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5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山海一道,风雨同担,谢谢“老铁们”!
供应充足
均为阴性
挑灯战疫情
视频连线听取大连疫情防控情况对省市县(市、区)两会疫情防控工作作出安排部署
《关于做好2021年元旦春节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
立说立行 久久为功让大连成为干事创业的热土
沧海横流显本色
广告
第A02版:要闻
《关于做好2021年元旦春节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
沧海横流显本色
平安银行大连分行关于征集闲置实物资产回收单位的公告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广告
第A03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惠民保障初试水 “领跑”大连普惠商业医疗险市场
山海一道,风雨同担,谢谢“老铁们”!
居住小区出现新冠肺炎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怎么办?
紧急寻人
大连市新增6例确诊病例 3例无症状感染者
第A04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我市暂停驾驶人理论考试
我市防控物资和生活必需品供应充足
公安民警坚守战“疫”最前线
“让隔离人员感受到五星级‘家’的温暖”
全面核酸检测进行中 除金普新区封闭管控圈外全市各区检测已出的结果均为阴性
第A05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格林小镇封闭管理的200多个小时
800份肯德基晚餐送到抗疫一线
“疫情之下,没有局外人”
图片说明
一张刷屏背影照的背后
小红旗暖心羹又悄悄来了这次是“一群大连人”
第A06版:融媒
核酸检测72小时
第A07版:综合新闻
《人心的“趣味”》
《旗猎》
旅顺口区小康之路越走越实越走越宽
让“信用庄河”含金量越来越高
大连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红黑榜
第A08版:综合新闻
浦发银行大连分行:金融知识进社区、进学校
渤海银行:金融创新促进产业链生态圈形成
人民银行金州新区中心支行:高效推进“双品牌”建设
坚持党建引领 严肃监督执纪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动力源泉
金普新区坚决强化农产品质量监管
大连技术有力推动“山西城铁太原造”
检察机关有担当 优化法治化营商
棕榈油期货国际化平稳起步
大连重工品牌增值逾20亿元
万丈高楼平地起 手续办理更省力
第A09版:体育新闻
城市的一半 不懂怎样垃圾分类让我来告诉你们吧
意甲米兰绝杀拉齐奥继续领跑 国米迎七连胜
2022年杭州亚运会亚运村全面结顶
西甲皇马主场2:0胜格拉纳达
CBA广东新疆双双获胜广厦末节崩盘落败
孙杨瑞士高法上诉成功有喜有忧
东京奥组委与68家国内赞助商“压哨”达成合同延长协议
新冠疫情冲击美职篮 火箭比赛推迟
广告
第A10版:文化
跨越世纪露出真容
“美猴王之父”诞辰120年288幅原作展出
广东举办医学专题邮品展部分珍品首次展出
“文化快车走基层”活动圆满完成
第A11版:星海
走笔凤凰山
月牙泉(外一首)
马栏河边
走进阳光
矿工图·交接
从雨水开始,走到故乡
老侯讲故事
《新媒置顶》征稿启事
瓦城上空的三姨
第A12版:公益广告
广告

瓦城上空的三姨

2020-12-25


    侯德云 老侯讲故事

    三姨是一位批评家。批评家给我的感觉,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

    三姨每次来瓦城,都在天上飞,而且用鹰样的目光,审视瓦城和我们。

    这里的“我们”是指,岳父岳母,还有我和妻子。是不是还包括内弟和女儿,我不好说。

    三姨是我岳母的亲妹妹,家住滨城。滨城是一座体量很大的城市。跟瓦城的瘦小和拘谨相比,滨城则显得心宽体胖、庄重大方。

    三姨起初给我的印象,尽管居高临下,尽管目光犀利,尽管言辞咄咄,但都是对枝节问题予以砍伐,只伤你的情绪,不伤你的筋骨。后来不行了。后来,当三姨成为“有钱人”的时候,随便几句话,就把瓦城和我们,都给“灭”了。

    最早认识三姨是在30多年前,当时我还不是三姨的“外甥女婿”。大学毕业,我在回家途中,顺路来接受岳母的“面试”。三姨听说此事,专程从滨城赶来当“考官”。

    几年后我才知道,三姨给我的评价,是所有考官中分数最低的。我的主要瑕疵表现在以下几点:

    一、行李很脏。被子、褥子都脏得不行不行,有味了都。那时候我岳母一家住瓦房,三姨亲自在院子里给我洗被褥,还亲自晾晒,这方面她有发言权。

    二、不懂礼貌。吃苹果,竟然把果核扔到地上。

    三、酒量太大。一个年轻人怎么可以“那样式地喝酒”呢?

    三姨是在我结婚以后说这话的。春节期间她来我岳母家做客,饭桌上说的,说得我脸上一阵阵发烧,估计是火烧云的样子。

    我对三姨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请她去饭店。日子越来越好,不能总是抠抠搜搜在家里接待客人,作为三姨的外甥女婿,我得有点姿态才对。退一步说,从报恩的角度,我也应该请三姨吃吃大餐。

    三姨对我们家有恩。女儿“隔奶”期间,我曾经把她送到三姨那里,住了两个多月。小丫头闹人,不送走真不行。

    三姨为我女儿的成长,付出过很多心力,感谢的话,已经说过不少。但不能总是用口水感谢对不对?我的意思是,第一次请三姨吃饭店,在菜品上要讲究点才行。鱼、虾、贝类、肉类、青菜,都要精心选择,该有的都得有。我心里还阵阵得意呢,觉得这下,肯定能让三姨开心。

    没想到从第一道菜上桌,到最后一道菜,三姨都要问一声:多少钱?

    我哪记得住哇。只好频频翻看菜谱。上一道菜,翻看一次菜谱。而每次三姨都说:贵!太贵!不上算啊。

    三姨还说:我说在家吃你们不听,出来当冤大头啊,让人熊了知道不知道?

    我手忙嘴乱,一脑袋的白毛汗。

    一顿饭,从头到尾都是三姨的抱怨,估计谁都没有吃好。

    三姨对她姐和她姐夫,也毫不客气。在三姨眼里,我岳父岳母买什么都贵,“怎么那么傻呀你们?”

    去年,三姨家发生了一件事。当然是好事。三姨位于滨城郊区的十几间平房被拆迁了,三姨从地产商那里拿到500万元补偿款。

    三姨成了“有钱人”了。

    从那时开始,我感觉三姨不再是从前的三姨,那种大人物感噌一下鲜明起来。

    妻子说:过两天三姨要来送钱。

    我纳闷:送什么钱?

    妻子说:给咱女儿的结婚红包。

    我更纳闷:咱女儿还没结婚,送什么红包?

    妻子说:三姨说早晚得结婚,先送了再说。

    噢,还可以这样?

    三姨的话,从来都是板上钉钉,谁都拗不过她。

    感念于三姨的盛情,这回,我把接待标准提到最高。说来惭愧,瓦城只有一家五星级酒店。可有总比没有强啊,那就请三姨吃吃五星级的饭菜。

    三姨这回一改常态,对饭菜价格一概不问。我心里暗暗赞叹,这才是“有钱人”的派头,好,很好。可吃到中途,三姨突然嘟哝一句:还五星级呢,房间这么暗。

    酒店的木质门窗以及走廊的色调,都是深褐色。三姨说得没错,瞅着确实有点暗。

    尽管房间有点暗,但这顿饭吃得很好。三姨笑声频频,席间还亲切地称我为“老侯”,为此我自己敬了自己一杯酒,以示庆贺。

    没想到,三姨给我女儿的红包里包了10000元礼金。旧惠新恩,让我和妻子好生感动。

    当然,三姨也给我岳父岳母送了红包。金额多少,我不想知道。

    第二天,由妻子陪同三姨去乡下踏青。五月初,是辽东半岛最美的季节,有无限生机,有浪漫情怀,有生命的各种可能性,踏踏青,散散心,挺好。

    我事先为不能陪同三姨踏青表达了深深的歉意。三姨很大度:你忙你的,我们自己玩儿。

    晚上回来,妻子跟我絮叨了一通她们中午吃饭时发生的事。

    中午她们在一个乡镇的农家菜馆吃饭。点菜时,三姨突然向饭店提出一个“正当”要求,她想吃几道她“以前从没吃过的菜”。

    这要求有什么过分吗?我觉得一点都不过分,谁还没有点好奇心哪。

    问题是,三姨七十大几的人,而且是在乡下长大,想找几道从没吃过的农家菜,还真就难办。

    服务员一连报出十几个菜名,都被三姨给否了。小姑娘急得快哭了。三姨却不依不饶,吵吵把火的,说那什么,你们就这么接待顾客呀?你们知不知道顾客是上帝呀?你们……

    最后是妻子好说歹说,三姨才别别扭扭在那家菜馆吃了午饭。

    我闻言大笑:这就对了,这才是“有钱人”的样子嘛。

    三姨回到滨城不足半月,就有各种消息传来,说三姨以各种名目,给每位亲属都送了钱,但在做客期间,也都粗声大气提出不少古怪的要求。

    我闻言又笑:这才是“有钱人”的样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