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04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潮平两岸阔奋楫正当时
拿出更多好使管用的改革实招
探摊儿
第五届大连市老年书画大赛开赛啦
选政信类项目要从全局把控
业以才兴,炫彩霓裳出自“最强大脑”
大工最小新生14岁!
海龙涎秋冬进补年度大优惠!
一次硬核的新生报到来自于家庭对“有趣”的培养
大连获批全国第二批
第A02版:今日要闻
开海后市场上海鲜价格品类有啥变化?
第A03版:美耀滨城 时尚大连
业以才兴,炫彩霓裳出自“最强大脑”
第A04版:今日要闻·新闻纵览
大连获批全国第二批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
油价今年第十次上调 92号汽油每升涨9分钱
图片新闻
选政信类项目要从全局把控
第五届大连市老年书画大赛开赛啦
广告
广告
第A05版:今日要闻·专题新闻
茅台集团厚礼佳酿 1折特卖 疯狂抢购中!
潮平两岸阔 奋楫正当时
第A06版:今日要闻·时政大连
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来连开展渔业法执法检查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重要讲话精神
院士主讲精细化工2.0
累计捐款2029万元
新疆高级好蜜疯狂抢购中!
第A07版:专题
专访善古堂中医骨科医院创始人杨秀梅“做出一家有温度的医院”
第A08版:今日要闻·特别策划
一袋垃圾背后的分类调查
垃圾分类任重道远
垃圾分类应从娃娃抓起
起步早但源头分类效果不明显
链接
第A09版:今日要闻·特别策划
一袋垃圾背后的分类调查
垃圾分类任重道远
垃圾分类应从娃娃抓起
起步早但源头分类效果不明显
链接
第A10版:舆情指数
一次硬核的新生报到来自于家庭对“有趣”的培养
打工女餐厅档口前摔了个大劈叉,骨折了!
我市创建首个催乳师信用服务平台
全城寻人,15岁女孩找到了!
广告
广告
第A11版:舆情指数·人物故事
大工最小新生14岁
中秋节前肉蛋价格稍涨11种蔬菜降价
广告
第A12版:理财星期三
山海情缘 滨城大爱 工行扶贫 振兴凉都
中信银行以科技驱动创新 数字化转型再提速
华夏基金再推新品把握长期机遇
恒隆广场3周年庆 超强礼遇震撼来袭
上投摩根科技前沿基金业绩喜人
建信中证红利潜力指数基金特色鲜明
广告
第A13版:体坛风云
谁赢谁出线,生死战来了!
电视转播
武磊昨天与国足会合
大坂直美无缘美网卫冕
体坛短讯
里皮:不会再召冯潇霆姜至鹏
广告
第A14版:足球倾城
38岁以上组本周将迎巅峰对决
夏训结束,大连青训队伍迎来新学期
律协法律人·君连组
西岗区2019年“区长杯”足球联赛  (企业组)积分榜
第A15版:文体矩阵·娱乐同期声
官媒:诈捐艺人不能参评中华慈善奖
数字电影《爆裂蝴蝶乐队》在连开机
原创少儿舞蹈荣获全国“小荷”奖
甘井子区惠民艺术节启幕
本周迎来百老汇音乐剧《灰姑娘》中文版
广告
第A16版:实用新闻
公告奖池
雨水登陆,外出带好雨具
空气质量预报
可圈可点
大乐透19102期开出1注一等奖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水质信息
掘金大乐透
天气预报
第B01版:新闻朋友圈
这脸丢不起
这命算不得
第B02版:故事会
王承书,隐于时代的先生
第B03版:故事会
(上接B2版)
广告
第B04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B05版:商情商事
网课为何突然刷屏
广告
第B06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B07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B08版:广告专版
广告

参与研制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为国家选择隐姓埋名30年

王承书,隐于时代的先生

2019-09-04




  ↑年轻的王承书在何园
  →王承书张文裕结婚照


  她的名字,只有少数人知道,她的传奇故事,也流传不广,但她绝非一般的女子。

  她是王承书——中国铀同位素分离事业的理论奠基人,亦是参与研制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

  70年前的那个10月,开国大典上的礼炮声响彻云霄,牵动着远在海外的王承书的心;55年前的那个10月,新疆罗布泊上空的蘑菇云震动世界,而千里之外的北京,参与原子弹研制的王承书日子一如往常,没有因此家喻户晓,没有因此广为人知。她为了国家选择隐姓埋名30年,死后依旧少有人提起。

  “她在乎这个吗?她最不在乎这个了,但我在乎。”段存华曾以很多受人关注的身份面对媒体,比如中共元老段君毅的女儿,比如原国家轻工业部副部长,而这一次,她作为王承书的学生端坐在记者面前。

  1

  不计名利

  为国家改行研究原子弹

  我和王先生前后脚进入了北京原子能研究所——我是在1957年,从北大物理系毕业后接受的分配;她是从美国回国后,1958年从近代物理研究所调了过来。不过最开始,我在铀同位素分离研究室,她在热核聚变研究室,并不在一块儿。在我们大院里,王先生很引人注目,因为她个子很高,冬天也穿着裙子、单鞋,但手上会戴双皮手套,一看就是有气质的大知识分子。我早就知道她,但真正认识是在1961年。那时中苏关系恶化,苏联撤走了援华的专家,能搬走的资料全搬走了,搬不动的机器扔在那里,没人会用。国家决定派一批中国专家前来支援,王先生就被调到我们铀同位素分离研究室。

  我们那儿负责研究原子弹的原料铀,原子弹爆炸就是用铀—235产生原子裂变而来。但铀矿石中铀—235的含量只有0.7%,要通过几千台机器,进行非常复杂的浓缩,才能得到可使用的丰度90%以上的铀—235。这是一项极其艰深的技术,当时只有美国、苏联和英国掌握了。我们有苏联没搬走的设备,却不知道设备运行的原理,更不清楚遇到问题该怎么解决,脑子里一片空白。

  调来的专家里,有人负责搞化工、有人负责关键部件,而王先生负责把理论搞清楚。其实王先生一开始也搞不懂。她在国外研究的是大气中的稀薄气体,原子弹也好,铀同位素分离也好,都是不搭界的事。时任第二机械工业部副部长钱三强找到了她,问她愿不愿意为了国家改行,“请你考虑考虑。”王先生想都没想,当场就说:“不用考虑,我愿意服从领导的安排。”

  王先生答应得爽快,却不是不清楚这个决定背后的难处。她后来曾对人说:“年近半百,转行搞一项自己完全不懂的东西,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再一想,当时谁干都不容易,何况我在回国之前就已暗下决心,一定要服从祖国的需要,不惜从零开始。”改行二字,说起来简单,但只有我们搞科研的人才明白背后的破釜沉舟、不计名利。

  2

  废寝忘食

  研透苏联专家“三本经”

  当时,理论组只有我和几名北大的同班同学,总共三四个年轻人。王先生一到,先从我们手里借走了“三本经”,也就是我们跟着苏联专家学习时抄录的3本讲义笔记。我们听是听了,抄是抄了,其实一点儿没懂,因为里面讲的东西都离我们太远了。王先生拿着“三本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废寝忘食地看。等她看懂了,就给我们办学习班。我们的课堂氛围特别好,大家能随意发言、讨论、提出不同意见。

  除了教我们,王先生还用手摇计算机和计算尺做了大量的计算工作,算出设备的稳定态。别人算的时候左手敲键,右手列算式,她因为力气小,左手敲不动键,只能用右手中指压在食指上,一下一下敲键,然后再拿起笔,记下计算出的结果。后来,几千台设备取出的铀—235还是有杂质,我们才知道几千台设备之外的另外几百台设备,原来是作进一步净化用的。这几百台设备要怎么级联、怎么使用?谁都不知道。这时候又是王先生起了作用,算出了要怎么用才能分开杂质。

  因为理论很难懂,所以总有人问,王承书到底做了什么贡献?在我心里,这些就是王先生最大的贡献。我跟别人解释,别人不理解,太专业了。但凡是我们这行的人,都知道她有多重要。

  当时铀浓缩工厂建在兰州,但为了方便研究,我们在北京搞了个模拟的小厂,先在小厂这边实验成功了,再应用到兰州的大厂去。有一次,大厂突然说设备取不出铀—235了,我和另一名同事就被派去看看。到了那里,我要来了浓度曲线,一看已经破坏了平衡,就让他们停止取料,等形成新的平衡后再取,果然很快就好了。于是有人说,你们学理论的还有点用嘛。我们听得又好气又好笑,我们看的不只是几条线和数字,而是它反应的原理。回到北京,我对王先生说:“多亏了您,教会了我们,我们可给您长脸了。”

  没有她的贡献,我们至今还是瞎子。

  3

  不舍研究

  婚后一人赴美求学

  我和王先生一起工作时,她快50岁了,关于她早年的经历,我问过她本人,也从别人那里了解了一些。

  1912年,王先生出生在上海一个书香之家。她的父亲中过进士,后来被送到日本留学;她的母亲出身扬州名门,被誉为“晚清第一园”的何园便是王先生外祖家。王先生是家中的二女儿,上有一姐,下有两妹,她们的名字分别来自《诗经》《书经》《礼记》《易经》,取为“诗、书、礼、易”。名字虽这么取,父母教女却颇为封建,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要她们做孝女、贤妻、良母。

  大抵是这个原因,王先生与姐妹们性格颇为内向,不爱说话。但内向不等于软弱。1930年,王先生先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燕京大学,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几乎没有女子就读的物理系——她是上、下两个年级中唯一的女生。

  在燕京大学,王先生结识了自己后来的丈夫,也是她的导师、物理学家张文裕。两人在大学里相爱,在战乱中结成夫妻。1939年成婚后,王先生就跟着张先生去了昆明西南联大。

  张先生在物理系教书,王先生却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就在这时,她得知美国密歇根大学有一笔奖学金,专门提供给亚洲有志留学的女青年,但规定不给已婚妇女。“为什么已婚不行?女子能否干事业,绝不是靠已婚与未婚来裁定的。”不服气的王先生给奖学金委员会写了信,坦陈了自己的情况,也表明了决心,最终获得了录取通知书。

  有相熟的朋友质问王先生:“王承书,张文裕又不是养不起你!你怎么一个人跑到美国去!”王先生生气地回答:“我为什么要他养?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念书,自己工作?”

  王先生去得坚决,美国的生活却也艰苦——遭遇过歧视,面临过拮据,却从未弯过脊梁。博士论文答辩时,王先生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导师认为不对,连说3次“No”。王先生对自己的研究和思考有信心,也镇定地回答了3次“Yes”,接着做了详细的阐述,最终获得导师的赞同。

  但我最难忘的,是王先生对我讲的一件小事。在美国时,她为了省钱,无论去哪儿,都是步行。她走得很快,因为只要看到美国人走到她前头,她就一定要超过他。正因为有这样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才支撑着王先生走得比别人都要远。(下转B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