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4日 星期六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在京隆重举行
大连天气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致敬人民英雄 牢记初心使命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重要讲话精神
品国内外海鲜盛宴观海洋牧场建设成果
张国清刘宁夏德仁等走访慰问抗美援朝出国作战老战士支前模范烈士遗属
我市应急管理和安全生产工作得到高度肯定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敬献花篮仪式隆重举行
第A02版:要闻
伟大抗美援朝精神必须永续传承、世代发扬
(上接1版)
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上接1版)
第A03版:国内新闻
通 告
声 明
声 明
土地确权公告
声 明
通 知
海域续期公示
声 明
声 明
各地今年已向困难群众发放临时补贴190.9亿元
1.2亿人受惠!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调整全面完成
英雄赞歌冲云霄,万众一心向前进!
着力增进人民福祉共同迈入小康社会
第A04版:要闻
■标题新闻
2020年大连环保世纪行宣传活动启动
品国内外海鲜盛宴 观海洋牧场建设成果
关于进一步推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冷链食品生产经营单位落实核酸检测工作的通知
我市应急管理和安全生产工作得到高度肯定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重要讲话精神
省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来连开展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执法检查
张国清刘宁夏德仁等走访慰问抗美援朝出国作战老战士支前模范烈士遗属
致敬人民英雄 牢记初心使命
第A05版:综合新闻
坚守初心 医路前行
“从胜利走向胜利”主题学术报告会在大连大学举办
2021年全面实行安宁疗护按床日费用结算
“关爱水生动物共建和谐家园”
甘井子区举办第二届垂钓旅游文化节
获评“2019年全国地质古生物科普十大进展”
大连工业物联网国际加速器揭牌
科研攻关计划“组合拳”赋能防疫战
建设两大平台 打好六大“战役”全力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
第A06版:权威发布
大连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
大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
第A07版:公益广告
公益广告
第A08版:人物
师友故人忆念中
陨 城
在朝鲜战斗过的人都是英雄
距离炮弹仅1米,住在坑道抢修阵地

师友故人忆念中

2020-10-24

    译林出版社 汪曾祺 著

    纪念汪曾祺诞辰百年经典合集之六,用最平实的文字叙述师友故人的沉浮动荡,将辛酸悲苦以幽默豁达的方式呈现出来。

    金岳霖先生1

    西南联大有许多很有趣的教授,金岳霖先生是其中的一位。金先生是我的老师沈从文先生的好朋友。沈先生当面和背后都称他为“老金”。大概时常来往的熟朋友都这样称呼他。

    金先生的样子有点怪。他常年戴着一顶呢帽,进教室也不脱下。每一学年开始,给新的一班学生上课,他的第一句话总是:“我的眼睛有毛病,不能摘帽子,并不是对你们不尊重,请原谅。”他的眼睛有什么病,我不知道,只知道怕阳光。因此他的呢帽的前檐压得比较低,脑袋总是微微地仰着。他后来配了一副眼镜,这副眼镜一只镜片是白的,一只是黑的。这就更怪了。后来在美国讲学期间把眼睛治好了,——好一些了,眼镜也换了,但那微微仰着脑袋的姿态一直还没有改变。他身材相当高大,经常穿一件烟草黄色的麂皮夹克,天冷了就在里面围一条很长的驼色的羊绒围巾。联大的教授穿衣服是各色各样的。闻一多先生有一阵穿一件式样过时的灰色旧夹袍,领子很高,袖口极窄。联大有一次在龙云的长子,蒋介石的干儿子龙绳武家里开校友会,——龙云的长媳是清华校友,闻先生在会上大骂“蒋介石,王八蛋!混蛋!”那天穿的就是这件高领窄袖的旧夹袍。朱自清先生有一阵披着一件云南赶马人穿的蓝色毡子的一口钟。除了体育教员,教授里穿夹克的,好像只有金先生一个人。他的眼神即使是到美国治了后也还是不大好,走起路来有点深一脚浅一脚。他就这样穿着黄夹克,微仰着脑袋,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联大新校舍的一条土路上走着。

    金先生教逻辑。逻辑是西南联大规定文学院一年级学生的必修课,班上学生很多,上课在大教室,坐得满满的。在中学里没有听说有逻辑这门学问,大一的学生对这课很有兴趣。金先生上课有时要提问,那么多的学生,他不能都叫得上名字来,——联大是没有点名册的,他有时一上课就宣布:“今天,穿红毛衣的女同学回答问题。”于是所有穿红衣的女同学就都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那时联大女生在蓝阴丹士林旗袍外面套一件红毛衣成了一种风气。——穿蓝毛衣、黄毛衣的极少。问题回答得流利清楚,也是件出风头的事。金先生很注意地听着,完了,说:“Yes!请坐!”

    学生也可以提出问题,请金先生解答。学生提的问题深浅不一,金先生有问必答,很耐心。有一个华侨同学叫林国达,操广东普通话,最爱提问题,问题大都奇奇怪怪。有一次他又站起来提了一个怪问题,金先生想了一想,说:“林国达同学,我问你一个问题:‘Mr.林国达is perpendicular to the blackboard(林国达君垂直于黑板)’这什么意思?”林国达傻了。林国达当然无法垂直于黑板,但这句话在逻辑上没有错误。

    有一个同学,大概是陈蕴珍,即萧珊,曾问过金先生:“您为什么要搞逻辑?”她的意思是:这种学问多么枯燥!金先生的回答是:“我觉得它很好玩。”

    除了文学院大一学生必修逻辑,金先生还开了一门“符号逻辑”,是选修课。这门学问对我来说简直是天书。选这门课的人很少,教室里只有几个人。学生里最突出的是王浩。金先生讲着讲着,有时会停下来,问:“王浩,你以为如何?”这堂课就成了他们师生二人的对话。王浩现在在美国。前些年写了一篇关于金先生的较长的文章,大概是论金先生之学的,我没有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