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12日 星期四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习近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举行会谈
习近平会见贺一诚
听取第一批主题教育及专项整治阶段性考核评估情况汇报 安排部署下步工作
全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第一批总结暨第二批部署会议召开
“向世界讲好大连故事”
锤炼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治品格 以实际行动践行初心和使命
大连自贸片区在全国率先推出平行进口汽车转口保税增值服务
庄河优质农产品品牌建设居全国前列
大连杂技团《流星》再获国际大奖
2019大连秋季房交会明日启幕
大连天气
第A02版:要闻
习近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举行会谈
习近平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总统互致贺电庆祝中密建交30周年
要求紧扣群众关切进一步保障好基本民生推进医养结合满足老年人健康和养老需求
优先发展 奠基未来
颁发任命贺一诚为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国务院令
根本政治制度确立
大连市司法局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审定情况公告
大连光伸金石滩住宅二期项目总图方案公示
广告
第A03版:要闻
关于征集大连市人大常委会2020年立法计划建议项目的公告
庄河优质农产品品牌建设居全国前列
旅顺口区将举行首届中秋灯会
“邻里大团圆 廉洁话中秋”
大连市农业农村发展服务中心原主任张广文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上接1版)
我市组织2019年新兵欢送活动
大力助推我市城市公共安全风险预警和应急管理体系建设
市人大常委会举办第三期人大代表专业素质培训班
(上接1版)
(上接1版)
邵小光:坚守匠心精艺 抒写医者情怀
第A04版:综合新闻
预计中秋假期来连旅游人数同比小幅下降
大连博物馆将举办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展
图片新闻
文艺盛典打响前奏 全城争当“朗声少年”
我市首个街道居家养老服务驿站投入使用
大连银行开展金融宣教活动
大连大学举办主题咏颂会“歌唱新中国,礼赞新时代”
沙河口区锦云社区携手居民开展系列活动礼赞新中国
万科首入小窑湾力作——万科·未来之光营销中心开放
2019大连·社区乐跑赛落幕
第A05版:专题
中共大连市委组织部公告
分类信息
第A06版:生活零距离
月饼的最佳“伴侣”是啥
肺癌是被“气”出来的病
今天挂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专家号
你会吃药吗?
“朗声少年2019”少年家国诵
第A07版:体育新闻
首届高校帆船联盟锦标赛明日起航
史蒂芬森空降沈阳辽篮迎来最粗“大腿”
艾克森独中两元创历史
C罗勇夺欧预赛射手王
一方俱乐部调整主场售票方案
X235张前线封路通告
梅赛德斯-奔驰携多款重磅车型亮相成都国际车展
2019车桩畅行游走进滨城
2020款帕杰罗“品高·致远”高人一筹
广告
第A08版:文化·聚焦
对话石虎:勤奋到了轮不到灵感上场
近日媒体焦点
诞生
战国红
第T01版: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大连迈向“东北亚科技创新创业创投中心”新征程
第T02版: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一生科学梦想是强国”
“核心关键材料必须自主研发不仅要创新还要引领创新”
在连两院院士:30名!
第T03版: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海创周融入城市血脉 成为城市的响亮品牌
用28年时光走出一条寻求高质量发展之路
第T04版: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从“对外开放高地”到“科技创新高地”
“让进口机床在中国漫天要价成为历史”

战国红

2019-09-12

    春风文艺出版社  老 藤  著

    这是老藤最新力作,它是辽宁首部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长篇小说。为扶贫干部立传、画像、明德,一部全景式乡村精准扶贫工作画卷。

    柳奎身子欠了欠,指了指一旁的凳子道:“陈书记来了,请坐。” “我们要感谢您哪,老队长。”陈放坐下来大声说。

    柳奎愣了愣,道:“啥事感谢我?”

    陈放说了省里专家考察鹅冠山后的意见,他讲了专家对七道梯田遗址的肯定,引用了老专家的原话:遗址是一种凝固的等待,等待有缘人。这些话柳奎闻所未闻,听起来格外新鲜。陈放注意到老队长嘴角抽动了几下,伸出手哆哆嗦嗦关掉了那台旧式录音机。

    “没有老队长当年修梯田,鹅冠山今天杏树就无法栽,专家说了,正是这七道梯田遗址,为鹅冠山植树奠定了基础。”陈放放大了声音说,尽管他知道老队长耳不背,但他心里清楚,放大声音本身就是一种效果。

    “专家说这七道梁还有用?”老人声音有些抖,他一直把七道梯田的遗址称为梁,刻意回避梯田这个说法。

    “专家说了,只有在这七道梁上挖坑栽树,才能保证成活率。”汪六叔说,“这是省里的专家,不是当年公社来的技术员,听说当年那个技术员是别村抽上去的土专家。”汪六叔知道,当年就是公社这个年轻技术员一句话,把柳城三年苦干判了死刑。

    柳奎站起身,背手在屋里转了三圈,他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战天斗地的岁月,山上那七道梁哪一道不是汗水和着泥土垒起的?虽然七道梁后来垮了,但垮掉的废墟里埋葬着不可替代的辛苦,尽管这辛苦已经演变成一口黑锅。

    “能在您当年修的梯田上栽上第一批杏树,这是对当年劳动最好的回报,”陈放说,“这样,您的一块心病也就撂下了。”

    柳奎没急着表态,而是细问了专家的意见,问了树种、坑深,尤其问了滴灌问题。他说,当年自己也想过在鹅冠山栽树,大寨虎头山能栽树,我们鹅冠山为啥不能栽?我是个不信邪的人,就带人在山上栽了不少黑松,黑松抗旱,耐寒,谁知栽上黑松当年,这些树全就被风抽死,功夫白费了。陈放解释道:“当年没有滴灌技术,缺水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那你搞滴灌从哪里弄水?”

    陈放说:“我请专家现场看了,山坳里有废井,能打出水来,人不能饮用,浇树没问题,水利部门会支持。”

    柳奎知道山坳里曾经是抗日义勇军营地,打出灌溉用井应该不是问题。“山上的水人不能喝,可是当年的战士还是喝了,可见当年多艰苦哇。”

    柳奎坐下来,端起搪瓷大茶缸深深喝了一口水,将茶缸往桌子上一蹾,在内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烟荷包般的皮袋,从中抽出一个小本子“啪”地拍在桌子上:“拿去,我入社!”

    小本子是一本存折,上面有三万八千四百零四元。

    陈放的眼睛湿润了,没想到老人如此通情达理。

    汪六叔翻开存折,看到存款时间,知道这是三舅十年来的所有积蓄,都是在外地工作的表弟孝敬他的养老钱。“干吧,陈书记,七道梁已经干闲了四十年。”柳奎说。

    陈放紧紧握着柳奎的手,激动地说:“谢谢老队长,我们都是七道梁的有缘人!”

    告别时,老人站在院门口说:“陈书记呀,老夫想在有生之年,能看见鹅冠山上杏花开。”

    陈放用力点点头,道:“不仅看杏花开,还要喝上杏仁粥!”

    动员村民入社有了眉目,陈放有些不放心,在一个有风天他独自上山踏看。陈放上过多次山,这座怪石嶙峋的穷山给他的印象如同被煮过一样,有种骨肉分离的感觉,这哪里是一座山?简直就是乱石的墓场!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