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灯会上了新闻联播
开门红
春节好天儿比去年多 天
金猪宝宝
王秋萍:288户居民的自管带头人
没有俗哪来的年味儿?
昨日现车流高峰 高速多路段“降速”
今天云多气温升 明天转阴降雪来
聚焦重点工作任务全力推进高质量发展
本报新春特别策划 亲情充电
第A02版:今日要闻
昨日现车流高峰高速多路段“降速”
深夜读书如同过年守岁
昨日出行
第A03版:今日要闻·新闻聚焦
没有俗,哪来的年味儿?
203.1万人次在连过年
第A04版:今日要闻·时政大连
聚焦重点工作任务 全力推进高质量发展
金石滩花灯会上了新闻联播
外籍船员体验“中国年”
“金普设计”400款花灯点亮秀山春节
第A05版:今日要闻·专题新闻
春节好天儿比去年多3天
王秋萍:288户居民的自管带头人
万余民警春节值守
辞旧迎新夜 他们坚守在岗位
安全事故零报告
第A06版:今日要闻·特别策划
团圆 有妈在的地方就是家
家风 在欢声笑语中传承
第A07版:今日要闻·特别策划
亲情 被装在塞满土特产的后备箱
年味 在接到儿子的一瞬间浓了
第A08版:非常关注
精彩的春晚一眼没看守岁的饺子一口没吃
第A09版:舆情指数·滨城发生
初一0:18 首个“金猪宝宝”诞生
沾了猪年的光旅顺猪岛火了
除夕高速路上爆胎交警请三口人吃饭
买了八只螃蟹皮筋净重1斤半
七旬老人摔倒警车秒变救护车
除夕上午突然断电维修工人下井抢修
大年初一影院丢包失主盼捡包者归还
“幸福的团圆饭”连续第八年开席
第A10版:娱乐同期声
中国制造成央视春晚亮眼“硬核”
春晚“第一快手”是她
春晚观众宽容了,还是冷漠了?
第A11版:文体矩阵·娱乐同期声
刘慈欣为贺岁档植入科幻“硬核 ”
第A12版:文体矩阵·体坛风云
主场首秀,武磊替补出场制造点球
赛事直播
春节体坛新闻回顾
哈姆西克被传接受体检即将加盟
短消息
第A13版:新闻朋友圈
过年新潮流!除了反向团圆 还有边游边聚
你去博物馆打卡了吗?
放鞭炮的少了讲情调的多了
第A14版:教育订阅号
家长别忽视这难得的情商和财商教育时机
假期不妨给孩子多点时间做“无聊事”
第A16版:新闻朋友圈·实用新闻
今天云多气温升 明天转阴降雪来
国内部分城市天气预报
腾飞
与人合买揽大乐透777万 火速兑奖落袋为安
国际部分城市天气预报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葛优岳云鹏笑场网友吐槽声稀稀拉拉

春晚观众宽容了,还是冷漠了?

2019-02-11


  初登春晚的葛优。(资料图)

  文/张济

  不知道看了今年春晚及反馈的人们,有没有一种昔日盛景不再的失落感。曾几何时备受期盼的春晚,已经越来越鸡肋化。哪怕这一届小鲜肉多一点,都因人们早已变坏的胃口而遭到再次漠视。在多少人家,电视机早已不能打开;在多少人家,虽然开了机,但春晚已然形同背景音,只负责营造一点喧闹的节日气氛,不到突然音量变小或者出现“事故”都不被扭头关注一眼。多年以前,笔者的家乡,大年初一拜年的时候,乡邻几乎总要交流一两句“昨晚×××没出来”“×××那一段弄得挺好”。而猪年头一天,笔者走遍大半个村落,居然没有一人言及春晚,哪怕见面没什么话说,宁愿尬聊,也不谈一嘴春晚。文化生活落后的农村尚且如此,相对繁荣的城市又当如何?

  往年《难忘今宵》还未响起,朋友圈和网上就会有节目反响,要有个槽点,更是会一片骂声。而今年,即使初登春晚众望所归的大咖葛优和小岳岳笑场,也未形成群攻之势,吐槽声稀稀拉拉。细想,与其说是宽容,不如说是冷漠。比起被吐槽,被漠视其实更可怕。

  说看春晚是“新民俗”的人们今在何方?民俗这种东西,是这么来的吗?与“民俗”相对的,应该叫“×俗”?我还没想好这个词。

  春晚一过,收视率大数据就出来了。猪年春晚跨媒体传播创新纪录,观众近12亿人。这似乎并不难理解。近5个小时的节目,几乎全频道覆盖,只要你开机,就不怕遇不上。哪怕你并不真的在看。你不开机也没关系,现在都融媒体了,你总要看看电脑、手机什么的——这些,也是在数据统计之内的。

  正所谓中年油腻,喧闹,人多,色浓,声高,是春晚越来越明显的特点。

  今年依旧。喧闹,人家说这叫热闹,是啊,过年嘛,总得热闹一点,喜庆一点。但热闹要有时有刻,四个多小时总是那么热闹,就缺乏对比,淡化主题了。相同的氛围持续刺激,也就有了疲劳和催眠的效果。

  艺术讲究轻重缓急,张弛有度。这个规律,在综艺那里,在春晚那里,也是适用的。

  人多,总是把荧屏铺得满满的,尤其是歌舞类节目,舞台上人均活动面积不超过两平方米,显得那么充实。同时也服务于热闹。

  人海战术,是技穷的表现,也是作品弱的表现。好比书画创作,但凡那种以体量来标榜的,什么百米长卷之类,都是重复与堆砌,为大艺术家所不齿。

  色浓,远看毛血旺,近看像糖浆。舞美华丽繁琐。似乎也是为热闹、温馨、喜庆这一主题服务。还不如早年间,抒情段落有些冷色调形成对比。全不顾视觉疲劳这档子事。

  声高,主持人声嘶力竭,歌唱者力竭声嘶。而内涵的丰富性、深刻性、感染力,音乐的音乐性,是不怎么有的。

  令人眼前一亮的反而是三个分会场,尤其是长春分会场所展现的中国制造等“硬核”让观众眼前一亮,大国的技术日新月异让人提气,更显还在原地的歌舞类节目质量堪忧。

  如果是经典歌曲翻唱,人们还会关注一下演唱水平;如果是创作作品,近年来鲜有过能流传下来的。人家说语言类作品是“见光死”,因为只有第一遍看才新鲜。早年间的春晚至少《明天的太阳》《我们见面又分手》《春天的钟》《思念》《走在大街上》《相约九八》这些歌曲,还是很流行的。

  语言类节目,整体上水平较比往年有所下降。闫妮领衔的小品《办公室的故事》,并不是新作,一年前曾在某卫视一档综艺节目里出现过。葛优、蔡明领衔的《“儿子”来了》,本身几乎就是个笑料,连许多卫视的语言综艺节目里的被淘汰作品都不如,而葛优的出现,简直就是事故。贾玲、张小斐主演的《啼笑皆非》,虎头蛇尾,不如她俩去年演的《真假老师》。沈腾、马丽的《占位子》,远远逊色于两人前几年那几部作品。亮点似乎在于孙涛的小品《演戏给你看》,是体现了讽刺弄虚作假、基层腐败的,令观者心有戚戚。

  春晚是一个大平台,既需要声光化电等技术手段的包装和支持,又不能仅靠技术手段支撑,归根结底需要有深度、有分量、有艺术性的一个个节目去支撑。没有好作品,春晚没看头。创作跟不上,春晚难说好。想当初,媒介单一,生活单调,春晚自然垄断,演啥看啥,谁上谁火。看如今,选择多元,节目层出,指头一点,随时随地,春晚断难一招鲜。

  众口难调是春晚的老大难,假使有一天真的不办了,观众会不会怅然若失?春节是否还会出现所谓的“新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