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9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吃蓝莓真的能抗癌表皮上的白霜是啥?
我市数十家景区推出多项惠民活动
亲爱的校园,我回来了
旅游惠民消费券今起发放
居民楼逢雨就漏维修到底该找谁?
天途有线
第A02版:评
每一个用力生活的人都不会被岁月辜负
公然歧视严惩隐形歧视咋整?
他救也别缺席
试着为自己安装一枚避雷针
第A03版:暴雨·现场
风大雨大
广告
广告
第A04版:暴雨·开学
“神兽”归笼
临时专车确保学生安全
别样的温暖
孩子赶去校园 家长心情复杂
第A05版:暴雨·关注
这几处居民楼“逢雨就漏”
的哥捡个皮包打开一看……
广告
第A06版:服务 信息
300万元旅游惠民消费券,今天10点开领!
“樱花版”钟南山惊艳众人
广告
第A07版:民生关注
消费者应如何正确选购和使用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
为300万吨污水贴上“健康绿码”
广告
第A08版:时政大连
旅顺出台正负面清单为公职人员服务企业亮起“红绿灯”
公安部门“十项措施”保疫情期间高校安全稳定
学习贯彻中纪委全会和市纪委十二届五次全会精神
广告
第A09版:旅游资讯
浪漫大连 健康出游
第A10版:文体矩阵
中超开赛方案被体育总局驳回
国足热身赛先战上港再战申花
伤愈复出,莱万赛季进球上40
体坛短讯
分类广告
第A11版:文化 新闻
钟南山一生最看重尊严与荣誉
96岁!那个写出《鲁冰花》的女作家走了
上周末200家美国电影院开门
广告
第A12版:商界纵横
中小餐饮店的无接触烦恼
手机成为新农具
广告
第A13版:故事会
持枪上门“寻仇”遭反杀
第A14版:物志
蓝莓果实都是蓝色吃蓝莓真的可抗癌?
第A15版:健康头条
蜱虫出没季 近期接诊3例
“偏方”敷腿 致3度烧伤
做好体检筛查 中老年人才能安心宅家
第A16版:实用新闻
开奖公告
今日奖池
空气质量预报
灵芝岛
掘金双色球
大连彩民收获4注二等奖
站里刚上新票,“金手指”就刮出25万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气象预报
风雨渐收 气温回升

中小餐饮店的无接触烦恼

2020-05-19


  面对生存压力,餐饮企业也纷纷开动脑筋。新华社发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曲家乙

  “前段时间,我们着急恢复堂食,又担心顾客不会进店来消费。但最近,我最突出的感受是身处夹缝之中,多少有些憋屈!”大连一家饭店老板孙军(化名)表示,特殊时期,一些中小餐饮店遭遇了夹缝生存的窘境。

  孙军所说的“夹缝困境”究竟是怎么回事?“疫情期间,‘无接触经济’升温,餐饮店对外卖送餐平台的依赖度陡然提升,尤其是中小餐饮店在面对强势的外卖送餐平台时,主导权和主动权均有所削弱,有时甚至身不由己;此外,以前,一些大型餐饮店和餐饮名店等通常不做外卖送餐业务,或者做得很少,而现在,它们也纷纷加入到外卖送餐的激烈竞争中,这对许多小餐饮店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挤压。”业内人士表示,多重压力下,中小餐饮店遭遇前所未有的考验。

  “平台单选”困境!

  孙军的饭店位于大连金普新区,疫情期间,其经营状况受到了巨大影响。本来,他希望通过拓展外卖订餐业务挽回一些损失,但实际情况却没有那么简单。

  “有的大型外卖送餐平台太强势了,其迫使我们做单选——我们跟这家平台合作,就不能再跟另一家合作了。外卖送餐平台原本是为餐饮店服务的,但现在,倒是小餐饮店落入了夹缝困境。”孙军无奈地说,大公司之间神仙打架,但不要损害一些中小餐饮店的利益。

  “以我们饭店为例吧。起先,我家饭店外卖送餐业务是与某平台合作的,但疫情期间,本地不少年轻客户反映,他们更习惯于使用另外一个平台订餐,希望我们能增加一条外卖送餐渠道。”既然客户有需求,加之拓展外卖渠道、增加营业额也不是坏事,于是,今年3月中旬,孙军便新开了另一个平台的外卖送餐业务。

  “不料,第二天,之前合作的那个大型外卖送餐平台突然中止了给我们的服务。”孙军告诉记者,这相当于他的饭店突然被其“拉进了黑名单”——客户无法在之前那个平台上下单购买他饭店的菜品了。

  “我心里很清楚,这是那家平台对我们上了另一个平台的‘惩戒’。实际上是没有道理的:今年赶上疫情,餐饮店有多不容易大家有目共睹。此种情况下,我希望同时与两个外卖送餐平台合作,拓展外卖渠道,这样每天能增加几百元收入,一个月下来,差不多可以赚出两三名服务员的工资了……可是人家平台只顾着跑马圈地,抢占市场份额,没有考虑中小餐饮店的利益。”孙军憋屈地说,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半个多月后,他忍气吞声,中止了与后来那个外卖送餐平台的合作,重新投入早先那家平台麾下。“没办法,该平台的流量大,咱得靠人家吃饭啊。”

  菜价都做不了主?

  外卖送餐平台太强势,许多小餐饮店对其依赖日益加深,特别是疫情期间,外卖订餐一度成为部分餐饮店的大头收入。这种情况下,小餐饮店遭遇憋屈事恐怕在所难免。“前段时间,猪肉价格飞涨,无奈之下,我们上调了一次肉菜价格。但后来,猪肉价格继续高涨,我们再想调价时,外卖送餐平台却不给操作了,表示只能调一次价……”大连甘井子区一家饭店老板刘先生表示,饭店本可以根据食材价格变动自主地合理定价,但现在却要受限于外卖送餐平台,连自己的主都做不了了。

  “再比如,有的外卖送餐平台会在后台设定一些‘优惠政策’,如,‘满100元减5元’之类的,以此吸引消费者使用该平台的APP。但那些‘优惠政策’却需要餐饮店来埋单。问题是,人家直接在后台就设置好了,我们没有主动权。”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店负责人表示,其实,通过打折优惠来吸引消费者也是餐饮店所愿意的,只是在这类事情上,中小餐饮店失去了主导权。

  被逼入另一个夹缝……

  除此之外,特殊时期,在外卖送餐领域,中小餐饮店还忽然遭遇了一些中高端餐饮店、餐饮名店等的竞争冲击。“本来,我们与那些大店没有直接竞争关系,以前,一些大店并不重视外卖送餐,把主要精力放在经营堂食业务上。但如今,它们也纷纷拓展外卖业务,无意中将我们逼入另一个夹缝。”大连另一家饭店负责人宋女士无奈地说,有的中高端饭店推出的特价菜,或者打折促销活动,已对很多中小餐饮店的外卖送餐业务形成冲击。

  疫情期间,频频遭遇窘境的中小餐饮店该如何破局呢?“我认为,中小饭店应该加强会员体系建设,然后通过微信公众号、微信群等工具与会员之间建立直接联系,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自有体系中的订餐送餐。同时,还要强化自身特色,持续提升菜品竞争力。”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另外,希望主管部门能够进一步严格管理、约束大型外卖送餐平台,要求它们进行良性的、公平的市场竞争,避免恶性竞争累及餐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