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5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全力推进东西部扶贫产业协作并取得突出成果
贵州大山里有“大连援建”带来的“抢手活儿”
谭作钧陈绍旺率大连市党政代表团在沪学习考察
本月起我市调整住房公积金缴存基数
大连商品房销售新政今起施行
习近平分别同新加坡总理和泰国总理通电话
《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条例》公布
天途有线
第A02版:要闻
共同促进自主就业退役军人就业
战汛情 勇担当
我国6月份进出口年内首次双双实现正增长
压力挑战下,中国制造如何逆势突围?
为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第A03版:要闻
我市通报2017-2018年度劳动保障守法诚信企业
我市企业年报率达92.26%再创新高
贵州大山里有“大连援建”带来的“抢手活儿”
2020年我市纳税信用等级评价结果出炉
我市建设食品药品风险物质检测技术协同创新中心
全力推进东西部扶贫产业协作并取得突出成果
第A04版:综合新闻
我市开展2020中超联赛卫生防疫与应急救护培训
东方白鹳来了,张家村“美鹳”品牌火了
交警部门发放奖励8万余元
瓦轴积极开发国内外双市场
推动商业外摆外展活动有序有力
坚持改革 坚定信心努力打造大连高质量发展创新区
金普新区“一号工程”交出亮丽答卷
抢抓园区改革重大机遇奋力开创“又高又新”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第A05版:综合新闻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中信银行在英国《银行家》杂志“世界1000家银行”排名升至24位
中山区一工地因扬尘污染被查封
李传才、姜末作品展“漫·初心”开幕
污水排放口鱼儿戏水“晒”出企业“高颜值”
今年首次飞机防治森林病虫害工作顺利完成
金普新区率先全面完成非正规垃圾堆放点整治工作
“交大美食街”升级改造引发马栏街区“吃”热潮
我市开展创建国家食品安全示范城市攻坚行动
两市整班制教育协作新模式成绩斐然
第A06版:城事
七贤岭公园海滩上烟雾缭绕
保护我们无处安放的隐私
天然气置换中的疑惑
手机“隐藏功能”里的幸福感
夜市车上的小课桌
第A07版:读城
“一网通办”成经典案例
无人驾驶公交车进行开放道路测试
九龙湖智能化系统筑牢水域安全防护网
深圳公布243个蚊子“黑点”
新能源“智慧”警车将搭载车牌识别系统
激活“被遗忘”的桥下空间
全国最大规模高压电力缆线入廊启用
国产新支线客机完成首航
征兵体检实行封闭管理
社区为80后工作者减压
玩游戏 分垃圾
消防员接力救助八旬老人
生态环境保护有了执法队
屡次践踏诚信男子终被捉
麦浪滚滚 丰收在望
桶装饮用水岂能露天存放?
第A08版:时评
青丘国
万物静观皆有灵
忽悠
身份证替代老年证做好便民的减法题
人脸数据泄露“丢脸”困局何解?
端牢“中国饭碗” 保障粮食安全
分类信息

万物静观皆有灵

2020-07-15

    译林出版社  汪曾祺 著

    纪念汪曾祺诞辰百年经典合集之二,作品根植于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厚土,又展示了二十世纪现当代百姓的生活画卷。

    勿忘侬花1

    我至今还不知道勿忘侬花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我是否曾经看见过。中国大概是有的吧,但知道这种花的名字的一定比见过这种花的人多,若是不是很美呢,是不是当得起这样的名字,它的形色香味真能作为一个临诀的叮咛?——虽然有点感伤,但还不致为一个很现代的聪明人所笑罢,如果还不失为诚挚,除非诚挚也是可嘲弄的,因为这个年头根本不可能有。那我们的生活就实在难得很了,见过不见过其实本无多大关系,在诗文里或信札里说“送你勿忘侬花”而实际并没有,是尽可以的,虽然这样的人现在也都没有了。大概从此这个花要更其湮没了罢,它本身,和它的声名,这不知是花的抑是我们的不幸,或者无甚所谓,连偶尔对于这些种种思念也都应当淡然逝去了,可是有机会我还是想捡起一枝来看看。

    在昆明,有一次英国政府派来一个给战地士兵演讲音乐欣赏作为慰劳的生物学家想听一点中国的乐器歌曲,在一个研究院的实验室里,开了一个小茶会,听了几个名家的琵琶笛子,那位——该叫他生物学家还是音乐家呢——也有一个节目,七弦琴独奏!他显然对这个躺着的古乐器还不顶习熟,拧弦定音,指掌太温柔了一点,——七弦琴无疑的是乐器里顶精致,顶不容易伏伺的一种,一点轻微的慌乱教他的脸上过去了又泛上来一片红,他镇静自若着,而不时低低举目看一看,看着他的人,含笑得腼腆极了。——这一笑是感谢大家关切了这半天,现在,没有问题了!他正一正身子,轻咳一声,“普庵咒”,又向身旁的人笑了一笑:这三个中国字说得是不是差不多?普庵咒是常听到的琴曲,近乎描写音乐,比较容易了解。可是这一支庄严静穆的曲子我没有听,我一直看他,看他的明净的头和他的手。我好像曾经看过这样的手,但没有一双手我曾经这样的动情地看过——也许那样的手并不在做着这样的事情。矫健,灵活,敏感,热情,那当然,可是吸引我的是十个手指同时那么致意用力,那么认真,那么“到”,充满精神,充满思想,——有时稍见迟疑,可是通过迟疑之后却并不是含混,少见的那么好看的一双手。也许是过于白皙了,也许是乐器的关系,抚奏的手势偏于优美,显得有一点女性,然而这不是我当时就有的感觉……喝茶谈话的中间,他忽然起身离去,捧来一瓶,他欢欢喜喜,各种各样的花,瓶是一个实验用的烧瓶,一瓶水碧清,有些很熟,有些印象,浅花都是野花,而这么一瓶插着都似乎是新鲜极了,都是我没有见过的了,开也开得特别好,花大,颜色深,有生气,他一定是满山上出了一点愉快的汗水找来的,他得意极了,一枝一枝拈起来,稍提出一点。好些野花中国跟英国山地里都生着,有的一样,有的不大同,他看见了他知道是有的花,有些英国多,中国少,有些中国多,有些分布区域不广,现存的已经不多了,很珍贵的,但这里人似乎并不大注意……因为在异国说着本国的语言呢还是本来就惯常如此,他慢慢地说,攥着烧瓶颈子轻轻地转动,声调委婉而亲切,他不知道看到冯承植先生赞美过的鼠白草不?我看他,等有机会问他,可是老是错过,终于在他挑出一枝紫红长穗的时候,有人进门给他一封信,他得辞谢走了,我没有能问他拿进去的瓶里那种翠蓝色的小花是不是勿忘侬,他的手指在我的勿忘侬之间移动过多少次了!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