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20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加快转型升级 培育全新动能推动软件和信息服务业迈入数字经济时代
我市第二批主题教育扎实推进
大连天气
中国数交会举办数字经济项目签约暨揭牌仪式
数字经济为高质量发展赋能
2019中国国际数字和软件服务交易会开幕
扎实推动主题教育重点措施落实落地
共同抓好大保护协同推进大治理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奋力书写人民政协事业新篇章
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交通强国建设纲要》
第A02版:要闻
增加猪肉市场供给万吨中央储备肉投放市场
翻身农奴把歌唱
我国成功发射“珠海一号”03组卫星
停止为“港独”分裂分子站台
《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规定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执行责任制规定(试行)》出版
“我走进大山,是为了让你走出大山”
共同抓好大保护协同推进大治理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奋力书写人民政协事业新篇章
第A03版:要闻
百架无人机与烟花秀将点亮“大连之夜”
“道德模范故事汇”基层巡演启动
辽宁省“勤廉家庭”故事在大连开讲
大连海事局严厉打击各类船舶非法排放污染物行为
市法院出台十项措施为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建设保驾护航
(上接1版)
我市第二批主题教育扎实推进
坚持问题再聚焦 确保整改工作落到实处
(上接1版)
(上接1版)
(上接1版)
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发展战略研讨会暨建所70周年纪念大会昨日举行
第A04版:5G时代 数字赋能
倾听来自首届全球数字经济大会的声音
中国数交会为大连数字经济发展赢得先机
第A05版:5G时代 数字赋能
以智慧园区打造产业转型升级“雁阵效应”
聚焦三大主题共商跨境电商行业发展之路
企业数字化转型进入新阶段
中科红旗在连全国首发全新版本操作系统
大连“数字公共文化服务”亮相2019中国数交会
这位主持人“家”是大连的
智慧工厂水下机器人无人船将成为大连新标签
“数字”为东北培育壮大新动能开辟新空间
第A06版:综合新闻专题
集聚能源领域优势研发力量 加速大连建设“洁净能源之都”
煤经合成气直接制低碳烯烃技术成功完成工业试验
5年带动本地合作企业新增产值超50亿元
高新园区公安分局抓获一喷涂野广告男子
让馆藏106.8万册图书在“漂流”中增值
兴富社区举办“我与祖国共成长砥砺前行创文明”文艺晚会
持续发力护航候鸟迁徙
老铁山地区护鸟同时加强鸟类救助
我省发布第二阶段高职扩招专项工作政策
第A07版:体育新闻
集合资金信托兑付及收益分配公告
口腔健康 全身健康
库里、利拉德表态愿意代表美国队征战东京奥运会
2019年度大连政府学术著作出版资助项目、市科学著作奖励项目公示
获美职篮批准蔡崇信成为篮网队老板
乒乓球中国男团击败韩国队实现亚锦赛十一连冠
大连一方明日主场对阵深圳佳兆业
大连体育系统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文艺汇演
2019年中国篮球公开赛全新起航
广告
第A08版:
保卫碧水 我市打响碧水保卫战“百日攻坚”
保卫蓝天 我市打响蓝天保卫战“百日攻坚”
第A09版:要闻
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交通强国建设纲要》
《诞生》
《战国红》
第A10版:新时代(A10、A11连版)
深度融入全球经济 构筑开放大连
地铁5号线:9台盾构机正同时掘进
于志洋:“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第A11版:新时代(A10、A11连版)
深度融入全球经济 构筑开放大连
地铁5号线:9台盾构机正同时掘进
于志洋:“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第A12版:专题·金普新区
金普新区推出五个“诚意十足”的“金十条”

《战国红》

2019-09-20


    春风文艺出版社 老 藤 著

    这是老藤最新力作,它是辽宁首部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长篇小说。为扶贫干部立传、画像、明德,一部全景式乡村精准扶贫工作画卷。

    开小卖店的金嫂甚至揪着男人的耳朵从麻将桌一直揪到村委会来报名。金嫂训斥男人:“三舅那么大岁数都入社了,你还等哪盘菜?再不报名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话虽糙,却在理。杏儿看到这一幕,悄悄对彭非说:“柳城女人可不好惹,个个都会揪耳功。”彭非开玩笑问:“杏儿也会吗?”杏儿说:“我不用揪耳功,谁要是得罪我,我会在诗里骂他。”彭非问:“怎么个骂法?”杏儿眼睛转了转:“我就这样写:

    风,在抽你耳光

    水,在烫你胃肠

    因为你得罪了杏儿

    让杏儿独自神伤

    杏儿不能远行

    却能把目光放长

    你若像蝴蝶一般飞走

    目光,会变成缠绕你的网。”

    彭非双手僵在键盘上,杏儿出口成章,简直神了。

    “你特有写诗天赋,杏儿,你应该出本诗集,说不定会畅销。”

    杏儿坐在窗前,静静地望着窗外,初冬的田野萧瑟空旷,远处有一缕烧荒的青烟,鬼旋风一样缠绕着,久久不肯散去。

    在女人鼓动下,设在村委会的种植合作社报名处像当年生产队分红一样热闹。汪六叔吸着烟,满心欢喜地望着眼前的场面,将军肚微微腆起来。汪六叔身旁坐着三舅柳奎,柳奎是他特意请来观看这一场景的。请柳奎时他说,三舅哇,你看看去,就像当年你组织社员修梯田一样,村里开锅一般热闹。柳奎也很兴奋,乐颠颠就跟汪六叔来了,眼前这一幕让他仿佛回到了年轻时,有一种摩拳擦掌的冲动,多像当年自己带领社员上山修梯田的情景啊!他和每个进屋报名登记的村民都打招呼,尽管这些村民很少有人知道当年他带人修梯田的往事,毕竟四十年了,整整两代人。

    柳奎看到四大立棍的名字也在名册里,很吃惊,问汪六叔:“陈书记怎么把这几个懒汉都劝来了?让这几个人上山干活儿,等于抽他们懒筋。”汪六叔摇摇头,小声道:“不用劝,是主动来的,都是您带了个好头儿,大伙入不入社看谁呀?不是看您老吗?”柳奎会心地点点头,却不无忧虑地说:“开锅的水只能翻滚一阵子,火一撤还会凉。”汪六叔说:“是呀,关键是早日见到实惠,一次分红胜过十回动员。”

    杏儿听到了两人对话,给老人倒了一杯水擎过来道:“舅爷和陈书记想到一块儿去了,昨天陈书记进城之前就说,种植社不能画饼充饥,一定要像糖蒜社那样立竿见影,想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依靠合作伙伴,寻求林业部门支持,让入社村民今年就见到活钱。”汪六叔说:“陈书记说了,自己要厚着脸皮去烧香拜佛,不知能不能灵验。”

    老人自言自语:“这个陈书记让人看不透。”

    “陈书记对辽西有感情,他爷爷当年在辽西打过仗,”汪六叔说,“是在塔子沟一个叫大庞杖子的地方。”

    柳奎没有再说什么,看着办公室墙壁上党务公开栏中陈书记的照片,眼睛许久没有眨。

    种植社是股份合作,出钱出力皆可入股,有了收益后按股分红。这个政策相当灵活,全村除了几户病残家庭外,基本都入社了。陈放给村民编了组,建立了公司制度,开始分期分批上鹅冠山刨树坑。

    刨树坑很费力,在农村与和泥脱坯一样都属于累活儿。半个月下来,有些村民受不了,近年来,播种收割有机器,中间除草能撒药,基本上没啥出大力的活儿,冷不丁抡镐挥锹挖树坑,很多人吃不消。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