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0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清‘连’讲坛”第一课开讲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38项指标任务全部完成
市法院在东北地区首次启用执行“电子封条”
深耕朝阳贡献“大连力量”
打响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总体战
加快5G网络建设和产业发展 助力大连新型智慧城市建设
研究部署国家统计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工作
习近平的扶贫故事
携手奋进新时代
百尺竿头更向前
广告
第A02版:要闻
习近平的扶贫故事
分类信息
第A03版:要闻
致敬劳动者
大连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党委委员、副主任刘昌阳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上接1版)
做件好事送俩锦旗?一个小伙子送一面!
政府为企业“让地”区校合作助力“校友经济”
(上接1版)
我市和朝阳市对口帮扶300万羽蛋鸡产业园项目开工
深耕朝阳贡献“大连力量”
(上接1版)
第A04版:综合新闻
“5·20”中国学生营养日“三减三健” 从学生抓起
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税务贷”正式上线
5G与安全 科学破解基站“焦虑症”
打响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总体战
广告
第A05版:专题
税宣春风暖意送 战“疫”助产情正浓
第A06版:综合新闻
抓获违法违规渔船44条
未来星城万平毁绿违建被拆除
长海县建成30个“村民评理说事点”
精准检测助复产 精准服务惠民生
广告
第A07版:专题
共谋发展宏伟篇章 彰显政协担当作为
第A08版:国内新闻
《路和路》
《读书与行走》
皮普线封路公告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百尺竿头更向前
携手奋进新时代
拍卖公告
第A09版:城事
在鼓乐声中演绎生命的奇迹
直播带货 “热”在互惠共赢
休渔季
亲朋请你挂名当“法人”?小心别掉坑
说说停车这点事儿
第A10版:读城
看城
万人进直播间学个税申报
反嘴鹬出现金普新区西海湿地
用心读,读好书,做好孩子阅读的引路人
“不要着急关注成绩,学着给孩子减压!”
第A11版:财富·教育
记忆中的那把红伞
身边
公募基金可以投资新三板了
疫情之后黄金走势会怎样?
沪港深基金
客户服务节助力抗疫
银行喊你完善个人账户信息别不在意
接纳情绪比对抗更有效
“荐股直播群”原来是这样引人入瓮
第A12版:融·媒
小得盈满 自在欢喜

《读书与行走》

2020-05-20


    读书

    与行走

    上海三联书店  陈忠实 著

    著名作家陈忠实力作欣赏。书中有讲述作者生命历程中的“第一次”的故事、看过古罗马的斗兽场、踏上茶卡盐湖领略“天空之境”、从大理流浪到泸沽湖、在毛乌素沙漠里赏月……

    在《当代》,完成了一个过程

    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初夏》,写于1981年元月,发表在1984年的某期《当代》杂志上,历经三年多时日。

    这个过程对我后来的写作是难忘的,也是一个重要的不可或缺的过程。

    这部中篇从初稿到定稿,大约写过四次,从最初的六万字写到八万字,再到最后发表出来的大约十一万多字。

    这是我写得最艰难的一部中篇,写作过程中仅仅意识到我对较大篇幅的中篇小说缺乏经验,驾驭能力弱。后来我意识到是对作品人物心理世界把握不透,才是几经修改而仍不尽如人意的关键所在。

    80年代伊始,农村改革的潮声初起。

    我那时候感觉到了这潮声在各个阶层引起的种种反响,企图写出那种感觉,然而仅仅停留在新潮与死水的认识层面上。我尚未意识到新的生活的潮声冲击的不仅仅是一潭死水,不仅仅是人的旧的观念和僵死的教条,而是人的心理秩序的紊乱。

    由旧的观念长期统治所形成的心理秩序被冲击了,旧的平衡被颠覆了,开始呈现紊乱和无序。而要达到新的平衡和新的结构秩序,便有一个精神和心灵的痛苦历程。我投笔的目标,应是作品人物的这个心理历程的解析,那样才能较为准确地揭示那个时期的生活真实,即心理真实。

    只是我的这个艺术觉醒来得晚了一点,或者说在这三年四稿的反复修改中终于摸索到了这个窍,修改终于跨出了关键性的一步。这一步对于《初夏》来说仅仅只是一部作品的完成,重要的是对我后来的全部写作更具有意义,即进入人物的心理真实。

    在这个过程中,令人感佩的是《当代》的编辑,尤其是老朋友何启治,所显示出来的巨大耐心和令人难以叙说的热诚。他和他们的工作的意义不单是为《当代》组织了一部稿子,而是促使一个作者完成了习作过程中的一次跨越,得到了属于自己的一次至为重要的艺术体验,拯救了一个苦苦探索的业余作者的艺术生命。

    友谊便由此而加深了,信赖便由此而更加深刻。

    何启治那时候就相约,写第一部长篇小说给人民文学出版社。

    我那时候正在中篇小说的浓厚的写作兴趣中,长篇尚未想过。他说什么时候写他不管,一旦写了就要给人民文学出版社。此后的近十年间,每有人民文学出版社或《当代》编辑到陕西出差或组稿,老何都委托他们来看看我。

    《白鹿原》写成后,自然只能交给老何了。所幸的是,《白鹿原》在《当代》的发表和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出版要顺利多了。

    《初夏》的反复修改和《白鹿原》的顺利出版,正好构成一个合理的过程。艺术要经历不断的体验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个性,这个过程对作家来说各个不同,然而谁也不可或缺,天才们也无法找到取代捷径。

    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初夏》发表于《当代》。

    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白鹿原》最早通过《当代》和读者见面、交流。

    《当代》在我从事写作的阶段性探索中成就了我。再说任何感谢之类的话不仅庸俗,也见外了。

    1999年5月7日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