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
中老年防诈骗志愿者联盟成立
地铁停驶公交停运急救两位发病乘客
十几万治病钱落在火车上一个电话找回来了
温室大樱桃熟了
轰隆
海龙涎3·15特惠中!原装进口辅酶Q10 纳豆 氨糖 叶黄素 护肝胶囊热销中!
在这里他们看到……
第十九届3·15国际消费品(大连)博览会启幕
企业失业保险费返还申报启动
希望有一天,3·15晚会无人关注
广告
第A02版:2019两会进行时
这份行动指南时间表与你有关!
第A03版:2019两会进行时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今日闭幕
两天 提出建议得到回应
凝聚不懈奋斗的磅礴力量
第A04版:非常关注
生二胎宝宝,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今天比昨天快乐,这就是成功
第A05版:今日要闻·新闻聚焦
中老年防诈骗志愿者联盟成立
希望有一天,3·15晚会没人关注了
3·15短消息
2.3万人次 边消费边体验
第A06版:今日要闻·新闻速递
企业失业保险费返还申报启动
秸秆禁烧管控不力多人被通报批评罚款
大连大樱桃 又要见面了!
沙区俩预防保健所升级改造后投入使用
年底前实现“零证办电”
辽宁港口集团开通3条集装箱航线
第A07版:舆情指数·滨城发生
手夹了!
这样的大连真暖
轰隆一声,两平方米天棚掉下来
第A08版:舆情指数·专题新闻
先从学会感恩开始……
以消费者为中心:人保车险服务不断升级,理赔简单更安心
第A09版:舆情指数·滨城发生
一背包治病钱落在火车上
第A10版:广告
广告
第A11版:文体矩阵·文化大连
京剧独角戏《曹七巧》明晚在连上演
辽师音乐学院用原创歌曲唱响时代精神
市公共文化服务中心今年将推出系列精品
广告
第A12版:文体矩阵·文化随评
天下苦于修图久矣
《都挺好》:走出隐忍 女性可以“硬杠”原生家庭
“情怀杀”屡屡上演 老本真的不够吃了
第A13版:文体矩阵·体坛风云
哈姆希克发型变成了“麻花辫”
赛事直播
南美洲足联决定美洲杯将使用新赛制
格拉斯哥羽毛球队圆满结束来连交流活动
1/4决赛今日抽签,将分上下半区
校方表示调查结果出来前继续聘用傅明
短消息
第A14版:专题
清明祭扫 寄意思远 践行文明
广告
第A15版:新闻朋友圈·健康有约
牙痛有时并不是牙的事儿 可能是三叉神经“混电”了
第A16版:实用新闻
■开奖公告■
今天有阵雨 出门带把伞
空气质量预报
烟晨
国内部分城市天气预报
大乐透推出新规则以来 已经开出28注千万大奖
三日天气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第B01版:新闻朋友圈
赏花季,伤不起
“大连值得信赖的汽车服务商”推荐活动 今日启幕
第B03版:3·15消费行动
消费者监督团走进企业
第B04版:3·15消费行动
一份签名 让痛点变成满意
把高品质从产地延伸到消费者“家门口”
第B05版:信用让消费更放心 诚信房企机构献礼3·15
用信用刷屏:房企,你准备好没?
广告
第B06版:大楼市·专题活动
大连房地产诚信企业承诺书
品牌房企积极响应本报诚信宣言活动
广告
第B07版:大楼市·专题活动
把楼书里的“水分挤出来”
大连港·天下粮仓配套小学奠基仪式圆满落成
广告
第B08版:信用让消费更放心 诚信金融机构献礼3·15
交通银行大连分行“3·15银行业消费者权益保护”在行动
广告
第B09版:理财专刊
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知识,您知多少?
招商银行大连分行“小小银行家”体验活动精彩纷呈
招商银行手机银行8000万人都在用的神器轻松实现多家银行信用卡免费还款
中国平安启动体育大计划首次提出“智慧赛事”新构想
好服务更懂你,平安人寿用心守护您的幸福生活
第B10版:广告
广告
第B11版:广告
广告
第B12版:广告
广告
第B13版:广告
广告
第B14版:广告
广告
第B15版:广告
广告
广告
第B16版:广告
广告
分类广告

牙痛有时并不是牙的事儿 可能是三叉神经“混电”了

听专家聊聊被称为“天下第一痛”——三叉神经痛

2019-03-15





  本报记者 姜巍

  还记得自己最疼的经历是什么吗?有人说,生孩子,有人说,头疼,还有人会告诉你,牙疼……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真的有一种病疼起来“要命”,患者用突然闪电电击、刀割、烧灼形容痛感,它就是在临床医学疼痛指数分级中列第一位,被称“天下第一痛”的——三叉神经痛。

  “疼得厉害时,看见饭都掉眼泪。”近日,记者在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神经外二科病房,见到了刚做完手术即将出院的张阿姨,她告诉记者,自己患三叉神经痛五六年了,每次犯病时痛不欲生。曾经性格开朗,爱好乐器的她,因为服用卡马西平片,常常和家人发脾气。张阿姨说,得这种病,严重影响了自己晚年的生活质量,日常生活中的细微动作都可能引发疼痛,有时候她经常呆坐沙发不敢动。自己曾经试过针灸、服用中药来缓解疼痛,可是都不能根治。看着张阿姨被疼痛折磨的痛苦不堪,老伴也着急上火,收集资料,咨询专家,带着张阿姨四处看病。听说根治需要做手术,张阿姨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斗争。但一想到遭的罪,张阿姨还是下定决心,彻底根治折磨她多年的三叉神经痛。术后,张阿姨恢复很好,她一直面露笑容告诉记者,等出院后,她要继续学习乐器,并希望通过自己的例子,告诉被三叉神经痛折磨的病友,勇于面对这种疾病,越早积极治疗越恢复得快。

  三叉神经痛是一种什么样的疾病,它到底有多痛?就此,记者采访了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神经外二科常庆勇主任。

  A.

  病因如何引起

  常庆勇主任介绍说,三叉神经分布在脸上,管理面部感觉,正常不应该感觉到疼痛的。三叉神经的末梢神经分布在面部,就像大树的树须一样,是最末梢、最远端的树须。由上颚神经、下颚神经、眼神经三支神经会合形成三叉神经节。三叉神经节再往里走就变成一根神经到颅内,我们称之为三叉神经根。三叉神经病就发生在颅内这一段的三叉神经根。颅内血管压住了三叉神经根,为什么会产生疼痛呢?常主任列举了简单一个例子,假如我们的神经根就像一捆电缆,电线外头包裹着一层电缆皮,血管压得时间长了,就把“电缆皮”压破了,血管跟里边“电线”发生了接触,远端感觉就像发生了“混电”,正常的感觉变成了痛觉,这是发生三叉神经痛的根本原因。“血管减压术”就是要深入颅内,找到这个压迫点,把压破的神经和血管分离后,用一个绝缘的东西插入它们之间,让其不接触,疼痛马上就好了,从病因上解决三叉神经痛。

  B.

  病是怎么得的

  很多患者都有疑问,这个病为什么我得,她不得,怎么回事?常主任介绍,血管压迫肯定是主要原因,但为什么有的人血管就压迫了,这里边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随着年龄不断增长,血管动脉硬化。血管动脉硬化后就容易产生弯曲,正常的神经和血管是伴行的,不接触,在脑水里漂浮。血管动脉硬化易曲后就容易让其两者产生接触,但这点并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三叉神经痛的患者都有蛛网膜粘连,什么是蛛网膜粘连?正常的脑血管和神经是蛛网膜状,正常情况下是挨着的,光光溜溜的,发生粘连后,里边就像绳索一样,把神经和血管捆一起了。医生进行手术时,需要把这些粘连分离开,分开后才能插入进行手术,就好像弄一些绳索把血管拽过来一样。至于产生蛛网膜粘连的原因,目前还不清楚,需要进一步的医学研究。

  C.

  容易被误认牙痛

  采访中,常主任说,三叉神经痛是最常见的脑神经疾病,以一侧面部三叉神经分布区内反复发作的阵发性剧烈痛为主要表现,多发生于中老年人,右侧多于左侧。临床中,三叉神经痛的患者最容易被误诊为牙痛,往往将牙齿拔除后疼痛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张阿姨告诉记者,最开始她以为是牙痛,拔了好几颗。其实,牙病引起的疼痛为持续性疼痛,多局限于齿龈部,局部有龋齿或其他病变,X线及牙科检查可以确诊。“三叉神经痛有时还会和副鼻窦炎、青光眼、颞颌关节炎、偏头痛、三叉神经炎、小脑脑桥角肿瘤、舌咽神经痛、三叉神经半月节区肿瘤、面部神经痛等多种疾病相混淆,有时会出现误诊或其他疾病的治疗不及时。”常主任表示,出现了以上疼痛症状,又排除了其他器质性病变,就应该赶紧到正规医院神经外科查看治疗。

  D.

  如何才能治愈

  常主任表示,三叉神经痛是一种特殊的疾病,脑外科其他的疾病可以通过辅助检查确诊,但这个病磁共振、CT都看不出来三叉神经病。这个病必须是经验的医生通过患者的症状来判定。

  治疗方法主要有几种,首先一种是服用卡马西平,这个药治疗三叉神经痛一定是有效的。通过服药缓解疼痛或延长发病期,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患者能终身靠服用卡马西平控制三叉神经痛。患者服用一段后就停药了,停药的原因有两点,第一点卡马西平有耐药性,服药量越吃越大。第二点副作用大,有的患者服用一片后晕得都起不来了,此药对肝功、白细胞等也有损坏。

  第二种是局部切断法,神经分三支,第一支和第二支都能在脸上找到神经出来的地方,通过切断第一、二支产生脸麻,但是病根还在颅内,做这种局部切断手术的病人,往往会半年、一年后又开始疼痛。因为神经有一定的修复功能,虽然神经被切断了,但远端感觉还是会痛。常主任说,就像残肢痛,有的病人截肢后可依然会觉得有脚痛的现象。第三支神经包括封闭,是局部切断不了的。因为第三支神经在什么地方出来的,医生是找不到的。

  第三种办法就是做一个手术,用针刺到三叉神经进入颅内产生的神经节,一种通电射频烧坏神经,脸麻了不产生疼痛,还有就是放进去一个球囊压坏神经节。包括伽马刀治疗等,总体说来就是破坏神经,打断脸部神经传导,短期有效,但易复发、面部易麻木。但是病根依然在脑部,有的患者治疗当时效果很好,但一两年后又产生疼痛。以上治疗办法都是从神经传导上打断,不是处理病变部位。

  最后就是显微血管减压术,它是病在哪就处理哪,从病因上解决三叉神经痛,真正实现了“治本”。常主任说,三叉神经痛是一种很奇怪的病,不发作时患者和常人无异,生活上不受任何影响。有时甚至半年不犯病,但发病的时候,一次比一次疼。三叉神经痛在医学界有很多学说,虽然机理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但手术的治疗效果确是清楚的。虽然术后也有极少的特殊患者,一年或者二三十年后再次疼痛。可医生再次手术时发现,当初治疗的血管并没有再次压迫,而是因为有粘连把其他附近血管像绳子一样又拽了过来导致的。

  采访中,常主任举了一个事例,一个小伙来看病,已经一个月都不说话、不洗脸,看病时写字和医生交流,因为一动嘴都疼。常主任说,看病的病患多数都是疼的死去活来,甚至有自杀被家属拉拽回来的。有的真的感觉活不起了,才到医院手术。作为医生他很理解病人,患者到医院看到别人治愈后,本来很有信心,可轮到自己即使是微创手术,又在脑部难免有疑虑。他提醒患者,面部神经丰富,不正确的治疗方法只能暂时缓解疼痛并不能真正治疗,有甚者可能损伤面部神经造成二次伤害,患者应该尽早到专业医院进行正规治疗,切不可盲目轻信虚假夸大宣传,耽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