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0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清‘连’讲坛”第一课开讲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38项指标任务全部完成
市法院在东北地区首次启用执行“电子封条”
深耕朝阳贡献“大连力量”
打响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总体战
加快5G网络建设和产业发展 助力大连新型智慧城市建设
研究部署国家统计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工作
习近平的扶贫故事
携手奋进新时代
百尺竿头更向前
广告
第A02版:要闻
习近平的扶贫故事
分类信息
第A03版:要闻
致敬劳动者
大连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党委委员、副主任刘昌阳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上接1版)
做件好事送俩锦旗?一个小伙子送一面!
政府为企业“让地”区校合作助力“校友经济”
(上接1版)
我市和朝阳市对口帮扶300万羽蛋鸡产业园项目开工
深耕朝阳贡献“大连力量”
(上接1版)
第A04版:综合新闻
“5·20”中国学生营养日“三减三健” 从学生抓起
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税务贷”正式上线
5G与安全 科学破解基站“焦虑症”
打响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总体战
广告
第A05版:专题
税宣春风暖意送 战“疫”助产情正浓
第A06版:综合新闻
抓获违法违规渔船44条
未来星城万平毁绿违建被拆除
长海县建成30个“村民评理说事点”
精准检测助复产 精准服务惠民生
广告
第A07版:专题
共谋发展宏伟篇章 彰显政协担当作为
第A08版:国内新闻
《路和路》
《读书与行走》
皮普线封路公告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百尺竿头更向前
携手奋进新时代
拍卖公告
第A09版:城事
在鼓乐声中演绎生命的奇迹
直播带货 “热”在互惠共赢
休渔季
亲朋请你挂名当“法人”?小心别掉坑
说说停车这点事儿
第A10版:读城
看城
万人进直播间学个税申报
反嘴鹬出现金普新区西海湿地
用心读,读好书,做好孩子阅读的引路人
“不要着急关注成绩,学着给孩子减压!”
第A11版:财富·教育
记忆中的那把红伞
身边
公募基金可以投资新三板了
疫情之后黄金走势会怎样?
沪港深基金
客户服务节助力抗疫
银行喊你完善个人账户信息别不在意
接纳情绪比对抗更有效
“荐股直播群”原来是这样引人入瓮
第A12版:融·媒
小得盈满 自在欢喜

记忆中的那把红伞

2020-05-20

    亲子之间

    我陪你长大

    你陪我变老

    

    / 四月 /

    17岁那年,多雨的7月过后,我收到了吉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9月初的一个深夜,我和爸爸坐上了北上长春的火车。清晨醒来,爸爸开始给我讲长春。他在长春读过航校,对长春颇有好感,但是我却没有听进多少。我只记得车窗外无边无际的田地和那些默默吃草的黄牛。现在回想起来,就好像总是那一些黄牛,它们一路跟着火车奔跑,然后以安静吃草的姿态呈现出来,时不时被落下,时不时又追上来。

    那时,吉大正在建新校区。一片茫茫的菜地中间有一块圈地,星星点点的教学楼、宿舍楼、食堂,空旷的操场,还有肃穆的图书馆。

    办好了入学手续,爸爸说带我出去散散心。我们一起坐公车到了市区的商业街,一下车,长春国贸就在眼前,我们一层一层地逛了起来,爸爸不时地问我要不要这,要不要那,我看到那些商品的标价高得惊人,连忙摇头,“我什么都不要。”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卖伞的专柜旁,售货员把伞撑开来,一个个排着队倒挂在高处,看起来很漂亮,当那把红伞一进入我的视线,我就喜欢上了它。它的底色是很端庄的红色,上面点缀着黑色的圆点,简洁大方的蕾丝花边,伞把是白色的,细细的婷婷的感觉。我指着对爸爸说,“爸爸,你看,那把伞真漂亮。”爸爸说,“你喜欢就买下来吧。”我们过去问价钱,售货员说39元。当时,39元买一把伞是件奢侈的事,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我高三时在学校食堂吃一餐午饭只要1元钱。“咱们走吧,不买了。”我拉着爸爸的手要离开。爸爸却很坚持,最后这把红伞还是到了我的手中。

    17岁还是孩子吗?我不知道,但是拿着手中的这把红伞,我真实地感受到了一种单纯而强烈的快乐,而且这种快乐慢慢地漾开来,连刚刚给我留下“贫瘠”印象的吉大校园也似乎变得可爱了起来。

    不记得之后做了什么,只记得我们返回时只搭了一趟公车,没有像去的时候那样再倒车,而是决定走回校园。正是下午3点多的样子,太阳笑笑地挂在那里,于是我有了理由撑起我的新伞,走在一片红晕里,爸爸不即不离,就在左右。

    当天晚上,爸爸说,“既然你都安顿好了,我就放心了,明天爸爸就要回去了。”这一夜我没睡好,回到宿舍一直哭,早上起来眼睛肿肿的,我一路跑到爸爸住的临时招待所房间,看爸爸收拾简单的行装。送站的学校班车是有固定的发车时间的,吃过早饭我们一起来到了班车点,班车已经等在那里了,爸爸又嘱咐了我几句就上了车,离发车还有几分钟,我站在车下,爸爸隔着车窗玻璃看着我,就这样看着看着我的眼泪又不听话地流了下来,爸爸一定是看到我哭了,于是把窗玻璃向后拉开,把手伸出来挥了挥,让我先回去。就在说话间我注意到爸爸的眼圈湿润了,我连忙挥挥手转身离去,没有回头,我不想看到爸爸流泪,我想他也一定不想让我看到他流泪。

    我一直走到宿舍楼边,确信在校车上看不到我的背影时,才回转身,躲在宿舍楼的墙边张望,我看到校车发动了,渐行渐远,两行咸咸的泪水一直流到嘴里……

    那时候的伞是不太分晴伞和雨伞的,但是因为它的颜色和蕾丝花边,所以我一直把它当晴伞来用,偶尔下小雨时我也会打着它出去踏雨,稍大一点儿的雨我就不舍得用它了。在大学时我一直把它当做我的宝贝一样珍惜着,每年夏天都拿出来用上一段时间,每次都能重新回想起刚刚拥有它时的那一种快乐。毕业后,我来到了大连,除了换洗衣服等必需品,它是我唯一的家当。那些年搬了好多次住处,每一次搬家我都记得把它放好。直到2001年我丢了它的时候它还是跟新的一样。从那以后,我也买过几把阳伞,也很漂亮,但是我对它们却没有了那样的一种喜欢和珍爱。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冬天在家里小住的时候,一次陪妈妈出去买菜,妈妈在冰上滑了一下,幸好我挽着她的手臂,我说,“妈妈,你的鞋底是不是有点儿滑,要小心点儿才好。”妈妈低头看看说,“这双棉鞋是你前几年买的,你不记得了?”我说,“是吗?不记得了。”妈妈接着说,“有一年冬天,你给我和你爸爸每人买了一双棉鞋,穿着特别舒服,我的这一双正合适;你爸爸那一双有点儿小,我说挤脚就别穿了。他不听,坚持穿、坚持穿,终于把鞋给撑大了,我们每年都穿这两双棉鞋,你爸爸前几天还说,‘穿过那么多双棉鞋,就我老闺女买的这双最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