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7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全力守护“大连蓝”
导读
在改进作风中提升服务保障水平
“推动高质量发展调研行”采访团来连采访
聚焦重点任务 强化工作落实推动我市“一带一路”建设再上新台阶
金普新区两万“八大群体”职工加入工会大家庭
“2019年水下机器人目标抓取大赛”落幕
从“温饱型”消费进化到“质量型”消费
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发挥优势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
18个自贸试验区构筑开放新版图
一个也不能少
习近平向2019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致贺信
广告
第A02版:要闻
进口药 创新药 网络售药
外交部:美国芬太尼泛滥危机根源不在中方
今年前7个月国有企业利润同比增长7.3%
中国批准与斯里兰卡和越南引渡条约
(上接1版)
为高校和科研院所法人赋权减负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
一个也不能少
第A03版:要闻
《幽微的人性》
《战国红》
(上接1版)
“人工智能与水下机器人高峰论坛”和“中国多媒体技术大会”在连开幕
不良习惯不拘小节行为将被禁止公民文明行为实行信用积分制度
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
坚持绿色发展理念 推进现代农业发展
(上接1版)
(上接1版)
市政府召开第五十六次常务会议
第A04版:综合新闻
抗灾路上急先锋 众志成城保平安
停水通知
“调理肉制品”竟标识为“速冻牛肉”
南美树懒在连完成隔离检疫
“期待明年再来,取得更好的成绩!”
大连市民9月游衢州可享景区门票全免
大连民间文艺山花烂漫众人点赞
在改进作风中提升服务保障水平
第A05版:专题
郑晓群:善待生命 用真心换得患者信任
大数据产业:为大连经济增长赋能
大连市推进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条例(草案)
第A06版:体育新闻
莱比锡提前续约维尔纳
世界龙舟锦标赛中国队获两项冠军
离婚约定房屋归另一方所有应办理变更登记
张军总结国羽得失成绩不理想 憋着一股劲
中国马术青少年U系列赛大连站在普兰店区举行
“新”国足能否带来新生机?
羽毛球世锦赛收官郑思维/黄雅琼混双夺冠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广告
拍卖公告
第A07版:观点生活零距离
今天挂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专家号
是啥原因让我长了黄褐斑
心平气和饮食得当秋天就要“收”
拔罐 是哪儿疼拔哪儿吗
邻里互夸表真情
积极推进大连夜经济示范点建设
大连发展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第A08版:健康天地
神谷专家教您平稳度过
中山医院耳鼻喉科利用鼻内镜技术治疗眶尖肿瘤
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让患者转危为安
市中心医院召开中德左心耳封堵国际交流研讨会
大医二院“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取得新突破
大医一院获“人文爱心科室”、“白求恩式好医生”荣誉称号
警惕甜蜜的杀手——添加糖
第T01版:改革开放
用奋斗书写改革开放新的“光辉岁月”
第T02版: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给大连人带来巨大红利从“温饱型”消费进化到“质量型”消费
波澜壮阔40余载改革开放路上大连步履坚定
第T03版:改革开放
大连“水碗”背后的故事
第T04版:改革开放
广告

《战国红》

2019-08-27


    春风文艺出版社 老 藤 著

    这是老藤最新力作,它是辽宁首部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长篇小说。为扶贫干部立传、画像、明德,一部全景式乡村精准扶贫工作画卷。

    杏儿当时就想,柳城男人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脚,记得娘说过一句话:脚大站得稳。这个一袭白衣的男人一定很稳。那时,小广场还是一片叫喇嘛台的废墟,废墟甚至高过西面和北面的民房,废墟上长满杂草灌木,喇嘛台南面是一块沙化荒地,五只白鹅就在荒地上吃草。

    海奇走近楸子树的时候,小白显然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呱呱叫了几声后便伸长脖颈,贴着地面蛇一样扑过来。海奇很灵敏,用一个三级跳远的动作摆脱了大鹅的袭击,跳到井台上。杏儿喝退了小白,扭头说:“一个大男人,被只鹅吓成这样。”

    海奇扑扑裤脚的尘土,有些腼腆地说:“我长这么大,还没被大鹅啄过呢。”

    杏儿扑哧一声笑了,掩着嘴不再说话。

    “我叫海奇,是新来的驻村干部,小姑娘,村支书汪六叔家在哪里?”

    杏儿有些不悦。谁是小姑娘?十八岁是大姑娘了。她指了指北面一处青瓦房道:“院子有只毛驴的那家就是。”

    杏儿的指示已经很清楚,村支书汪六叔家就在喇嘛眼正北面,院子里拴着一头五白一黑的毛驴。二十多年前汪六叔被选为村支书,至今还是支书、主任一肩挑。

    问清了路,海奇却没有走的意思,在井台边坐下。七月天很热,海奇拉开白夹克拉链,露出贴身的白背心。杏儿发现海奇的白夹克面料很薄,像丝绸,再看看自己,是厚厚的牛仔装,一点清爽感没有。

    “天好热!”海奇抬头看了看楸子树,“咦,这树荫怎么格外凉快?”

    杏儿有些好笑,心想,那么大一双眼睛,难道看不见这里有眼井吗?她向井口努努嘴,道:“那儿出凉气。”

    海奇探出身子朝井下看看,井有几丈深,井口镶石处有井绳经年累月勒出的凹槽,井壁上长满青苔,井水深邃,能当镜子用。井口向外冒着丝丝凉气,难怪这个小姑娘会坐在这里,有树荫,有凉气,是个纳凉的好地方。“这井口怎么那么多凹槽?”海奇问。“三百岁的井,经年累月井绳勒的。”海奇感到了稀奇:“三百岁?是眼古井了。”

    “那当然,它能前看五百年,后看五百年,村民叫它喇嘛眼。”

    海奇点点头,原来村民把一口古井当成了生活的镜子。他问了杏儿的名字,递过一张名片,道:“明个起,我就是柳城村民了,请多多关照。”

    杏儿从来没接受过名片,双手接过名片不知该放到哪里,就一直握在手上。海奇说本来应该明天由乡干部送来,心里急,就提前一天自己来了。

    “我叫杏儿。”杏儿介绍完自己的名字,不知再说什么,看一眼前面五只鹅,接着说,“刚才啄你的那只鹅叫小白。”“小白好精神!”海奇说。

    就这样,海奇和杏儿相识了,海奇午饭后会到楸子树下画画,杏儿则几乎每个晌午都到喇嘛眼来放鹅,也难怪,村里除了这个青石砌成的井台,再无好去处,这里有冒着丝丝凉气的井,有楸子树,还有两条青石凳,长满青草的喇嘛台有一种起伏感,像城市公园故意造就的丘陵。在全县农村通上网络后,杏儿买了一部国产手机,通过手机微信加入了一个名字叫“诗与远方”的微信群,群里大都是痴迷写诗的文友,有的文友写了几十年,却始终痴心不改,乐此不疲。在网络上杏儿很佩服闺密李青,李青是有名的网红,八万粉丝尽是铁粉。

    海奇画油画,画板、调色板、画刀、画铲、一大堆牙膏样的油彩、大大小小的画笔,杏儿对这些工具颇感陌生,画个画还需要这么多工具?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