚世安张皇失措。他本来就是靠着有宰相谢方叔的后台上位的、文不能提笔武不能挺枪的草包一个,这时饭桶本色暴露无遗,全然不会守城调度。纽璘部将彻理率兵由水门刚一登墙,守将姚世安就吓破了胆,乖乖投降了。

    四年前,就是这个姚世安勾结宰相谢方叔诬告余玠,直接导致余玠被免职忧郁而死,如今又是他做了可耻的叛徒。因为他的投降,西川很多州县都望风投降。如果险固的云顶山城都挡不住蒙古人,那么其他地方就更守不住了。姚世安的叛变投敌使四川宋军被迫后撤。

    纽璘令部将拜延八都鲁、刘黑马率兵五千守成都,自率一万五千人,对外号称五万,战船两百艘,以降将张威所部五百人做先锋,水陆并进,经简州(今简阳西北),沿内江水(今沱江)入长江,直逼重庆。蒙军再分兵两路而进:千户暗都剌率水师顺内江水而下,纽璘率领步骑兵向南进军。宋军在泸州用战船五百艘封锁江面渡口。长于水战的将领石抹按只带着仅有的七艘战船向其冲击,步骑鼓噪而进,击败宋军,顺江东下。宋军主帅蒲择之派兵分道截击,但没有挡住。纽璘军顺利进至涪州(今涪陵),并建造浮桥,在浮桥南北屯集重兵,阻击宋军援兵。

    纽璘入蜀后充分发挥了蒙古骑兵机动迅速的优势,转战四川,深入四川腹地,牵制了大量宋军,为蒙哥东进打开了进军通道。

    奉命攻击京湖的塔察儿和从云南出击的兀良合台的运气就没有纽璘那么好了。

    1257年秋,塔察儿率军围攻樊城数月,就是打不下樊城。文蔚的蒙古汉军半夜造桥渡河,一度攻下外城,但在宋军的顽强固守下始终攻不下内城。加上连绵的秋雨,塔察儿也打不下去了,被迫返回自己的营地。蒙哥汗对此非常愤怒。月儿弯弯照九州,有人欢喜有人愁。发愁的是塔察儿,幸运的却是忽必烈。塔察儿的糟糕战绩成全了忽必烈,后者得以复出,再次得到重用。

    节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