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31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获颁特别贡献奖 日均客流近万
海事大青年志愿者:书写新时代志愿服务新篇章
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把调研成果转化为实际工作成效
干事创业敢担当 为民服务解难题
降雨缓解北部地区农业旱情
谭作钧谭成旭会见新加坡经贸代表团一行
“我和祖国共成长”大连首届网络短视频大赛启动
军民鱼水情深 双拥再谱新篇
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 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
就当前经济形势和下半年经济工作中共中央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
第A02版:要闻
亿万人民的奋斗史诗
(上接1版)
8月新规将走进你我生活
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
第A03版:要闻
带动一方的百姓和娃娃们了解海洋
在世界上率先完成蛤仔全基因组精细图谱
市群团组织综合服务中心党委、纪委组建成立
(上接1版)
(上接1版)
高新区300家强制分类单位垃圾分类全部完成
大连市军人军属法律援助律师团成立并启用
虎滩特别献礼给最可爱的人
发现王国推出军人免费游园活动
“海防玫瑰”新时代开更盛
军民鱼水情深 双拥再谱新篇
第A04版:综合新闻
致远路(小棉线)封路通告
金峡路(苏大线)封闭道路延期通告
保险事项变更公告
大连杂技团两作品获全国杂技展演优秀节目奖
渤海银行与辽宁忠旺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大连礼物·大连名品”遴选等你参与
BAC中国在大连正式启动运营
市侨联市贸促会联手助力企业顺利出口
我市依托“认证”发展有机农业
干事创业敢担当 为民服务解难题
广告
广告
第A05版:社会新闻
广发银行助力华为钱包服务新升级打造便民金融新体验
超2万亿元!中信银行零售业务站上新台阶“数字化+开放平台思维”助力中信零售创造新奇迹
工行大连分行助力我市民营小微企业快速发展
第三届中国人寿·广发银行“自在卡杯”全国广场舞大赛大连赛区决赛完美收官
工银智能卫士智防控 慧安全
别再摸黑洗海澡了,当心被蜇!
鸟类专家直击“鹭妈妈”大爱一幕
图片新闻
大连海关首次检出输入性基孔肯雅热病例
关于向贵州六盘水市水城县“7·23”特大山体滑坡灾区开展捐赠的紧急呼吁
我市拟出台“黑榜”工地和违法渣土运输车联合惩戒机制
第A06版:体育新闻·生活零距离
投资者如何识别“李鬼”券商?
犹豫期办理退保细节要清楚
信用卡风险不可小视
8月份全市体育赛事活动一览
全国二青会棒球决赛在我市落幕
一方8月19日主场战申花
三支球队入驻市足球青训基地
第A07版:V新闻
《蓝湾之上》
《幽微的人性》
退役军人可“免试免费”就读省内48所高职院校
老人公交车突发心梗 医生从“死神”手中抢回生命
多媒体皮影剧《花木兰》今晚亮相大剧院
就想告诉你坐地铁能得红包
农副产品价格以降为主
大连靠脸生存不完全手册来了
第A08版:广告
广告

《幽微的人性》

2019-07-31


    北京联合出版社 李玫瑾 著

    揭秘犯罪人心理成因,谋划青少年心理教育。作者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长期从事犯罪心理和青少年心理问题研究。

    我说,错了,不是画的都一样,是这类犯罪人就长这样。

    窦文涛:都是同一类脸型?

    陈丹青:什么样的?

    李玫瑾:尖下巴,小细眼,嘴唇厚。

    陈丹青:这有意思。

    李玫瑾:人家都说他怎么画的都一样,其实是这类人有相像的地方。

    窦文涛:陈丹青老师,公安局常说一个罪犯长什么模样,你要是去画,能比他们画得更像吗?

    陈丹青:不一定,那是一种经验,我也得画好久才能慢慢进入情况。

    窦文涛:我觉得很难,比如同样是说这人眼睛大,那细微处还有多少个不同啊!

    陈丹青:对,那有一百种画法。

    李玫瑾:我们这个同行画像能像到什么程度呢?他先听被害人讲述,然后画出犯罪人的体征,再让被害人看哪张最像,在这基础上再改,改完以后给刑侦人员,他们就拿着这个走街串巷去查。有一个被害人看到画像以后,眼泪唰地就下来了,虽然时隔好几年了。她说如果在什么地方再稍微宽一点,眼角再长一点点,下巴再稍微怎么一点点,那就更像了。这种对人物的刻画,他是听完描述以后把它变成一个心象,然后再画出来,我觉得也很厉害。

    窦文涛:这跟画家相通吗?

    陈丹青:在古代真是要靠画像,比如把伍子胥的像搁在城墙头。在人类还没有现代传媒以前,绘画是很重要的。

    窦文涛:现在有了现代传媒都不用画画了,直接就用图片。

    陈丹青:还是有,是电脑做的,更精确,但我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社会自身有一种循环的东西

    陈丹青:我曾经有过一个念头,还存了好几年,就是我蛮想进监狱去画犯人。

    窦文涛:为什么?

    陈丹青:并不是因为心理的原因,而是死刑犯或者被判刑二十年的人,他们的脸有意思,我们寻常看到的脸太平庸。

    窦文涛:你怎么知道死刑犯的脸一定不平庸呢?

    陈丹青:我在电视节目和照片上看过死刑犯的脸,我自以为敏感到可以分别出那么一点点,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而且是怎么个死法,但我后来不忍心去画。有人帮我跟监狱联系了,他们说可以,但是我后来就放弃这个计划了。

    窦文涛:不忍心?

    陈丹青:是。我觉得你从外面来,你是自由的,然后你要求给他画画,就是不平等嘛。

    窦文涛:你这心思有点跟李老师相通。我注意到她研究犯罪心理,有时候对罪犯也有作为人的那种理解甚至是同情。

    李玫瑾:很多时候我们看起来各不相干,但其实社会自身有一种循环的东西。什么叫循环呢?大家彼此都很冷漠,都很冷酷无情,那最后你得到的一定是这个。如果我们大家都有善意,在尽可能的范围内释放我们的善意,大家会很舒服的。就像德国柏林墙被推翻之前,有一个人翻墙过去,被士兵开枪打死了,后来法庭审判时,法官说:“你可以开枪,但你应该向上一点点。”这位法官给了我们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就是精神的东西。我认为,如果我们都善一点,有什么不行呢?

    窦文涛:对罪犯、对杀人狂也讲善意吗?

    李玫瑾:对,一样。我刚开始研究犯罪问题时也不能理解,那时也读一些西方的法律思想,诸如“毒树之果”①“无罪推定”等原则,我就在想:他们为什么这么向着犯罪人,有那么多规则却没有一个是帮助被害人的,全是在帮助被告人?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