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08日 星期日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标题新闻
认真领会好 化作精气神 贯彻工作中
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81周年仪式在京举行
39年一群人一辈子一件事
几层楼高的海浪如上万头野兽扑打进船舱
网络热点新闻导读
一把拉住就要落水女孩大连男孩意外收获爱情
因天然气管道施工金三角市场站点有调整
英格兰队28年来首进四强
美国学者说美对华加征关税将引火烧身
第A02版:非常关注
39年,大杨这一群人一辈子就干了制衣这一件事
第A03版:本地新闻
“新时代辽宁精神”在我市社会各界引热议
健康中国基层行走进旅顺口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五家渠市来连招商
我市房地产投资增速1-5月份大幅提升
第A04版:本地新闻
因帆船结缘恋人故地重游
电动车肇事逃逸30小时被抓
“老顾客”不在家 他爬进31楼偷走12万现金
网上买来假口红再加价卖出
老人摔倒在地 交警打电话找其家人
第A05版:本地新闻
“塑料不酷”环保公益在金石滩开启
机场街道征兵宣传进军营
老汉无证驾驶无牌照三轮摩托车上路
途经金三角公交车站的多条线路有调整
第A06版:国内国际
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81周年仪式在京举行
美对华加征关税将引火烧身
中美经贸摩擦只能通过对话与磋商来化解
强烈呼吁美政府停止贸易战
国际社会担忧美国贸易霸凌搅乱世界经济
杨开慧:“牺牲我小,成功我大”
第A07版:国内国际
普吉游船事故已致38人遇难
潜水员隐约看见船舱内的遇难者
几层楼高的海浪如万头野兽扑进船舱
第A08版:2018俄罗斯世界杯特别报道
三狮头功擒黑马
内马尔带着争议与遗憾离开
红魔恐怖降桑巴
第A09版:2018俄罗斯世界杯特别报道
“雄鸡报晓”靠的是“移民军团”
大连一方主场完胜四川九牛
省运会气排球赛大连队夺冠
拄拐前行感动世界足坛
大连普区湖大3:2险胜南岭铁狼
第A10版:公益广告
广告
第A11版:夕阳正红
唉,曾经一块儿彪作的兄弟……
风雪夜的邂逅
第A12版:夕阳正红
借古人骨架,发挥自我笔墨精神
第A13版:夕阳正红
杜诗:嫌官儿太大,两度递交辞职信
黑科技版《清明上河图3.0》现身故宫
分类广告
第A14版:夕阳正红
“老外”连连点赞:“中国大药包,好!”
中药透骨外敷助力三类“老骨病”
第A15版:新学堂
高考落榜别灰心 条条大路通罗马
44中:阅读城市发展 激发奉献热情
我市举办专题培训 关乎教师队伍建设
大连东软信息学院毕业典礼“新意”多
百名幼儿教师基本功大比拼
听老英雄上党课
第A16版:天气·彩票
云朵阵雨助力 清凉天气相伴
国际部分城市天气预报
云霞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国内部分城市天气预报
陕西24家投注站327人合买中1921万
双色球头奖7注742万 奖池7.09亿

唉,曾经一块儿彪作的兄弟……

2018-07-08


  图为资料图

  男生中少有的白皙皮肤,大眼睛,浅黄色而又非常清澈的眸子,笑嘻嘻的脸庞总带着一丝顽皮。他,就是我儿时的同学——连生。

  我是四年级下学期从外地转来,和连生同班读到七年级上学期末,满打满算相处了三年。后来他参军了,一年后我也参了军,尽管不在一个部队,同为解放军的一员,我们也算是战友了。

  小时候,尽管生活上贫穷,但现在想一想很幸福。那时,也不知道学习,信马由缰,放学了就是玩,不知什么时候就和连生玩到了一起。放学后我们时常结伴而行,要么我上他家,要么他上我家。

  儿时一起甩灯泡、偷骑自行车、爬烟囱钻猪圈……

  一次放学后,我们俩像游神一样在部队大院里游荡,从一间营房的窗户向屋里望去,发现屋里一角堆满了废旧灯泡,于是我俩书包装满灯泡,爬到学校北面的大墙上,每当有人骑自行车路过,我们居高临下,丢下一个灯泡,“砰”的一声,灯泡破碎了,看着骑车人被吓了一跳,我们俩就哈哈大笑。骑车人或骂上一两句或怒目圆瞪,嗨,够不着,也撵不上,只好骑车悻悻而去了。

  我们那时就是彪作。

  一个夏天,放学后我们俩朝百货大楼方向游荡。路过派出所时,发现路边的树旁靠着一辆没上锁的自行车。连生家好像没有自行车。就像后来刚有汽车的时候,有人有车瘾一样,连生骑上这辆车就向二门市方向去了。不一会,中等身材、总是铁青着脸的警察叔叔从派出所敞开的大门出来,来到那棵树前怔怔发愣。坏了!我赶紧快步走到百货大楼前的十字路口,焦急等待连生。终于,连生由消防队那边飞快驶来。我不禁大呼:“连生快跑,连生快跑!”此时车已到十字路口,只见连生一个急刹车,在车尚未停稳之时,将自行车直接倒卧扔在马路中间,拔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溜烟消失在人流之中,我也撒丫子开溜,那位老警察气得直跺脚:“你小子,胆肥了!”

  有一次,连生领着我到石矿厂区内一处澡堂洗澡,回家时路过一个废弃的烟囱,约十层楼高,我们心血来潮,要看谁勇敢,便顺着嵌在烟囱外的钢筋把手向上攀爬。

  那是一次极具冒险的攀爬。手紧紧抓着钢筋把手,脚也要稳稳踩住下面的钢筋把手,唯一的防护就是每隔三米有一圈十厘米宽的钢片护栏,一步,一步……就这样,我们爬了上去。烟囱顶端是一圈同心混凝土“露台”,有齐腰高的护栏。这是我们登上的最高高度,全新的视角,俯首望去,下边的人像蚂蚁般渺小。当我们顺梯而下终于回到地面时,好几个工人大叔将我们围住,好一顿数落,一句话就是:不要命了!

  前不久,我开车路过石矿厂区外,瞥了一眼,那个大烟囱还在。

  冬天一个寒冷的傍晚,连生来到我家,说被他爸打出了家门。青葱义气的我,决定陪着连生。首先要解决照明问题,我们在医院的垃圾箱里捡拾了一个牛奶瓶子大小的铁盖的玻璃药瓶,在盖上用钉子钉了眼,将油笔管(铝制)插入其中,又棉袄上捻出一个芯子做灯芯,偷偷来到部队的大解放车旁,打开油箱盖,我手小,拿着那只油瓶子能从加油口伸进油箱里,灌上满满的汽油。然后,我们钻进了连生家楼下简易的菜窖里,点着了自制的油灯,小哥俩簇拥在一起,好不惬意……

  不一会,楼上突然传来了连生姐姐的呼喊:连生,咱爸下楼了。原来油灯的光亮出卖了我们。于是我们抱头鼠窜。

  再集合到一起,我提议到部队的猪圈去住。到了猪圈,我知道有几个猪舍里存放着成捆的军马草料,便用这些草料堆积出一个空间,就在这里陪着连生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

  现在想起来,太感谢连生他爸发现了我们,若不然,简易的汽油为燃料的油灯太危险了,真是万幸!

  七年级下半学期我转学去了外地,后又参军,又回来……和连生38年未曾谋面。

  说好“随时随地坐一坐”,成年后却只唠过一个小时嗑

  微信很神奇,去年6月,终于和连生联系上了。得知他已经内退在家,我问他,有时间出来坐一坐吗?他说,随时随地听从安排。不几天,我决定请连生吃饭。给连生挂电话总是无法接通,我决定先邀请另几位同学,反正连生随时随地嘛,饭局定在盈春饭店。一切都安排妥当,没想到,终于和连生通上电话时,连生用种种理由拒绝了我。我蒙圈了。

  聚会通知都发出去了,我还能撤回?于是,聚会还是如期举行,只是主角连生没来!现在想,连生那次失约应该是他在住院,他没说实话,撒了个善意的谎。

  也许连生感觉歉意吧,去年7月下旬的一天上午,我在单位上忽然接到连生电话,说中午有个同学聚会,请我参加。我未做半点推辞,如约而至。

  见面时,连生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我就势拽过他,来了一个拥抱。放手后,端详着彼此的脸庞,既熟悉又陌生。连生已经谢顶了,眸子也混浊了许多,但眼睛依然有神。

  我言明下午有会,又开车,不能喝酒,我只能以水代酒。连生说:我也不喝酒,忙着拿起他的保温杯,“喝我的,这是保健茶”。我问他为什么不喝酒,他说近来胃口不好,我也就没多问。这是调班后的班级同学聚会,大部分人我都不熟悉,席间热情还是有的,七嘴八舌好不热闹。我和连生紧挨着坐,难得做了一些沟通。交谈中得知他住在后盐,父母均安好,儿子在医院手术室工作,当兵时在黑龙江军分区边防巡逻艇大队……

  当天十二点半多了,我必须赶回单位了。连生和一位叫张燕的同学送我至上车,挥手告别。

  不几天,到了“八一”建军节,一位同学微信加电话约我晚上在缘木饭店吃饭,共庆建军节。他和另一位同学还有连生都去。怎奈另一拨战友也是晚上聚会,待到我这边散席,酒已经喝多了,走起路来一步三晃,便没能去成。后来听说他们一直等我到很晚才离去,那天连生还喝了一些红酒。

  时隔半年,不想,却与连生做了最后告别。从哀乐响起时我的泪水便夺眶而出,别了,青葱的好友、玩伴!

  和连生媳妇话别时,弟妹哽咽着说:中午一定来吃饭,在盈春饭店,就当连生“他”请你吃饭。我婉拒了。

  回来的路上,莫名的悲哀,同一个饭店,那日他失约于我,今日我又没有赴宴。

  连生,成年后我们就见了那一面,就唠了一个小时的嗑,我们坐在酒席间未曾推杯换盏,就喝了你的一杯茶……

  文 姜峰  大连市甘井子区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