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5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山海一道,风雨同担,谢谢“老铁们”!
供应充足
均为阴性
挑灯战疫情
视频连线听取大连疫情防控情况对省市县(市、区)两会疫情防控工作作出安排部署
《关于做好2021年元旦春节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
立说立行 久久为功让大连成为干事创业的热土
沧海横流显本色
广告
第A02版:要闻
《关于做好2021年元旦春节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
沧海横流显本色
平安银行大连分行关于征集闲置实物资产回收单位的公告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广告
第A03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惠民保障初试水 “领跑”大连普惠商业医疗险市场
山海一道,风雨同担,谢谢“老铁们”!
居住小区出现新冠肺炎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怎么办?
紧急寻人
大连市新增6例确诊病例 3例无症状感染者
第A04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我市暂停驾驶人理论考试
我市防控物资和生活必需品供应充足
公安民警坚守战“疫”最前线
“让隔离人员感受到五星级‘家’的温暖”
全面核酸检测进行中 除金普新区封闭管控圈外全市各区检测已出的结果均为阴性
第A05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格林小镇封闭管理的200多个小时
800份肯德基晚餐送到抗疫一线
“疫情之下,没有局外人”
图片说明
一张刷屏背影照的背后
小红旗暖心羹又悄悄来了这次是“一群大连人”
第A06版:融媒
核酸检测72小时
第A07版:综合新闻
《人心的“趣味”》
《旗猎》
旅顺口区小康之路越走越实越走越宽
让“信用庄河”含金量越来越高
大连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红黑榜
第A08版:综合新闻
浦发银行大连分行:金融知识进社区、进学校
渤海银行:金融创新促进产业链生态圈形成
人民银行金州新区中心支行:高效推进“双品牌”建设
坚持党建引领 严肃监督执纪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动力源泉
金普新区坚决强化农产品质量监管
大连技术有力推动“山西城铁太原造”
检察机关有担当 优化法治化营商
棕榈油期货国际化平稳起步
大连重工品牌增值逾20亿元
万丈高楼平地起 手续办理更省力
第A09版:体育新闻
城市的一半 不懂怎样垃圾分类让我来告诉你们吧
意甲米兰绝杀拉齐奥继续领跑 国米迎七连胜
2022年杭州亚运会亚运村全面结顶
西甲皇马主场2:0胜格拉纳达
CBA广东新疆双双获胜广厦末节崩盘落败
孙杨瑞士高法上诉成功有喜有忧
东京奥组委与68家国内赞助商“压哨”达成合同延长协议
新冠疫情冲击美职篮 火箭比赛推迟
广告
第A10版:文化
跨越世纪露出真容
“美猴王之父”诞辰120年288幅原作展出
广东举办医学专题邮品展部分珍品首次展出
“文化快车走基层”活动圆满完成
第A11版:星海
走笔凤凰山
月牙泉(外一首)
马栏河边
走进阳光
矿工图·交接
从雨水开始,走到故乡
老侯讲故事
《新媒置顶》征稿启事
瓦城上空的三姨
第A12版:公益广告
广告

马栏河边

2020-12-25

    / 刘永峥 /

    晚饭后,常到马栏河边散步。

    一天傍晚,散步的人渐渐走没了,我坐在大树下的长条椅子上,看着对岸的滚滚车流,望着河里高楼大厦的影子和那五颜六色的灯光,想着刚才看见的一幕,久久不能释怀。

    一个50多岁的女人抱着一个男孩,被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追着喊“老妖精”,女人气得伸手欲打她,女孩却咯咯笑着扭头就跑,并且边跑边骂她:“老妖精!老妖精!”女人抱着孩子,哪能追上她,只有生气的份儿。骂她是“老妖精”一定不是女孩的原创,而是从大人嘴里学来的。环境里的病毒,真的很容易感染孩子。

    有一次,我看见一个驼背的老太太,腰弓得几乎贴到地面上了,手里拄着棍,被儿子扶着艰难地走着。有气无力的老太太看似走累了,瞥了一眼旁边的椅子想坐一会儿,但儿子却不允,架着她继续走。我心里说,这个儿子心肠够硬的,老太太想坐一会儿都不让,是去赶火车还是赶飞机,这么急着架她走?又有一次,看见老太太坐在矮墙上就是不起来,儿子怎么拖也没用。气得儿子转身要走,老太太这才把手伸给了他。我心里想,这儿子太没有耐心了,她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呗,愿意动弹用你拖吗?

    没想到,几个月后,我看见这个老太太竟然直立起来走路了,儿子夹着她的拐棍在后面慢慢地跟着。奇迹呀!此时,我方才明白了儿子的良苦用心。如果不是他执着地逼着母亲天天锻炼,恐怕老太太永远不会变得这么硬朗。散步的老大妈们路过老太太的身边都啧啧称羡,令我不由得对她的儿子刮目相看,也促使我对孝顺的含义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我想,孝顺并不一定是迁就和顺从。

    但随之而来所发生的事,又颠覆了我的这个理解,使我暗暗发笑。

    一个小后生,把他的爷爷从轮椅上搀下来,让他也学着那老太太一样走,自己推着轮椅在前面跑。气得爷爷站在后面喊:“你跑吧,我还不走了呢!”

    马栏河里的水忽多忽少,水满时碧波荡漾,鸟儿连站立的地方都没有,只有燕子贴着水面飞来飞去;水少时,只有丈八宽的一条溪流在慢慢流淌着。

    这里没有矮脚的海鸥,也没有高腿的“鱼捞子”,它们都集中在南边星海湾那儿。那里有吃不完的鱼儿虾的,也有不断的游人给它们投着食儿。

    这边的河套里,只有几只不知名的水鸟,不是鸳鸯,也不是野鸭,脊背是黄色、尾羽是黑色、头部和脖颈则是白的。水满时它们就飞走了,水退了又飞回来,在浅水里觅食。我观察了一段时间,总共有三只。一对好像是夫妻,一只是单身汉,有可能是这对夫妻的儿子。晚上它们就睡在干燥的沙滩上,也没有人去打扰它们。有时,我看见几个人一边吃着盒饭一边不怀好意地瞧着它们,心里不免有点为鸟儿们担心,但是想要捕捉到它们也不是容易的事。更多的时候我倒是觉得它们很孤独很寂寞。

    有一天,突然不见了那只单身汉,只有那对夫妻一动不动地卧在沙滩上,是在思念自己的儿子还是在默默哭泣呢?我的心不由得酸酸的。这个单身汉可能凶多吉少了。

    几天以后,那个单身汉水鸟飞回来了,它的爸爸妈妈用头亲热地拱着它,一边又用嘴嘬着它,好像在怪它没有领回一个伴侣来。虽然不美满,毕竟一家子又团聚了。

    傍晚,河边又热闹起来了,有散步的、有遛狗的、有打拳的、有舞剑的,还有一群大妈在空阔地带舞着扇子扭秧歌,更有拿着手机自拍自唱准备发到抖音上去的少男少女们。一个穿着拖鞋遛狗的女孩子迎面走来,忽然她的小狗挣脱了绳子直奔另一个异性小狗而去,女孩子急忙去追,却把一只拖鞋跑掉了;说来也巧,一个跑步的男子无意中一脚踢开了拖鞋,那鞋划了个弧形翻过栏杆直接飞进了河里,小姑娘跑了狗又没了鞋,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