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9日 星期四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美耀滨城 时尚大连
一群人 一辈子 一件事
40万元慈善助学款圆贫困学子大学梦
“精准扶贫圆梦行动”资助226名贫困生
守初心 悟初心 践行初心
社保降费“红包”为企业减负担卸包袱
大连自贸片区七举措开全国基础教育公办学校改革先河
市委常委班子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专题民主生活会
行动起来:共同呵护好孩子们的眼睛
习近平会见乌兹别克斯坦总理阿里波夫
习近平接受外国新任驻华大使递交国书
第A02版:要闻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连周水子机场海关公 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连周水子机场海关公 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连周水子机场海关公 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连周水子机场海关公 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连周水子机场海关公 告
公 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连周水子机场海关公 告
在世界大变局中奋进新时代
我国全面实施个人所得税申报信用承诺制
部署深化放管结合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决定再取消一批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
行动起来:共同呵护好孩子们的眼睛
第A03版:综合新闻
陈东:坚守初心 做一名纯粹的医生
利用本地红色资源进行青少年爱国教育
弘扬家国情 奋进新时代
我市警方查处袭警辱警行为
大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大连市2018年市本级决算的决议
“放歌新时代 筑梦新征程”
我市组织院士专家开展休假活动
旅顺开发区打造省内一流新时代文明实践分中心
守初心 悟初心 践行初心
(上接1版)
第A04版:美耀滨城 时尚大连
一群人 一辈子 一件事 四十年 新大杨 再出发
全城欢购 乐淘新衣
服博会户外宣传将覆盖大连全城
大连时装周将立体化“推送”本土设计师与品牌
第A05版:体育新闻
产科:用专业与爱 打造母婴安全港湾
大连市司法局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审定情况公告
大连市司法局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审定情况公告
大连市司法局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审定情况公告
大连军分区选取招标采购代理机构的公告
姜水线封闭道路延期通告
鲁尼被加罚禁赛一场
内马尔实现演员梦
“林疯狂”将引发CBA蝴蝶效应
胡尔克亚冠点球双响上港2∶2红宝石
周鹏突发伤病无缘篮球世界杯
足球城亟须留住人才
第A06版:观点
拓宽和创新市民文明教育渠道
塑造“诚信大连”的主流文化和特质
加大财政投入力度支持大学生创业
提防高仿公众号“钓鱼”
数字时代背景下的东北国有企业改革
第十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
第A07版:V新闻
别有韵味的庄河“红海滩”
2019大连少年记者团纳新活动开始啦
著名学者王国伟周五来连
沙区举办词曲创作笔会和高端研讨活动
不动产登记惠民营商服务
海蛎子沾边赖 铁拐李来过大连
分类信息
第A08版:文化·钩沉
战国红
幽微的人性
古人是如何开学的?
清芬情

清芬情

2019-08-29


峻青部分作品。


1989年作者与峻青(右2)、于植元(右3)、邓刚(右1)合影。


峻青送作者画作《听雨》。

    峻青原名孙俊卿,山东省海阳市人,当代作家,画家,中共党员。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5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黎明的河边》《海啸》《血衣》等小说。曾任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报》主编。2019年8月19日,峻青在华东医院病逝,享年96岁。

    田樱

    家中墙上,挂着著名作家峻青的画作《听雨》,画中一棵叶青葱、花蛋黄的水仙花,温馨清芬。

    惊闻峻青辞世,十分悲痛。回望往事,我所接触和认识的作家中,峻青是对我影响最大、交往最真挚的人。我们从相识相交相知,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温馨醇厚,一直深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相识

    我认识峻青,是在1989年。当时,我在外贸部门工作。

    那是8月一个燠热的夏天,当时我将要出版第一本散文集《榴梿情》,欲请一位作家作序。此时,正值峻青与夫人于康来大连采访。应我之邀,我们相见在棒锤岛宾馆。

    峻青是我心中仰慕的老作家,他被称为“一手拿笔、一手拿枪的好汉”。他的作品,我上小学和中学时就拜读过,尤其是峻青的优秀短篇小说《黎明的河边》和《党员登记表》等,是我喜读的作品。后来大学毕业和工作后,又读过他的一些作品,《秋色赋》是我敬仰的散文。因此,能见到这样一位可敬的知名老作家,我的心情是激动而骄傲的。

    我见到峻青时,他年已67岁,目光矍铄,身材魁梧,慈眉善目,豪爽健谈,平易近人。

    我们的交谈,从创作到外贸工作,从爱好到生活,畅所欲言,妙趣横生。他谈到了过去难忘岁月和创作生涯,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美好印象。

    从交谈之中,可以看出峻青是擅长写革命斗争题材的有成就的作家。他18岁投身革命,战斗中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深深地感动着他。峻青回忆起故乡山东老区人民战斗的峥嵘岁月,描写了战争年代中所熟悉所难忘的英雄人物,相继发表了一些短篇小说。这些作品刻画了在艰苦的环境中解放区人民对革命事业的无比坚贞,以及他们大义凛然的革命英雄主义和崇高的自我献身精神,为我们绘制了一幅幅色彩绚丽、气吞山河的历史画卷,为青年一代提供了一部生动形象的传统教材。

    峻青热情鼓励我写作,初次相识,亲切地交谈,美好的回顾,使我深深感到他豪爽,热情,潇洒,奔放,诚挚,是想象中的一位可敬的老作家,一位博学多才的长者。

    大连8月,酷暑炎热,骄阳似火。我几次到他下榻的宾馆登门拜访,他都热情接待。他还亲临大连经济开发区和旅顺采访创作。当谈及请他为我的新作写序时,他欣然应诺,立刻要去了我的手稿。炎热之日,他不辞辛劳地看完了我的手稿,几天后我就看到了他为我新书写的序《身系五洲 情满四海》。真可谓“妙笔生花”,不愧是位老作家,文字隽永,感情充沛。

    峻青还是一位丹青妙手,现在出版的《峻青书画选》荟萃了他的秀美的书画作品。峻青和夫人于康离开大连前夕,挥笔为我画了一幅题为《听雨》的水墨画,还有一幅题为《路》的条幅。他还赠送给我一本他的散文集《三峡赋》。他富有诗意地对我说:“身系五洲,情满四海,希望你有更多反映外贸事业的作品出现。”峻青这次来连,夏日,奇热。他下榻的棒锤岛宾馆景区,蝉比往年多,满耳蝉声引发人的激情,他挥毫画了一幅《柳荫群蝉图》,并赋诗:“一枕海风送好梦,满耳蝉声发诗兴。”送给了我。他得知我小女儿喜爱文学,还为小女儿画了一幅题为《蕙兰》的画作,画面是一棵清香溢幽谷的蕙兰,题诗:“蕙兰生幽谷,清香溢山川;品高行自洁,色素质弥坚。”

    相交

    大连的相识,开始了我与峻青的友情交往。

    1989年10月,我邀请峻青夫妇共赴广交会。在此期间,他与有关外商接触,广交朋友,以文促商,以文会友,起到了很好的桥梁作用。

    广交会后,我们共赴海南采访考察。一路洽谈业务,一路采访创作。我们拜谒了海瑞墓,走访了宋庆龄在文昌县的故居。

    此次,峻青还专程到琼海的红色娘子军纪念园、万泉河和五指山走访,这和他当年写革命战争年代小说的深切体会有关。我们重走红色娘子军战斗过的地方,在琼海县参观了红色娘子军纪念园,瞻仰了红色娘子军雕像,观看陈列馆,感受烽火岁月。我们还走访了五指山下的一个苗族山寨和一家苗家小学,并与苗家小学生合影留念。

    1990年,峻青从南岳衡山参加世界华文作家笔会回来,收到了我寄去的我的第二本散文集《峇厘情》的书稿。他不顾旅途的劳累,很快看过我的书稿,挥笔为我写了题为《和他一起神游世界》的序言,文中还谈到了企业文化,他说“企业与文化,原本是不可分离的”。

    峻青热心鼓励我写作,宣传企业文化,鼓励文学界的新生事物。

    相知

    1991年4月,正当羊城广州木棉花盛开的时节,我和峻青在广州春交会上又见面了。

    和峻青以文交友,是我的自豪。他总是那么热情地鼓励我,热心地指导我。从我的第一本散文集《榴梿情》到《草屋情》,5本书中,他为我写了4本书的序,每一篇都是那么富有激情,那么真挚。从广州分手后不久,当年5月,我给峻青寄去了我的第三本散文集《樱花情》。当时峻青身患心脏病,随着江南梅雨天气频频发作,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医生建议他好好静卧休息,但峻青却坚持阅读我寄去的书稿,于6月16日为我的新作写了题为《“三情”的思索》的序。他满怀深情地鼓励我,并把三本概括为“三情”的共同核心是一个“情”字,进而概括为四句话:“钟情于人生;钟情于事业;钟情于文学;钟情于道义。”这篇序言激励着我,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和创作好的散文作品。

    峻青具有一个作家应有的风度、品德、才华。凡是见过他的人,都感到他是一位一见如故的挚友。当峻青身体康复后,1991年春,在泰国举办了一次书画展。峻青夫妇亲自布展,当场作画,传播中华书画,受到海外华人和泰国人的热情称赞,当地报刊曾作了报道。

    1994年4月,峻青在上海家中,缠绵病榻,已三载有余。此时,他收到我的第5本散文集《草屋情》的书稿,病中毅然拿起了搁置多日的笔,奋笔疾书,为我作序,写了题为《儒商情》的序文,并写了一封信,信中充满了激情,充满了对作者的关切。他在信中写道:“缠绵病榻,三载有余。这三年来,除由我口述别人记录,哼了几首旧体诗外,我是一篇文章也没有写,所以今天写起此文来,总觉得有些笔生……是的,我的确高兴,高兴的是又读到了你的新作,也高兴我在搁笔了三年之久的今天,终于又属笔为文了。它说明了我还能工作,还能为社会贡献一点微薄之力。”

    峻青,多么真挚的感情,多么可敬的人!

    由此,我记起峻青《沧海赋》中的一段佳句:“啊,大海,它是那么伟大,那么辽阔,那么气势磅礴,雄壮无比;又那么长久,那么永恒。那高高耸立在大海之滨的岩石上,都有着大海刻下的时间,这印痕,像万年松柏的年轮,记载着生命的荣枯,历史的兴衰。它使得古往今来的多少人,都在这大海的面前,发出种种感慨,牵动绵绵情思。”峻青就有着大海一样的胸怀,气势磅礴,雄壮无比,写出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佳作。

    多年来,似乎成了一个传统习俗,即每年新年春节,我们都互通电话,寄送贺年卡。

    我与峻青,相识相交相知,我们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一个醇厚质朴的友情,一个真挚清芬的作家情,一直深深留在我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