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75天的事15天办结
世界首款燃料电池重型轿车运输车大连造
我省4月中旬起分5批次组织师生返校复学
文化场馆按下重启键 诗和远方等你来预约
大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陈绍旺为大连市人民政府代理市长的决定
决定任命陈绍旺为大连市副市长并决定其为代理市长
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确保保质保量完成今年生态环保和污染防治目标任务
习近平将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
习近平分别同德国总理哈萨克斯坦总统波兰总统通电话
第A02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上接1版)
一切为了重症患者
(上接1版)
他们,抗疫一线铸警魂
广告
广告
第A03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文化场馆按下重启键诗和远方等你来预约
积极应对疫情影响 促进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清明节市烈士陵园为烈属提供代祭扫服务
我市继续取消烈士纪念设施实地祭扫活动
阻击疫情,全市民族宗教界有作为
市政协召开反映社情民意信息工作视频会议
大连市人大常委会任命名单
公 告
市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三十五次主任会议
决定任命陈绍旺为大连市副市长并决定其为代理市长
第A04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王梓芳:身在一线就是给爸爸最好的生日礼物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大连体育中心部分室外场地今起恢复对外开放
听名企讲述品牌故事
高新区大数据产业协会科技助力疫情防控
我市召开主城区供热调度会议
大连湖北商会助力鄂籍乡亲返岗复工
分类
广告
第A05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望儿山
脚客
抗“疫”车辆直奔“绿色通道”
开设食品流通监管“云课堂”
我市实现第43例造血干细胞捐献
大扫除让开放式楼院更洁净
增加设备做好现金消毒工作
组织各农贸市场“清脏治乱”
重点清理5个地段环境卫生
天琴山200平方米空地被清理
将每周五定为“行动日”
当好健康第一责任人
第A06版:深读
疫情赚来的流量,能用多久?
火山口机遇 一碗“米线”吃出的新滋味
第A07版:人物
国士 钟南山
第A08版:公益广告
公益广告

脚客

2020-03-26


    上海三联书店  贾平凹 著

    著名作家贾平凹的“行走”随笔。作者迎着风沙向西行进,再裹着湿柔南下东进……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可见人的心灵的投射,极富情致和个性,又有哲思。

    崆峒山笔记

    路记

    崆峒是一座极雄伟豪华的建筑,进入它,前山有路,后山也有路。前山路是砭道,近,细瘦如绳,所有的平民在这里攀缘。后山是车路,远而弯曲迂回不能通行大车,只有坐小车的人走。

    但不论前路后路,路面都不平坦。美好的境界是不可轻易而得的,所以一满石头,花白滚圆,思想得出这又是雨天的水道。到了八月,萧萧落叶,又一起集中在路上,深余四指,埋没一切凹凸,灿灿辉煌,如进圣殿的地毯。到了山中,看四个井字形峰头,路更不可捉摸,几乎是随脚而生,拐弯,便以树根环绕,到崖嘴就有楼阁,路又穿过楼阁下门洞,青石铺成,起津津清凉。直到悬崖陡壁前了,路一变而成石凿台级,直端端如梯,梯甚至向外凸,弓一样的惊险。有一“黄帝问道处”,黄帝且不知路该何处走了,游客更觉前途不测。回首路又不复再见,一层群木波涌,满世界的杂色。一步一景,步步深入,每每百步之处,其景则异变,令人不知身在何处,惊奇良久,才醒悟到人间、仙境果有不同啊!

    行至最高峰,谁也不知是从哪里来,又要从哪里归去,路全然消失,唯见山下泾河长流乃及远,身旁古塔直上而成高。这个时候崆峒的自然同一了人的自然;人从不同的路来,路将人引到共同的高点,是人皆享到了极乐。

    树记

    以松为主,兼生杂木。

    皆不主张直立,肆意横行。不需要修剪,用不着矫饰。八月是深秋之季,枝条僵硬,预示着冬临里的一年一度的干枯。叶子都变色了,为红、为黄、为灰,色彩鲜艳原来并不是好事,而是脱落前的变态的得意和显耀。愈是这般鲜艳,近看却感觉晕起的色团很轻很淡,树桩、树杈,甚至指粗的枝条就愈黑得浓重。

    每一棵树上都生苔藓,有的如裹了绿栽绒,有的生了白斑,白中透青,如贴了无数的生锈古铜钱。有的则丛生木耳,其实并不是木耳,是一种极薄极薄的菌片,如骤然飞落的黑蝴蝶。更有一种白色苔藓,恰似海边贝壳,齐齐地立嵌树身。

    有老松,其松塔与叶同等,那是年年不曾脱落的,年年又新生而死的积累,记录着它们的传种接代而未能及的遗憾,或是行将暮年,对往事所作的历历在目般的回忆。

    俯视远处那一面上下贯通的石壁前,有一树,叶子全然早落了,只有由粗及细而为杈的枝,初看是铁的铸造,久看就疑心那已不是树了,是石壁的裂缝。而仰观面前的石崖上,无坎无草,却突兀兀生就一树,凝黑的根为了寻找吸趴的方位,在石崖上来回上下盘绕,形如肿瘤,最后斜长而去,实在是一面绝妙的腾飞的龙的浮雕。

    谁也想象不到,在山顶之上的高塔之巅,竟有两树,高数丈,粗几握。扎根的土在哪里,吸收的水又自何处,是哲人也百思不得一解。

    间或就有一种枫,已经十分之老,不图高长,一味粗壮,样子幼稚笨拙,但枝条却分散得万般柔细,如女子秀发。叶子未落,密不密的,疏不疏的,有五角,色赤黄,风里摇曳,简直是一片闪灼的金星。

    一个树是一个构造。

    除了庙堂前的两棵四棵象征神威的蛇皮松,高大无比,端直成栋梁材,别的任何地位的松、柏、栲、檞、楝及杂荆杂木,皆根咬石崖,身凌空而去。崆峒的树是以丑为美的,不苦为应用,一任自由自在,这就是这个世界丰富的原因,也正是崆峒之所以是崆峒的所在。

    急草于1985年10月10日早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