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16日 星期四
第3版:一首歌,一座城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第1版:首版
力争今年减税降费能够达到万亿元人民币
第2版:一首歌,一座城
这座城的浪漫不只在四月,还有度过的每一天
第3版:一首歌,一座城
李雨岷:以歌为名,传递城市的温暖
第4版:早班车·大连
地铁小喇叭
2017年全区共规划重点旅游项目20个
市工商局、市消费者协会启动“3·15”系列活动
大连保险业举办“3·15”维护消费者权益宣誓仪式
我市生活必需品市场价格逐步回落
第十七届“3·15”国际消费品(大连)博览会昨日启幕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今年单独招生960人
第5版:楼市·房帮惠
房子登记在子女名下这些风险你想到了吗?
第6版:早班车·大连
面对“赠予”“代金券抵值”消费者应擦亮眼
第7版:早班车·大连
身边的直播经济蛋糕如何做大
第8版:专题信息
2011年我市实施第三轮妇女儿童发展规划以来妇女儿童事业发展 20件大事
第11版:早班车·人物
汲广超:用3D打印机“盖房子”
当防晒和护肤相遇
第12版:消费前沿
买手店渐多潮流风格有讲究
有了它苏打水可以自己做
孩子辅助用品多孩爸孩妈更省心
第13版:乐在淘中
旗袍定制:普通人的新故事
喷一喷衣服上的异味都没了
自动晾衣架不占地方还方便
第14版:足球城
首先一定要做好自己
图说全体育
第15版:娱乐港
海尔主动找上门帮用户解“心事”
李维嘉暴瘦痛哭疑被经纪人伤害感情
霍建华用娃娃音逗女儿松口有二胎计划
安以轩微博宣布结婚:就这样被你收服了
《印度药神宁浩徐峥》昨日开机“黄金搭档”再聚首
刘德华养伤靠水疗减痛新作宣传片照样拍

专业人士高度评价本报歌咏大连歌词征集活动

李雨岷:以歌为名,传递城市的温暖

2017-03-16


本报记者车晓沐
尽管大部分歌词中带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时代特色,但李雨岷也指出了目前已见报歌词中的一些不足,同时他还对歌词创作提出了指导。


    李雨岷,词作家,国家艺术一级编剧,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辽宁省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大连市音乐家协会第三、四届副主席。现就职于大连市戏剧创作室(大连艺术创作中心),任专业作家。

    创作的50余首音乐文学作品获中央、省、市奖励,另有5首获大连市政府创作奖,荣立文艺创作二等功。著有抒情歌词集《马蹄莲的歌》《美是青春绿卡》,文艺评论集《艺海星岛》,晚会台本集《我们与世界同行》《星星、月亮和太阳》以及《艺苑拾英》等。

    近年主要从事大型活动的策划和撰稿:担任多届大连国际服装节开幕式大型广场艺术晚会、多届大连赏槐会、近10届大连国际沙滩文化节、前3届大连国际啤酒节、达沃斯文化晚宴及大连电视台多台电视文艺晚会等活动的总体设计者之一、撰稿;还曾到澳门、深圳、青岛、湖北等地,参与策划第四届澳门东亚运动会、第十二届深圳学生运动会、第十届海尔职工运动会和湖北省第十二届省运会等。

    都说“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每一座城市都应该有一首属于它的歌,或用来描述城市中的风景文化,或用来怀念城市中的人与事,或用来告诉他人——我生活的地方就是你向往的远方。连日来,由本报发起的“一首歌,一座城”歌咏大连歌词征集活动开展以来,不仅激发了众多市民的创作热情,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其中,有幸得到了大连市戏剧创作室词作家、辽宁省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国家艺术一级编剧李雨岷的关注。近日,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李雨岷,他从《地铁时报》此次的活动内容、意义等方面阐述了自己的个人见解。

    文化活动彰显城市活力《地铁时报》征歌活动很必要

    大连作为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其活力不仅表现在经济领域,也体现在文化事业上。“城市需要文化活动激发城市活力,激活市民热情,并以此提升整个城市的精气神。”李雨岷认为,一次成功的城市文化活动,不仅能丰富人民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更传递出了这座城市以及每一位市民的温度。

    随着本报“一首歌,一座城”歌咏大连歌词征集活动的不断深入开展,李雨岷说他很欣慰看到有如此多的市民,无论是资深词作者还是业余词作者,均积极参与到歌咏大连的歌曲征集中来。在他看来,数百位应征者的作品无论是从思想性或是艺术性方面讲,表达的都是对大连这座城市的感受和体验,可以说是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和深度。“诸如《为你而來》(杨道立作)《崛起的海岸》(张嘉树作)《祝福大连》(李朝宏作)《走进你就爱上你》(张树礼作)等佳作,无疑为这次征歌活动增辉添彩了。”李雨岷说,“所谓上下同欲者胜。在690万大连市民为全面推进‘两先区’建设,勇当振兴领头羊而齐心合力、挥汗拼搏的时候,我们有理由用这样一个高品位的文化活动,来调剂他们忙碌的生活,让他们真正触摸到城市腾飞发展的业绩。从这种意义上说,《地铁时报》举办的‘一首歌,一座城’征歌活动是必要的,也是及时的。”李雨岷介绍说,大连曾多次举办过征歌活动,但都不是平面媒体主办的,“《地铁时报》举办的‘一首歌,一座城’征歌活动是第一次。”

    版面主题概括准确应征歌词艺术性强

    虽然每一座城市都可以被形容为一首充满特色魅力的歌,但如何把歌咏城市之歌真的写成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其实并非易事。在李雨岷看来,一首歌能否立得住,靠词;一首歌能否飞起来,靠曲。但一首歌能否流传开来,却有着非常复杂的主客观因素,其中还包括着一定的偶然性。

    “《大连之恋》由杨道立作词,是第六届大连国际服装节大型广场晚会‘大连之恋’的主题曲,因当时的歌坛一哥刘欢的谱曲和演唱,而使其迅速窜红。《浪漫之都》由王星航作词、安九六谱曲,市内数位歌手演唱过,如李红鹰、龙飞等,但最终出名是在第二十三届大连国际服装节开幕式晚会‘浪漫之都,活力大连’上,由著名歌星毛阿敏演唱。”李雨岷还说,纵观央视30年的春晚,虽然其宣传推广力度无可比拟,但流传起来的歌曲却廖廖无几。“我们探寻《我的中国心》《冬天里的一把火》《相约九八》和《带回家看看》等作品的流传因素,不难发现,‘接地气’应该是第一要素。《地铁时报》每期刊登应征歌词版面的眉首处都有一句诸如‘因为一座城,爱上城中的每一片砖瓦’‘因为一座城,爱上不会沉默的记忆’等主题,应该说,这个概括都是很准确的。因为它十分明确地告诉写作者,不管你抒发的是什么情,也不管你观赏的是什么景,我们征集的都是和大连相关的歌词。”

    李雨岷认为,《地铁时报》此次的征歌活动,在价值维度方面也很好地体现了“三个突出”。“一是突出了大连的地域个性特点。曾见报的《刘家桥》中,作者从小处着眼,触景生情,继而有感而发,因此在该歌词中,我们能找到很强的共鸣。二是突出了时代特色。因为百年大连始终站在时代的潮头,始终处于东西方文化的交融点。所以此次见报的诸多歌词,有不少作品始终追随着流行音乐潮头的个性化创作方向,这就很符合城市与时俱进的特点。三是突出了艺术性。在语言的阐述上更注重艺术性,而不是空洞的说教。”

    一、好诗歌不一定是好歌词

    “综览全部应征作品,相当一部分作者,把歌词当诗歌来写,把歌词当带韵的散文来写。”李雨岷说,歌词和诗歌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虽然歌词与诗在结构、格律和情感特征等方面有类似之处,但二者并不对等。可以说,一首好的歌词,肯定是一首好的诗歌;但一首好的诗歌,却未必是一首好的歌词。”李雨岷解释说,歌词是一种特殊的文学体裁,它既不是带韵脚的散文,也不是自由体的诗歌,也不是平面文学,而是听觉文学。“大家都知道,一首歌曲中主要存在两个要素,一是曲,二是词。抛开填词这种形式,歌词的创作是为下步谱曲打基础的,其目的不仅在于通过歌词表达作者的某种观点、感情,更重要的是在共性中引导听众思考,让听众产生遐想。而出于唱歌的需要,在创作形式上,歌词必须具备简短、上口、易记、针对性强、句式及分段整齐、富有旋律感的特点;内容上要以小见大、浅而不薄、淡而有味。”

    在指出歌词和诗歌的区别后,李雨岷说,词作者创作之初需要先确立主题,也可以理解为确立歌词的题目。“一首感人的歌词首先应该有一个好题目,因此在我们写歌词时不是先考虑内容,而是先确立题目。立题是歌词立意所必须的,绝不是写完了内容再考虑题目。”李雨岷以《刘家桥》为例,他认为该歌词很好地契合了本次征集活动的主题——城市记忆。“作者从城市中刘家桥这一小处着眼,抒发了大我感情,即对刘家桥以及这座城市的热爱,而且作者在歌词创作中十分注重押韵,比如‘刘家桥是一座桥,连接着我和这里的每条街道’,他采用了‘遥条’辙这种韵脚,这就使得歌词朗朗上口。”

    二、歌词创作的两大特点

    此外,李雨岷说歌词的创作必须具备两大特点。一是要合辙押韵,不管间韵或隔韵,要一韵到底;二是结构相对规整,每段的句式和字数,尽量做到一致。

    “所谓辙韵,就是我们常说的押韵,它有十三道大辙,包括发花、梭波、乜斜、一七、姑苏、怀来、灰堆、遥条、由求、言前、人辰、江阳和中东。”李雨岷告诉记者,原则上,不管间韵还是隔韵,一首歌只能押一种韵,即一韵到底。但他也提到,在很多流行歌曲中,为了让歌词的音律有更多的变化,词作者往往会用两个以上的韵,但一般不超过三个。李雨岷说,一个优秀的词作者会十分重视歌词的押韵,他们会从作品的表现技法、作曲家谱曲、歌手演唱三个角度综合考虑,挑选那些适于传达情感、咬字清晰、发音顺畅的字作韵脚。不过李雨岷也提醒说,歌词中如果韵脚过多,并且处理不当,会对下一步演唱造成很大困扰,所以他不建议作词初学者过多使用韵脚,应该接受规律性约束,待基础扎实后,方可举一反三,“用词恰当的话,一韵到底也能营造出美的意境。”李雨岷还建议说,在韵脚的选择上,作词初学者应多选用宽辙,因为宽辙可使用的字特别多,“比如‘江阳’中的‘唱’字,就属于宽辙中的‘张口’辙,即嘴能张开。”

    最后关于歌词的结构,李雨岷说一般分为两种——一段体和分节歌。“如果歌词是一段到底,那么词作者在创作时便不用受字数的局限;分节歌则恰好相反,词作者在创作时,句子数量和每句歌词的字数必须要相对整齐,不可过分冗长。”对此李雨岷继而解释说,“有些歌词尽管写得像散文一样优美,传神地表达了作者内心真实情感,但因为语言的拖沓重复,使得该歌词很难变成一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