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7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全力守护“大连蓝”
导读
在改进作风中提升服务保障水平
“推动高质量发展调研行”采访团来连采访
聚焦重点任务 强化工作落实推动我市“一带一路”建设再上新台阶
金普新区两万“八大群体”职工加入工会大家庭
“2019年水下机器人目标抓取大赛”落幕
从“温饱型”消费进化到“质量型”消费
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发挥优势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
18个自贸试验区构筑开放新版图
一个也不能少
习近平向2019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致贺信
广告
第A02版:要闻
进口药 创新药 网络售药
外交部:美国芬太尼泛滥危机根源不在中方
今年前7个月国有企业利润同比增长7.3%
中国批准与斯里兰卡和越南引渡条约
(上接1版)
为高校和科研院所法人赋权减负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
一个也不能少
第A03版:要闻
《幽微的人性》
《战国红》
(上接1版)
“人工智能与水下机器人高峰论坛”和“中国多媒体技术大会”在连开幕
不良习惯不拘小节行为将被禁止公民文明行为实行信用积分制度
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
坚持绿色发展理念 推进现代农业发展
(上接1版)
(上接1版)
市政府召开第五十六次常务会议
第A04版:综合新闻
抗灾路上急先锋 众志成城保平安
停水通知
“调理肉制品”竟标识为“速冻牛肉”
南美树懒在连完成隔离检疫
“期待明年再来,取得更好的成绩!”
大连市民9月游衢州可享景区门票全免
大连民间文艺山花烂漫众人点赞
在改进作风中提升服务保障水平
第A05版:专题
郑晓群:善待生命 用真心换得患者信任
大数据产业:为大连经济增长赋能
大连市推进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条例(草案)
第A06版:体育新闻
莱比锡提前续约维尔纳
世界龙舟锦标赛中国队获两项冠军
离婚约定房屋归另一方所有应办理变更登记
张军总结国羽得失成绩不理想 憋着一股劲
中国马术青少年U系列赛大连站在普兰店区举行
“新”国足能否带来新生机?
羽毛球世锦赛收官郑思维/黄雅琼混双夺冠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广告
拍卖公告
第A07版:观点生活零距离
今天挂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专家号
是啥原因让我长了黄褐斑
心平气和饮食得当秋天就要“收”
拔罐 是哪儿疼拔哪儿吗
邻里互夸表真情
积极推进大连夜经济示范点建设
大连发展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第A08版:健康天地
神谷专家教您平稳度过
中山医院耳鼻喉科利用鼻内镜技术治疗眶尖肿瘤
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让患者转危为安
市中心医院召开中德左心耳封堵国际交流研讨会
大医二院“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取得新突破
大医一院获“人文爱心科室”、“白求恩式好医生”荣誉称号
警惕甜蜜的杀手——添加糖
第T01版:改革开放
用奋斗书写改革开放新的“光辉岁月”
第T02版: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给大连人带来巨大红利从“温饱型”消费进化到“质量型”消费
波澜壮阔40余载改革开放路上大连步履坚定
第T03版:改革开放
大连“水碗”背后的故事
第T04版:改革开放
广告

《幽微的人性》

2019-08-27


     北京联合出版社 李玫瑾 著

    揭秘犯罪人心理成因,谋划青少年心理教育。作者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长期从事犯罪心理和青少年心理问题研究。

    怎么回事呢?他爹不行了,插着各种管子,最后全家悲痛地做出决定,就是拔了这些管子,让他安乐去往天国吧。结果把这些东西拔完了,他爹醒过来了,还坐起来说饿得不行了,后来又活了好长日子。原来是药把他拿住了,因为给他输了各种药嘛,结果他想说话说不出来,饿了也说不出来。我朋友就要打官司,说:“这叫什么治病啊?!”我们现在过度医疗是很多的,这就是典型的过度医疗。我跟朋友说:“你这告不了,你听我的,别瞎告。你说你什么诉求啊?你爹是拔了管子,可他好起来了,对不对?”但是,他愤怒得不行。他为什么愤怒呢?当然,他是一个有知识、有钱的人,不会冲上去闹事。但是,如果他是一个没知识、没钱的人,他就会闹事,对不对?

    窦文涛:他归咎于这个的话,那医生成凶手了,是吧?我老觉得这个跟丧失亲人的痛苦需要宣泄有关。而且就像你说的,医患之间知识不对等,你要是怀疑医生的话,你可以找出太多理由来,比如他某一次用的药该用不该用,这就很容易激起怨愤,再加上你本身就有悲伤。

    马未都:还有就是迁怒。我认为各种不平等的事件反复出现,这个人除了在医疗这儿直接发生问题,他可能还遇到一些其他的问题,就全在这儿爆发了。伤医事件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狠,导致现在医生联合起来去做这种反暴力的呼吁。我觉得这个不是我们今天在这里谈谈就能解决的,应该是国家要有一个全盘考虑。

    很多伤医事件都跟鼻炎有关

    马未都:为什么说病特别可怕呢?我告诉你,病有一个特征,就是它不管你地位高低,不管你是否贫穷,不管你是否富有,一分钟以后它就来,所以大家都恐惧,这很正常。

    窦文涛:那天我看一部去古巴采访的纪录片,听见古巴卫生部的一个讲话就开心了。那个人说:“看病为什么要花钱?”这是一个很朴实的问题。您怎么看这事?

    李玫瑾:看病要花钱,我觉得这个还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药毕竟有一个成本,它还有一个开发研制的问题。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特点,就是很多伤医事件都跟鼻炎有关?我刚才说伤医事件频发问题一共有三个角度,第一个是我们医疗体制的问题,第二个是社会公众对待生命的态度问题,第三个就是医生在治疗过程中,比如我治你鼻子就光治鼻子,而忽略了其他的事情。因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人的知、情、意,也就是认识、情绪情感和意识活动,这三者的起点其实都起源于人的感官活动,比如说认识起源于感知觉,情绪起源于体验,意识则在于能不能觉知,有觉知就有意识。人体的眼、耳、鼻、舌、身是相通的,比如鼻子和嗓子是通的,鼻子和耳朵也是通的。我记得我在20世纪90年代得了过敏性鼻炎,有一个女大夫跟我说南方有一种治疗方式,就是把鼻子里头的一根神经切断,就不会再有这个过敏问题了。我回去一问我父亲,他就说千万不要做,这是三叉神经,这个地方的神经很微妙,你不要随便给它割断了。我觉得我父亲就是有哲学眼光,他这个建议让我记忆深刻。后来我看某市砍杀医生的那个病人①,当时央视做了一个采访,他就说自己做完这个手术以后,每天都不能入睡,必须把一个笔帽两头弄通后插在鼻子里才能通气。所以有大夫说,这种感觉在器官上是查不出问题的,它是神经问题。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