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9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15万张300万元旅游惠民消费券等你来领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狂风暴雨袭滨城
全市超过15万中小学生昨日复学
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指示批示精神和中央决策部署 动员部署国家统计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工作
习近平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
习近平给北京科技大学全体巴基斯坦留学生回信
天途有线
第A02版:要闻
(上接1版)
关于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的决定
习近平给北京科技大学全体巴基斯坦留学生回信
新都市 新生活
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
(上接1版)
团结合作战胜疫情共同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图片新闻
第A03版:要闻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
第A04版:要闻
5G产业应用渐入佳境赋能实体经济前景可期
搭建起党员联系服务群众的“连心桥”
拼多多“市县长直播”首次落地辽宁
学习贯彻中纪委全会和市纪委十二届五次全会精神
广告
第A05版:综合新闻
海天云庐项目(前石地块)总图方案公示
大连市自然资源局通告
15万张300万元旅游惠民消费券等你来领
启动加速度 找准发力点多措并举促进我市文旅业高质量发展
大连供电公司积极应对暴雨大风天气
早间时段接送上学客流1569人次
全市未现重大险情
全市公安民警冒雨护学确保中小学生平安返校复课
全市超过15万中小学生昨日复学
分类信息
第A06版:专题
浪漫大连 健康出游
第A07版:生活
儿童打呼噜可能是扁桃体腺样体出问题了
盐吃多了碘会过剩吗海产品能替代碘盐吗
今日语录
人生小满 已是万幸
“天空之眼”下的美丽家乡
那是一场美的历程
第A08版:综合新闻
读书与行走
路和路
普兰店区新添一家二级妇产专科医院
瑞驰集团新产业基地正式启用
一头鲸鱼标本 两个世界之最
甘当返乡创业的“冤大头”
图片新闻
全面整治废品收购站
大连自贸片区跨境人民币结算便利化迈上新台阶

路和路

2020-05-19

    刘勇  著

    这是本土作者刘勇去年下半年发表于《中国作家》的一部长篇。这部小说以改革开放四十年为时间轴,讲述了机关里面的人和事,反映了一代机关人的生活、事业、理想。

    半上午了,明亮的阳光照在了老杨的脸上,刺得他一睁眼——醒了,退休后的第一个早上,老杨本想睡个自然醒,却让阳光给照醒了。

    老婆不在家,匆匆吃了口饭、坐下来后,老杨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中——接下来,他干什么?手机和他的脑子一样——也是空空如也,没有一个电话,老杨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上了无人岛,举目无亲。

    “出去,必须出去!”老杨心里喊着,抬腿就要走,可是去哪儿呢?他脑子飞快地转着,搜寻了几十个地方,都被否定了,最后他想起了健美操,“对了,就去跳健美操。”

    一想到钱,老杨恐惧了——钱在哪里?退休了,意味着他的灰色收入就断了,而工资卡在张丽手里,小金库没钱了,给姑娘买房子花光了,现在,现在岂不是?以后花一分钱都要向张丽要?!

    “他娘的!”老杨愤怒了,也后悔了。

    笨手笨脚地乘公共汽车去了富丽华大酒店,在健美操中心,却被知告,老杨的免费卡被废了,他心里大骂了一顿温州张。

    葛大明现在油头粉面的,一幅成功人士派头,给公司卖白粉钱比以前挣得多了,他可以显摆。最近吸粉很过瘾,康强给的量加大,公司的福利就是奖励白粉,谁表现得好就奖励得多,可身体越来越吃不消,有几次他昏迷了。

    这天,葛大明吸粉后,不知怎么的就跑到大街上去了,啊真好,前面金光闪闪的,一大捆一大捆的钱劈头盖脸地砸过来,想捡都来不急。

    终于,葛大明摔倒在路旁,他吸食了大量的白粉,被人发现送到了医院,由于确定不了身份,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房里。原本想,过不了多久,葛大明就会咽气,可昏迷了一天一宿后他醒了。

    他醒了,而且毒品的劲过去了,虽然是弥留之际,可是恰恰这时他脑子清醒了,呼吸微弱,说话已经很困难。

    葛大明的泪水流出来了,“如果能重新开始该多好”——他幻想着,也后悔了,悔得肠子也青,悔得肝也碎,一辈子在眼前一转就过去了,但是搜肠刮肚地想,这辈子还没有做得一件牛逼的事。要说,还就是在厂里和赖瓜打的那一仗,值得他树树大母指。

    可他损失惨重,被打断了腿,导致了后来的吸毒,走上了绝路。这事,是成就了他,还是毁灭了他?

    小时候他就是个坏孩子,好像坏种是娘胎里带来似的,仿佛那个小树一发芽就是歪的,长大注定歪脖子树,自然而然地就大了,就下九流地生活,他搞不明白,生了他们这些人干什么?是不是社会必须有他们这些坏人当垫背的才显出社会的美丽?

    呼吸越来越弱了,葛大明感到了一个巨大的泰山压了下来,“这就是死吧”这样想着他无奈地接受着,他想挣扎却动弹不得,一闭眼过去了。

    葛大明又睁开了眼,亮亮的眼神在找人,一个医生说:“哎,他又醒了,眼睛还挺亮。”另一个说:“没用的,这是回光返照,一会儿就完了。”

    葛大明感到有人在往下拉拽他,一个不可抗拒的力量死死地往下拉,他突然想到,小时候姥姥说的,阴间的勾死鬼,经常到阳间来拉人,绝望的他,死死抓住被子,想说,救救我,我不能死啊,只要能活,让我干什么都行,做好人坏人都行,活着就行,我不要死啊!

    可是,他一句也喊不出来,任凭死亡一寸一寸吞噬着他,葛大明怒目眦睚,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怨恨,带着对这个世界的仇视,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愤怒,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那恐惧的眼睛始终闭不上。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