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老报人捐赠东北抗联珍贵史料
大连天气
世代发扬抗美援朝伟大精神 伟大复兴新征程上奋勇前进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2020中国国际数字和软件服务交易会云展大会10月29日开幕
我市全力争创首批国家安全发展示范城市
习近平向玻利维亚当选总统阿尔塞致贺电
北岗桥汽车客运站“到站”香炉礁新客运总站“发车”
铭记伟大胜利 为维护世界和平和正义奋斗不止
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单行本出版
广告
第A02版:要闻
我国首条下穿高铁大直径盾构隧道开始掘进
(上接1版)
中国制造特斯拉将首次出口欧洲
我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实现对832个贫困县全覆盖
9月份1.7万多人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被处理
中方决定对参与对台军售的美国企业、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
铭记伟大胜利为维护世界和平和正义奋斗不止
“十三五”,新发展理念引领发展迈上新台阶
第A03版:综合新闻
金石国际旅游度假区B-9地块项目总图方案公示
智能化网点开启服务新模式
黔辽山海千里远三尺讲台心手牵
(上接1版)
(上接1版)
大连创城有信心有决心更要有突破
“台湾医生革命斗争史实图文展”在大连开展
市抗疫一线医务人员开启疗休养之旅
第A04版:要闻
市疾控中心紧急提醒
情系美丽乡村 筑梦绿水青山
强村富民“同频共振” 休闲宜居“破茧化蝶”
大连市智慧城管监督指挥中心管理城市“无死角”
我市举办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音乐会
搭建“3+3”产业规划框架 甘井子区打造产业发展新格局
第A05版:综合新闻
连企研发便携“呼吸仪”AI高考报志愿系统
53万余名网友“云游”6家环保设施开放单位
以地理标志为依托打造大连农产品区域品牌
品创意生活 享自然馈赠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育》新书大连首发
沙河口区市民健身中心启动仪式暨社会开放日活动举行
大连文旅板块成文博会焦点
2020中国(大连)国际文化旅游产业交易博览会·辽宁省乡村旅游产业博览会落幕
西岗区扎实做好“七人普”摸底工作
庄河市举办“红崖有爱 众志成城”战“疫”摄影书画展
第A06版:综合新闻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社区“共建共筑”陪老人喜过重阳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公 告
通 告
南航大连新航季 大连—北京大兴每日8班穿梭飞行
(上接1版)
集体宗教活动一般应当在宗教活动场所内举行
旅顺口区全力推进渔港环境综合治理
把农产品安全锁定在“探头之下”
热电集团“供暖管家”24小时为市民“值守”
第A07版:体育新闻
师友故人忆念中
旗 猎
大连裁判刘剑桥喜获“五超”银哨
市青少年排球联赛落幕
王宝山:球队越来越好
贝尼特斯:我希望下一场能够打好
“绿茵杯”大连文化名人滚子邀请赛落幕
大连人队0∶2不敌天津泰达
2020市民羽毛球健身大赛圆满落幕
第A08版:创刊75周年特别呈现
发挥综合诊疗优势 打造辽南地区肿瘤医疗高地
中山医院骨科团队首次将“3D打印多孔钽应用于半骨盆切除+全髋关节置换”
大连市骨科医院21周年院庆活动七大惊喜惠滨城
分类信息
第A09版:融媒
大连 一场“果叶派对”正在上演
第A10版:创刊75周年特别呈现
“75载《大连日报》75题光阴故事”有奖答题(二)
广告
第T01版:创刊75周年特别呈现
大连特色 大连实践 大连展望
感受发展体会变化迎接未来
第T02版:创刊75周年特别呈现
我和我的学校
便民服务诠释温度

旗 猎

2020-10-27

    于永铎 著

    叙述了明朝永乐年间,著名将领、辽东总兵刘江率领将士在金州卫备战抗倭,并取得了载入史册的“望海埚大捷”,这是中华民族的首次抗倭大捷。本土作家于永铎最近力作。

    “军爷!军爷!绝户了!马雄岛绝户了!”一个女子狂喊着。江隆痛苦地摇着脑袋,不忍与其对视。女子颤着声地问:“军爷,你们不是男人吗?”

    “这个……”江隆的喉咙被堵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报仇呀!”女子高举双手,朝天嘶吼着,“杀倭鬼呀!”

    “啊!啊!”江隆热泪滚落下来,他的喉咙开了闸门一样,“俺江奉举与倭鬼不共戴天,有违此誓言,犹如此树!”江隆一刀砍在树上。

    “听到了吗?守堡爷要为你们报仇!”王大牛高声喊道。

    “俺守堡爷不是吃素的!”陈大锤跺着脚说。

    各小旗纷纷前来禀告,岛里搜索完毕,没有发现倭鬼踪迹。有个士卒从柴火堆里抱出一个小孩,小孩翻着眼珠子,眼看着只有出的气,却没有进的气。江隆检视了一遍,小孩的屁眼上全都是血,眼看着没救了。江隆的牙咬得嘎嘣嘎嘣响,这孩子比小傻儿还要小一些,居然受到如此丧心病狂的折磨,真让人揪心。

    “地理先生呢?”江隆扭头喊着,众亲兵一迭声地喊,地理先生跑了过来,江隆问,“墓穴选中了吗?”

    “守堡爷,已经勘探好了。”地理先生指着鸡冠山的东坡,“守堡爷请看,就在那一片。”

    那是一片向阳缓坡,面朝着大海,左右两侧山势隆起,山窝处冬暖夏凉,看着就是一块好茔地。江隆拍了下地理先生肩膀,刚要夸他几句,又忙将口头语咽回肚里。他命总旗吕克铭立即带人上山开匡,太阳下山之前,务必要把死者全都殓葬了。马雄岛的女子闻听此令,又闹将起来,她们提出必须棺椁出殡,“死者是为朝廷效命而亡的,理当享受厚葬。”她们威胁说,“如果草率下葬死者,定以死相拼。”江隆沉吟着,内心里也认为这样的要求不过分,将心比心,为大明捐躯的盐兵理应受到厚葬。江隆头脑一阵发热,答应立即派人到亮甲店采购棺椁。如果亮甲店棺椁存量不足,就派人到金州城里去买。买棺椁的钱由樱桃园堡先垫上。

    7天以后,江隆再一次来到马雄岛,金州卫指挥佥使钱真命他全权接管马雄岛的防务和盐业生产。这天也是死者烧头七的日子,马雄岛上阴云密布,到处都飘扬着纸钱,到处都是哀哀戚戚的女子。大队骑兵在岛西头停下,江隆下马,率队步行来到屯里。营前操场上摆满了棺椁,这些棺椁显然没有经过精细加工,有的连漆都没刷匀。随着江隆一声令下,祭祀仪式开始。士卒们搬来猪头、供果摆在案头上,江隆命令燃放3响碗口铳。炮响后,天上突然落下丝丝小雨,哀号声随之而起。士卒拉出牛头大车,将棺椁一一拉到墓地下葬。安葬完毕,女子们齐刷刷地跪在一边,堵住了江隆的去路。掌旗官丁大贵凑到江隆身边,小声说:

    “守堡爷,这帮寡妇留在岛里不是个事啊。”

    “小……”江隆猛地醒悟过来,大声宣布,回去后立即调集品性好的盐兵进岛。女子都抬起了头,各个泪眼婆娑,小雨落在她们的脸上,泪水和雨水交织,她们个个面容憔悴,极像浮萍一般。江隆心中不忍,抱拳团团作揖。他能做到的就是给大家选一个品格高尚的岛主,选一个懂得疼爱她们的主心骨。小雨下得更急了,天上犹如挂起了一道雨帘子,里头看不见外头,外头也看不见里头。可怜的这些寡妇,此时,就像野草一样卑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