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16日 星期四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大连近3万名高三学子昨日有序开学
驻村第一书记推销放心菜
六盘水市代表团来连访问
海洋中心城市大连要这样建
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推动国家级重大平台在改革创新中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我市出台财政贴息政策助“三农”和小微企业渡难关
国家安全机关对为维护国家安全作出贡献的举报人进行表彰奖励
团结合作是国际社会战胜疫情最有力武器
导读
第A02版:要闻
习近平同芬兰总统尼尼斯托通电话
路和路
脚客
(上接1版)
国家安全机关对为维护国家安全作出贡献的举报人进行表彰奖励
图片新闻
美停缴世卫会费
“确保输入病例不影响居民正常生活”
我国出台管理规范严防传播风险
习近平同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热恩别科夫通电话
习近平同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通电话
第A03版:要闻
五四路封闭施工 部分公交线路调整
天气要变脸!大风、降雨齐报到
莫斯科别雷拉斯特物流中心海关正式获批设立
南航大连公司开通首尔航线“客改货”航班业务
樱花如期绽放 “天使”免费入园
今年道路维修工程明起正式开工
1000个村(居)民评理说事点6月起全面“开张”
“柔性管控”让外防输入有“力度”更有“温度”
(上接1版)
分类信息
第A04版:复学复课进行时
大连市自然资源局普兰店分局国有土地使用权协议出让意向用地公示
迁坟公告
通 告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京都风情街项目修改总图方案公示
我市第二次通报规模畜禽养殖企业污染整治进展情况
(上接1版)
我市警方硬核举措为“复学季”安全护航
一个教学班拆成两个班 时刻叮嘱学生保持“距离感”
第A05版:复学复课进行时
图片新闻
暂停早自习及“课后服务”
教学AB班住宿四人间
学生全部住校 实行封闭管理
错峰报到 对号就餐
体温一日三测就餐分时错峰
每班只限20人严守“一米规则”
学校防疫“加压” 学生心理“减压”
第A06版:深读
海洋中心城市,大连要这样建
第A07版:深读
如何自救破局?
第A08版:融媒
满园春色关不住高校邀你云赏花
6月底将全面实施“可跨省异地处理非现场交通违法行为”
大连市空气质量趋势预报
办理购房资格证明请注意
开发企业应先办理商品房首次登记后才能为买受人办理转移登记
大连户籍新规5月起施行

脚客

2020-04-16

    上海三联书店  贾平凹 著

    著名作家贾平凹的“行走”随笔。作者迎着风沙向西行进,再裹着湿柔南下东进……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可见人的心灵的投射,极富情致和个性,又有哲思。

    清涧的石板(二)

    天黑下来了,旅人并没有睡意,依然在街上溜达,去量量城墙上石板的尺寸,去摸摸街面上石板的光滑。末了,长久地看着夜空,作一个遐想:夜空青蓝蓝的,那也是一张大石板吗?那星星就是石板上的银钉吗?

    天明起来,旅人们兴趣毫不减退,打问着石板的趣闻。旁人建议到城外乡村里走走吧。到了乡村,几乎就都要惊呼不已了,觉得到了一个神话的世界。那一切建筑,似乎从来没有了砖和瓦的概念:墙是石板的,顶是石板盖的,门框是石板拱的,窗台是石板压的,那厕所、那台阶、那院地、那篱笆,全是石板的。走进任何一家去,炕面是石板的,灶台是石板的,桌子是石板的,凳子是石板的,柜子是石板的,锅盖是石板的,炕围是石板的。色也多彩,青、黄、绿、蓝、紫。主人都极诚恳,忙招呼在门前的树下,那树下就有一张支起的石板,用一桶凉水泼了,坐上去,透心的凉快。主妇就又抱出西瓜来,刀在石板磨石上磨了,嚓地切开。正吃着,便见孩子们从学校回来了,个个背一个书包,书包上系一片小薄石板,那是他们写字的黑板。一见有了生人,忽就跑开,兀自去一边玩起乒乓球。球案纯是一张石板,抽、杀、推、挡,球起球落,声声如球落入玉盘。

    终于在一所石板房里,遇见了一个石匠。老人已经六十二岁了,留半头白发,向后梳着,戴一副硬脚圆片镜,正眯了眼在那里刻一面石碑。碑面光腻,字迹凝重,每刻一刀,眉眼一凑,皱纹就爬满了鼻梁。我们攀谈起来,老人话短而气硬。他说,天下的石板,要数清涧,早年这个村里,地土缺贵,十家养不起一头牛,一家却出几个好石匠,打石板为生,卖石板吃饭,亏得这石板一层一层揭不尽,养活了一代一代清涧人。为了纪念这石板的功劳,他们祖传下来的待客的油旋,也就仿制成石板的模样,那么一层一层的,好吃耐看。他说,当年陕北闹红,这个村的石匠都当了红军,出没在石板沟,用石板做石雷,用石板烙面饼,硬是没被敌人消灭,却沉重地打击了敌人。他说,他的叔父,一个游击队的政委,不幸被敌人抓去,受尽了酷刑,不肯屈服,被敌人杀了头,挂在县城的石板城门上。但他们又连夜攻城,取下头颅,以石匠最体面的葬礼,做了一副石板棺材掩埋了。

    老人说着,慷慨而激奋,末了就又低头刻起碑文了,那一笔一画,入石三分。旅人都哑然了,觉得老人的话,像碑文一样刻在心上,他们不再是一种入了异境的好奇,而是如走进佛殿一般的虔诚,读哲学大典一般的庄重,静静地作各人的思索了,问起这里的生活,问起这里的风俗,末了,最感兴趣的是这里的人。

    “到山上走走吧,你们会得到答案的。”老人指着河对面的山上说。

    走到山上,什么也没有,却是一片墓地,每一个墓前不论大小新旧,出奇地都立着一块石板——一面刻字的石碑,形成一片石板林。近前看看,有死于战争时期的,有死于建设岁月的,每一块碑上,都有着生平。旅人们面对着这一面面碑的石板,慢慢领悟了老人的话:是的,清涧的人,民性就是强硬,他们活着的时候,是一面朴实无华的石板,锤錾下去,会冒出一串火花;他们死去了,石板却又要在墓前竖起来。他们或许是个将领,或许是个士兵,或许是个农民,或许是个村儒,但他们的碑子却冲地而起,直指天空,那是性格的象征、力量的象征、不屈的象征。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