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3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大连市新闻发言人培训班昨日开班
市委宣讲团到我市各地区宣讲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把香港当反华工具是痴心妄想
中国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申请并制裁支持反中乱港分子的美非政府组织
大连天气
斑斓盐池入画来
东北经济正在发生十个新变化
持续深入推进中央决策部署贯彻落实努力实现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视频连线
整治“景观亮化工程”过度化等“政绩工程”“面子工程”问题
习近平会见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
第A02版:要闻
努尔·白克力被判处无期徒刑
拉林铁路第二次跨越雅鲁藏布江
把香港当反华工具是痴心妄想
必须持续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促进更多新企业开办和发展壮大
“三严三实”专题教育
整治“景观亮化工程”过度化等“政绩工程”、“面子工程”问题
医疗扶贫,照亮贫困家庭的明天
习近平会见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
第A03版:综合新闻
大连普湾经济区规划建设局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注销通告
其他区市县供热单位投诉电话量排行
市内五区供热单位投诉电话量排行
大连市各区市县投诉量、办结率情况通报(供暖)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第三届大连市朝鲜族小学生朗诵大赛举办
大坑腌菜,禁!
全面启动丹大快铁沿线外部环境隐患整治
中山区办好民生实事 深化主题教育成效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让垃圾分类动于内心行于足下
我市举办首届大学生食品安全知识辩论赛
市委宣讲团到我市各地区宣讲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拍卖
第A04版:专题
破茧成蝶·华丽蜕变
担负国家使命筑梦海洋初心
“远洋”牌产品荣誉
辽渔集团举办2020年“远洋”产品春节订货会
第A05版:经济新闻
92号汽油零售价今起每升涨0.05元
大连企业家当选辽宁省渔业协会会长
大连造价行业举行第二届企业高层论坛
大连欧伦船业一月内下水两艘技术领先运维船
大连电网全力应对冬季用电负荷高峰
铁矿石期权上市影响几何?
大商所铁矿石期权9日上市
分类信息
第A06版:专题·“飞地经济”
调动各方积极性助力“飞地经济”招商
统筹多方力量助推“飞地经济”发展
以“飞地”之举展金普之为
关于主城区发展“飞地经济”的思考
发展“飞地经济”开展招商引资的启示
助力“飞地经济”在大连腾飞
第A07版:国际新闻·体育新闻
12月份全市体育赛事活动一览
国足选拔队新一期集训名单出炉
德法葡制造“最死亡组”
世界羽联公布总决赛入围名单
周琦富兰克林当选月度最佳球员
秒杀频现 着装抢眼
浅川雅嗣将出任亚行新行长
松下退出半导体业务折射日本半导体产业变迁
特朗普及律师拒绝出席首场弹劾听证
记者遇害案发酵马耳他总理宣布将辞职
美军侦察机再现首尔上空
第A08版:公益广告
公益广告
第A09版:生活
痛风的人 能吃?不能吃?
我有时间你有故事吗
今日语录
“如何走出人生低谷?多走几步!”
你文明的样子,好美!
如果“恋爱”是一堂必修课你能考多少分
第A10版:财富·教育
身边
班中趣事多
写在儿子十八岁成人礼
从反馈看亲子沟通效果
不法分子利用数字货币行骗
新股破发
投资理财不能靠“押注”
可围绕科技进步和消费升级进行投资
第A11版:健康
8天内3例猝死报道 让人心痛反思
望儿山
浆糊梦
第A12版:融媒
侯家沟原来真的有三条沟
大连市空气质量趋势预报
未来主人不能虚
民办学校抵押难
大连高校纷纷battle,你pick谁?
肉蛋价继续降菜价继续上涨

侯家沟原来真的有三条沟

2019-12-03


扫描二维码
阅读原文


↓我们曾急切地逃离这里,如今却无比怀念。
马云云 摄


↓岁末,是旅人想回家的日子。蔚蓝 摄


有一天我们都会变老,想想那些本来可以讲述的故事啊。马云云 摄

    / 马云云 /

    侯家沟,一个被我从小嫌弃的名字,总觉得以“村”“寨”为名都比它洋气得多。1994年,侯家沟改造,乔迁楼房后,地域进行了新的划分,“侯一小区”“侯二小区”这些冉冉兴起的新名字,简直拯救了幼小的我对“沟”的抗拒。每当有人问我住在哪,我都会大声回答他:“侯一小区!”长大后,才渐渐摆脱对这个名字的阴影。

    从幼儿时拉着姥姥的衣角踩着泥泞的路去菜市场,到2016年老人离世,关于侯家沟的记忆,藏匿着我的前半生。

    “侯家沟”地名的由来,总觉得有必要做一下说明。据《记忆·大连老街》一书记载,侯家沟有三条沟,一横两纵,中心医院住院部位于西南路的三层小楼西面正门处即是横沟旧址,敦煌南街、学工街则是两条纵沟旧址。清康熙六年(1667年),侯氏祖先侯氏秋从山东即墨县携妻带子来此处安家落户,故叫侯家沟。而原大侯家沟的侯姓人家,多居住于现在的沙园街附近。

    1995年,7岁的我和邻居家到了学龄的孩子,很荣幸地成为新兴小学的的第一批一年级新生,这所学校的街道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花雨街。在侯家沟有三所小学,华北路小学创建于1954年,胜利小学始建于1966年,新兴小学随附近新居于1994年一同建成,随之开发的还有新有公园。在这个公园里,我认识了众多同学的奶奶姥姥,也学会了跳8步、16步等广场舞的鼻祖,舞姿婀娜。

    小时候家离学校很近,大概300米。就是这条短短的路,姥姥却接送我多年。校门口那个几厘米宽的屋檐下,每当下雨,不苟言笑的姥爷都会打着大伞拿着小伞,等着放学拖拖拉拉不肯回家的小孩儿。

    记得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邻里们最常谈论的事情就是“学区”。不大不小的区域里有两所中学,分别是51中和45中。关于这两所学校的传闻每天都在声情并茂地流传,加上一些“了解内情”人士的添油加醋,让气氛显得更加紧张。那个夏天结束后,我如愿进入了离家较远的45中,家人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我是一个对记忆数字尤为不擅长的笨人,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我的疼痛青春,那一定是数学。所以在这所学校的记忆里,除去要好的几位年龄相当的女伴,再就是数学成绩极好的几个男孩,顽劣却认真。

    毕业后我也曾无数次路过这里,每一次脑海中都会跳出一两个人名或样貌。情窦初开、叛逆不羁、总想着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些零碎又不值得一提的片段,关于青春期的记忆大抵如此。

    沙跃街64号,1994年到2010年,我们生活了26年的地方。楼下的花坛拆了又盖,墙外的颜色旧了又换,在这个小小的居民楼前,姥姥追着几岁的弟弟喂饭,十几岁的我们在楼下跳皮筋、追逐,总有很多奶奶围坐在一起缝缝补补。夏天的傍晚孩子们跟大人们一起坐在这里乘凉,眼看着蚊子落在身上后再一掌拍死。有的时候会突然安静,只有风撩拨着头发,花蕊吸起来甜甜的紫红色悬铃花全都开了。

    步量侯家沟的地界,总觉得往北走着走着到了“十三局”就是终点。究其原因,应该是离学校最远的同学到家了,我们没有再赖着不回家的借口。

    关于“十三局”,总觉得这些年从没变过,新楼盖了一些,旧楼也不断翻新,门卫大爷总是漫不经心,从印着“中国铁建”的大门走进去,总有很多奶奶坐在楼下不约而同地望向你,眼神中带着审视,这让我自小就对这个大院有些畏惧。大概一年前的夏末,我到这里等人,迎接我的依然是奶奶们的目光,这次我没有躲避,抬头仔细瞧了瞧这里,路灯有些昏暗,路旁有很多绿植,花已经开始凋零,散发出孱弱的香气。直到等着的人向我走来,脑海中浮现出十四五岁的年纪,在这里轻而易举的道别。如果能一直在那个年纪徘徊就好了。

    当人们迫不及待地跨进新纪元的时候,我回过头走了很远的路,仔细地沉湎曾生活了这么久的地方,这里记录了新生,也记录了死亡。我时常在想,这个世界因为时间的绵长而温柔了吗?并没有,但我们可以;面对尖锐棱角,我们越来越坚韧宽容。

    落笔时一度陷入细枝末节的回忆里,有关侯家沟的记忆因为太过冗长,难免琐碎。时至今日,我的家人们依旧居住在这一带,我和侯家沟的故事还在继续。

    2012年暑假结束,姥姥送我到长途汽车站返校,那是她第一次坐出租车,分离的感觉依稀伤感,距此时她已逝去3年之久。“此后,她以另一种方式存在,是所有记得她的人的记忆总和。”谢谢你,守护着我走了这么久。

    这篇文章,与其说是叙旧老街,不如说是一部分特定年代人的集体回忆。记忆大部分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末至2000年初,这二十几年也是我国经济和科技蓬勃发展的年月,例如,我第一次吃肯德基,也是我全家人第一次吃肯德基的时间。这个故事里,藏着我们的少年时代。

    ■网友留言

    @二公主

    看了你的文章,想起了很多。我的儿子同在新兴小学上学,后升学到51中就读,现在已成家立业了。想想时间过得好快,不管大人还是孩子都不要错过美好时光。

    @清

    从新兴分到51中了,从我们院(十三局)翻个墙就到学校了,那时候感觉血受!我好像是1996年上的小学,都快记不住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