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04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潮平两岸阔奋楫正当时
拿出更多好使管用的改革实招
探摊儿
第五届大连市老年书画大赛开赛啦
选政信类项目要从全局把控
业以才兴,炫彩霓裳出自“最强大脑”
大工最小新生14岁!
海龙涎秋冬进补年度大优惠!
一次硬核的新生报到来自于家庭对“有趣”的培养
大连获批全国第二批
第A02版:今日要闻
开海后市场上海鲜价格品类有啥变化?
第A03版:美耀滨城 时尚大连
业以才兴,炫彩霓裳出自“最强大脑”
第A04版:今日要闻·新闻纵览
大连获批全国第二批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
油价今年第十次上调 92号汽油每升涨9分钱
图片新闻
选政信类项目要从全局把控
第五届大连市老年书画大赛开赛啦
广告
广告
第A05版:今日要闻·专题新闻
茅台集团厚礼佳酿 1折特卖 疯狂抢购中!
潮平两岸阔 奋楫正当时
第A06版:今日要闻·时政大连
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来连开展渔业法执法检查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重要讲话精神
院士主讲精细化工2.0
累计捐款2029万元
新疆高级好蜜疯狂抢购中!
第A07版:专题
专访善古堂中医骨科医院创始人杨秀梅“做出一家有温度的医院”
第A08版:今日要闻·特别策划
一袋垃圾背后的分类调查
垃圾分类任重道远
垃圾分类应从娃娃抓起
起步早但源头分类效果不明显
链接
第A09版:今日要闻·特别策划
一袋垃圾背后的分类调查
垃圾分类任重道远
垃圾分类应从娃娃抓起
起步早但源头分类效果不明显
链接
第A10版:舆情指数
一次硬核的新生报到来自于家庭对“有趣”的培养
打工女餐厅档口前摔了个大劈叉,骨折了!
我市创建首个催乳师信用服务平台
全城寻人,15岁女孩找到了!
广告
广告
第A11版:舆情指数·人物故事
大工最小新生14岁
中秋节前肉蛋价格稍涨11种蔬菜降价
广告
第A12版:理财星期三
山海情缘 滨城大爱 工行扶贫 振兴凉都
中信银行以科技驱动创新 数字化转型再提速
华夏基金再推新品把握长期机遇
恒隆广场3周年庆 超强礼遇震撼来袭
上投摩根科技前沿基金业绩喜人
建信中证红利潜力指数基金特色鲜明
广告
第A13版:体坛风云
谁赢谁出线,生死战来了!
电视转播
武磊昨天与国足会合
大坂直美无缘美网卫冕
体坛短讯
里皮:不会再召冯潇霆姜至鹏
广告
第A14版:足球倾城
38岁以上组本周将迎巅峰对决
夏训结束,大连青训队伍迎来新学期
律协法律人·君连组
西岗区2019年“区长杯”足球联赛  (企业组)积分榜
第A15版:文体矩阵·娱乐同期声
官媒:诈捐艺人不能参评中华慈善奖
数字电影《爆裂蝴蝶乐队》在连开机
原创少儿舞蹈荣获全国“小荷”奖
甘井子区惠民艺术节启幕
本周迎来百老汇音乐剧《灰姑娘》中文版
广告
第A16版:实用新闻
公告奖池
雨水登陆,外出带好雨具
空气质量预报
可圈可点
大乐透19102期开出1注一等奖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水质信息
掘金大乐透
天气预报
第B01版:新闻朋友圈
这脸丢不起
这命算不得
第B02版:故事会
王承书,隐于时代的先生
第B03版:故事会
(上接B2版)
广告
第B04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B05版:商情商事
网课为何突然刷屏
广告
第B06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B07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B08版:广告专版
广告

(上接B2版)

2019-09-04


  4 为了保密从物理学术殿堂销声匿迹

  王先生去美国不久,张先生也受普林斯顿大学之邀,跟了过去。两人在那里生了一个儿子。王先生在美国的学术也做得很出色——她与物理学权威乌伦贝克共同提出了一个震动学界的观点,即以两人名字命名的“王承书—乌伦贝克方程”。有人说,王先生如果留在美国,拿诺贝尔奖是迟早的事。我无法评价这是否过誉,但回国确实是王先生和张先生抛下一切做的决定。

  当时,美国政府有一条禁令:凡是在美学理、工、农、医的科学家都不允许回新中国。王先生和张先生都在被禁之列。直到1954年,周总理在日内瓦会议上谴责了美方的强盗行径,美国政府才在国际舆论的强压之下,不得不逐步解除禁令。

  王先生和张先生得知后,一边把书刊打包悄悄邮寄回国,一边锲而不舍地向美国政府递交回国申请。驳回来,又递交上去;再驳回来,再递交上去……终于在1956年得到了放行。

  我问过王先生,当年为什么会回国?王先生答得简单,只说自己想回来,回中国做贡献。她不爱说漂亮话,做的永远比说的多。为了搞科研,她常年住在集体宿舍,很少回家,顾不上丈夫、幼子;为了带队伍,她言传身教,直到80岁高龄还拿着放大镜一篇篇看学生论文;为了保密,她从国内、国际的物理学术殿堂销声匿迹,再没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过论文,连给学生的著作审校也不愿署名……在我心里,她是一个很真的人,做科学研究是真,真下功夫;做人也真,真心无愧。

  1961年,王先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那一天开始,她就从280多元的工资里拿出200元交党费,剩下的80多元里,还要拿出一部分去资助学术活动和生活困难人员。党委劝她:“王先生,你不能这么交,你还得生活呀。”王先生摇摇头:“我既然入了党,就要给党做贡献。我用不了这么多钱,国家不用给我那么多钱。”后来,张先生去世了,王先生又将两人一生的积蓄,以张先生的名义全捐给了“希望工程”。如今,在西藏萨迦县,还能找到那所以张先生名字命名的文裕小学。

  有人说王先生是“有福不会享,有钱不会花,有权不会用”。好像确实是这样,她这一生,一直在付出、在给予。如果说她最后还留下了什么,我就读一读她的遗书吧——

  虚度80春秋,回国已36年,虽然做了一些工作,但是由于客观原因,未能完全实现回国前的初衷,深感愧对党、愧对人民。死是客观规律,至于什么时候我却是未知数,“笨鸟先飞”,留下自己的几点希望。

  1)不要任何形式的丧事;

  2)遗体不必火化,捐赠给医学研究或教学单位,希望充分利用可用的部分;

  3)个人科技书籍及资料全部送给三院;

  4)存款、国库券及现金等,除留8000元给未婚的大姐王承诗补贴生活费用外,零存整取的作为最后一次党费,其余全捐给“希望工程”;

  5)家中一切物件,包括我的衣物全由郭旃(即王承书儿媳)处理。

  1994年6月18日,王先生在北京病逝,享年82岁,生前身后干干净净。

  文据《环球人物》  

  图据《环球人物》、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