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23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外交部敦促加美立即纠正错误
中共大连军分区九届十八次全委扩大会议召开
星海附近明停水
春节
老物业被炒
“青春校园服务礼包”5000多师生受益
不管“闲事”
微信错付9821元
影视人自查报税2个月117亿
全城“唯一的店”,搜索中
金普新区将实现光纤网络全覆盖
20多只青蛙小区里溜达
第A02版:今日要闻
关于这事儿还得提个醒
因为5毛钱,我把同事拉黑了
第A03版:今日要闻·新闻聚焦
不管“闲事”物业永远是别人家的物业
大连直达城市又多了几个
第A04版:今日要闻·专题策划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她一年不知说了多少遍
第A05版:今日要闻·时政大连
中共大连军分区九届十八次全委扩大会议召开
第二届中英政策对话研讨会——储能技术在大连举行
金普新区今年年底将实现光纤网络全覆盖
谭成旭会见瑞士再保险集团首席执行官缪汶乐
大连市交通运输局挂牌
第A06版:滨城发生
小伙劝阻竟遭老太掌掴下重手
小区出现20多只蛙大冷天马路上乱蹦
“老同学”添加好友没聊上几句就借钱
把密码当金额 乘客微信错付9821元车费
三天完成三例肝移植 患者生命得到延续
第A07版:舆情指数·民生在线
春节期间多家快递公司不放假
星海附近区域明天停水
解放路紧急停水送水车解燃眉之急
第A08版:舆情指数·街区新闻
社区简讯
老村里的彩虹房子
20年再出发 时尚、激情携手迈进新胜利
众多艺术家与庄河市民一起迎新春
第A09版:舆情指数·专题新闻
这61家公共场所有大笑脸儿,市民可认准啦
第A10版:舆情指数·法制在线
南石道街残害两女童案凶手21日已被执行死刑
人到六十须强“肌”
醉汉下车卧路边 的哥搭救反遭打
市司法局“青春校园服务礼包”让5000多中学师生受益
第A11版:娱乐同期声
出品方慌了:一部提档一部改网播
影视人自查报税2个月117亿
广告
第A12版:文体矩阵·体坛风云
大连城市足球年度颁奖盛典荣耀落幕
亚洲杯备战,国足调整后防线
火箭将把“甜瓜”送至公牛
短消息
第A13版:广告
广告
第A14版:广告
广告
第A15版:广告
广告
第A16版:新闻朋友圈·实用新闻
■开奖公告■
今天晴天持续 气温略降
今日空气质量预报
国内部分城市天气预报
大乐透头奖暂歇一期 周三有约莫错过投注
老伴儿
春运气象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停电信息
第B01版:特别策划
阅读题难倒学生一片20分题原作者仅得6分
晚餐只吃水果不起减肥作用
“北艺”考题荒腔走板不堪入目
吴秀波给“小三”的钱,老婆能追回吗?
第B02版:新闻朋友圈·深度星期三
物业“辞旧选新”,为何这么难?
《大连市人民政府公报》
第B03版:新闻朋友圈·故事会
一生默默耕耘,为国奉献
第B04版:商界纵横·城市创客
这到底是一爿怎样的店铺呢?
这家专营日版图书的店30%客户竟然不懂日语
他 说
第B05版:商界纵横·商情商事
一根狂热的羽毛
财经资讯
广告
第B06版:教育
假期关注孩子内心挫折教育不容忽视
父亲当把“孩子” 体验学校的三年级期末考试
“感动玉华”颁奖活动让人感动
第B07版:广告
广告
第B08版:广告
广告

一根狂热的羽毛

你知道吗 这些大牌其实都是大连制造

2019-01-23


  本报记者曲家乙

  

  今冬,羽绒服价格居高不下,一件中档偏上的羽绒服零售价通常都在千元以上。“笼统来说,今冬,羽绒服价格同比上涨了10%左右。”大连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表示,羽绒服涨价背后隐藏着“一根狂热的羽毛”。面对大幅涨价的羽绒原料所传导来的重压,大连羽绒服产销企业该如何过冬呢?

  A.

  被争抢的

  “一根羽毛”

  “2018年各类羽绒原料价格比上一年度平均上涨了50%左右,如此猛涨以前很少见。”大连一家羽绒服产销企业负责人张先生介绍,做羽绒服的面辅料价格、人工成本等也在提升。

  记者了解到,每年6月~9月份是羽绒服生产旺季,而11月中下旬之后羽绒服销售进入旺季时,上游厂家则通常处在传统的生产淡季。“2018年夏天,我们公司购进的品质上好的白鸭绒价格为每公斤430元,涨幅巨大。”大连某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徐先生表示。

  记者查询“羽绒金网”了解到,2018年7月底,95%的白鸭绒售价约为440元/公斤,而如今则上涨到近480元。羽绒价格为何一路飞涨?张先生认为,因为环保原因及鸭肉需求萎缩等,养鸭量减少,鸭绒产量降低,由此推动各类羽绒原料价格节节攀升。

  “2018年上半年,国内许多服装品牌都在‘赌’今冬羽绒服会迎来热卖行情,于是纷纷增加品牌旗下的羽绒类服装产品,争抢‘一根羽毛’,导致供求关系进一步失衡,羽绒原料价格大涨。”徐先生告诉记者。

  此外,有业内人士认为:“2018年上半年,棉花价格大涨,推动棉服售价走高,消费者对其购买需求下降,转而选择购买羽绒类服装,这也间接地推高了羽绒原料价格。”

  B.

  许多大牌

  都是“大连造”

  面对“一根羽毛”传导下来的成本重压,大连羽绒服产销企业该如何应对呢?“我们公司主要深耕国外市场,2018年共出口了200多万件羽绒服,出口量比上一年提升了10%。”上述徐先生表示,通过给国外一些品牌做代工,以及加大出口量等,该公司安然度过了这场“羽绒危机”。

  “除了做代工之外,今冬我们公司还尝试通过电商渠道内销自主品牌羽绒服,并且利用微信、抖音等新工具促销。”大连另一家服装企业负责人高女士表示,相对于代工所赚取的微薄加工费,羽绒服内销的利润会高一些。

  记者了解到,许多大品牌羽绒服,比如法国公鸡(乐卡克)、阿玛尼、Champion (冠军品牌)等部分款羽绒服都是由连企代工的。“大连也有自己的羽绒服品牌,比如‘孔翎’。这个上世纪80年代初诞生的大连本土羽绒服品牌虽然现在略显落寞,不过品牌还在,希望就在。”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大连服装企业在羽绒服的设计及生产等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如果能够结合更好的品牌战略,完全有可能实现绝地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