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75天的事15天办结
世界首款燃料电池重型轿车运输车大连造
我省4月中旬起分5批次组织师生返校复学
文化场馆按下重启键 诗和远方等你来预约
大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陈绍旺为大连市人民政府代理市长的决定
决定任命陈绍旺为大连市副市长并决定其为代理市长
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确保保质保量完成今年生态环保和污染防治目标任务
习近平将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
习近平分别同德国总理哈萨克斯坦总统波兰总统通电话
第A02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上接1版)
一切为了重症患者
(上接1版)
他们,抗疫一线铸警魂
广告
广告
第A03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文化场馆按下重启键诗和远方等你来预约
积极应对疫情影响 促进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清明节市烈士陵园为烈属提供代祭扫服务
我市继续取消烈士纪念设施实地祭扫活动
阻击疫情,全市民族宗教界有作为
市政协召开反映社情民意信息工作视频会议
大连市人大常委会任命名单
公 告
市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三十五次主任会议
决定任命陈绍旺为大连市副市长并决定其为代理市长
第A04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王梓芳:身在一线就是给爸爸最好的生日礼物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大连体育中心部分室外场地今起恢复对外开放
听名企讲述品牌故事
高新区大数据产业协会科技助力疫情防控
我市召开主城区供热调度会议
大连湖北商会助力鄂籍乡亲返岗复工
分类
广告
第A05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望儿山
脚客
抗“疫”车辆直奔“绿色通道”
开设食品流通监管“云课堂”
我市实现第43例造血干细胞捐献
大扫除让开放式楼院更洁净
增加设备做好现金消毒工作
组织各农贸市场“清脏治乱”
重点清理5个地段环境卫生
天琴山200平方米空地被清理
将每周五定为“行动日”
当好健康第一责任人
第A06版:深读
疫情赚来的流量,能用多久?
火山口机遇 一碗“米线”吃出的新滋味
第A07版:人物
国士 钟南山
第A08版:公益广告
公益广告

望儿山

2020-03-26


    光明日报出版社  刘长富  著

    刘长富是常在本栏目露面的本土作家,这部新作以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为背景,聚焦了四代农民工艰苦奋斗打拼创业的故事。

    靳爽依然选择坐凌晨四点钟的那趟火车。本来王喜良要去送她,靳爽说你不能走远道,自己习惯了一个人走路,何况只有三里来路,谁也不让去送。她从平顶屯起步,沿着一条弯曲逶迤的沙路前行。路两边是丛丛簇簇挺拔的槐丛,微风吹拂枝叶窸窣作响,让人尘念荡涤一空。当她走进凌河火车站,那里还是漆黑一片。哟,是不是自己来得太早了,她正要伸伸衣袖看手表,车站候车室外墙上悬挂的灯悠然亮起,那灯光是橘红色的。随即站台上的几盏灯也亮了起来。飞蛾和昆虫在灯光下胡乱飞舞。靳爽买了车票,一个人站在路灯下,车站里人很少,静静的。不大会儿,火车呼啸着进了车站,靳爽头也不回地上了火车。只见笔直站在站台上的值勤员有节奏地挥动了几下绿色的小旗,随着一声长鸣,车头处喷出一团雾气,火车启动了。

    靳爽一直盯着那橘红色的灯光,当凌河火车站和那灯光消失得无影无踪,孤独感立刻袭上她空荡荡的心。

    漂泊的人注定是孤独的。

    靳爽连续坐车乘船回到她打工创业的根据地青岛。当已经是身心疲惫的她迈进同兴路老街区的家门,心才慢慢安顿下来。

    随着青岛城市化的不断扩展,像同兴路这样的老街区居住的人口也不断发生变化,本地住户大都搬走,继续留下来住在这里的多是留守老人,那里的旧房绝大多数被外来务工人员和市场周边的小商贩占据,也就是说,同兴路街区的老院落、老楼房里居住的基本上是外来务工人员。租住在这里房子价格比较便宜。

    靳爽就住在这个充满着故事的街区里。她与人合开了家服装店,铺面虽然不大,但地处繁华地段,而且是以中高档时装为主导,生意挺红火的。王明良加盟进来后,还真的成了她的好帮手,一些搬搬运运、跑跑颠颠的活,大都让他挡过去,靳爽轻快了不少。人都是各习一经,王明良在工地上干活熊包一个,可干这些杂七杂八的活他倒是得心应手。前段时间为护理王喜良,靳爽基本顾不上店里的生意,在王明良的操持下生意没怎么受影响,这让靳爽心存感激。

    自从和周淑红分开后,王明良再也没去找过她,连个电话也没打过,从此失去了联系。后来托靳爽也在同兴老街租了一居室的房子,工作忙忙活活有奔头,生活滋滋润润有甜头。心情敞亮、手头宽裕了,就开始到练歌房、桑拿房寻找刺激,而聚堆喝酒是王明良最大的爱好。对酒的依赖使他渐渐养成恋酒的习惯,他自己都说自己是个酒鬼。

    那年八月十五晚上,王明良又和几个狐朋狗友在一起喝酒,喝到兴头开始划拳。王明良不会划拳,小小包间让他们弄得酒气熏天,乌烟瘴气。再看那几个人已经是衣衫不整了,在凳子歪着的,沙发上躺着的,胡言乱语唱歌的,丑态百出。快半夜了,小酒店耗不起,服务员好言相劝他们散伙儿。事真巧了,那几个家伙喝了那么多酒,还能听懂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句话的道理,一个个摇摇晃晃走出酒店,各奔东西而去。

    王明良挺大方地打了一辆出租车,很快来到同兴路老街区。他下车找了个地方抱着树方便了一下,然后四下里张望,家在哪儿呢?他看花眼找不着了。同兴路街区不但房子破旧,街灯也不是灯火辉煌,而是有些昏昏暗暗,夜色下很难分辨出哪是哪。他先是磨磨唧唧在原地打转,东张西望地寻找家的方向,然后踉踉跄跄地在街上穿行,走这家门口看看不是,走那家门口瞅瞅也不是,就这么一家挨着一家找。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