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16日 星期四
第7版:早班车·大连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第1版:首版
力争今年减税降费能够达到万亿元人民币
第2版:一首歌,一座城
这座城的浪漫不只在四月,还有度过的每一天
第3版:一首歌,一座城
李雨岷:以歌为名,传递城市的温暖
第4版:早班车·大连
地铁小喇叭
2017年全区共规划重点旅游项目20个
市工商局、市消费者协会启动“3·15”系列活动
大连保险业举办“3·15”维护消费者权益宣誓仪式
我市生活必需品市场价格逐步回落
第十七届“3·15”国际消费品(大连)博览会昨日启幕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今年单独招生960人
第5版:楼市·房帮惠
房子登记在子女名下这些风险你想到了吗?
第6版:早班车·大连
面对“赠予”“代金券抵值”消费者应擦亮眼
第7版:早班车·大连
身边的直播经济蛋糕如何做大
第8版:专题信息
2011年我市实施第三轮妇女儿童发展规划以来妇女儿童事业发展 20件大事
第11版:早班车·人物
汲广超:用3D打印机“盖房子”
当防晒和护肤相遇
第12版:消费前沿
买手店渐多潮流风格有讲究
有了它苏打水可以自己做
孩子辅助用品多孩爸孩妈更省心
第13版:乐在淘中
旗袍定制:普通人的新故事
喷一喷衣服上的异味都没了
自动晾衣架不占地方还方便
第14版:足球城
首先一定要做好自己
图说全体育
第15版:娱乐港
海尔主动找上门帮用户解“心事”
李维嘉暴瘦痛哭疑被经纪人伤害感情
霍建华用娃娃音逗女儿松口有二胎计划
安以轩微博宣布结婚:就这样被你收服了
《印度药神宁浩徐峥》昨日开机“黄金搭档”再聚首
刘德华养伤靠水疗减痛新作宣传片照样拍

“网红”想成名、经纪公司抓资源、商家重推广

身边的直播经济蛋糕如何做大

2017-03-16


5位“网红主播”在展会上全程做直播。


    本报记者李元臣

    仅需一部手机、一支话筒,直播的成本极低,却可以获得相当可观的回报。近年来,网络直播凭借着门槛低、受众广等优势逐步兴起,并在2016年出现了井喷式繁荣。网络直播的兴起,给普通人提供了展示才艺和欣赏互动的平台,使得一些“草根”跻身“网红”行列,甚至有了不亚于当红明星的关注度。广受关注的网络直播蕴含了怎样的财富蛋糕,未来将会昙花一现还是持续繁荣?

    从“校花”到“网红”直播圆了她的明星梦

    毕龙欣的名字对于多数人来说不算熟悉,但说起“龙哥”,在花椒直播平台上可谓小有名气。2012年,尚在东软电子商务专业就读的毕龙欣,就被推举为“校花”参加了某知名网站的“高校校花”评选,与“奶茶妹妹”章泽天、古力娜扎等一道入围全国10强。

    “或许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明星梦,而网络直播给了许多我这样的女孩子机会。”毕龙欣告诉记者,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网络直播,加入了主播的队伍。“刚开始一切都是茫然的,好在我性格比较开朗,和观众的互动也很热情。”毕龙欣坦言,当时为了吸引更多的粉丝,除了发挥自己外貌的优势外,还专门练习了很多歌曲,并且特地学习了塔罗牌的占卜,力求能给粉丝提供常变常新的内容。

    毕龙欣如今全职做网络主播,她每天在平台上与粉丝互动至少4小时。短短半年,已累计了超过5万粉丝群体。虽然在直播领域算是后起之秀,但毕龙欣也清楚自己与拥有上百万粉丝的知名网红的差距。“虽然想当明星,但不能奢望一夜成名,应该脚踏实地地成长。”有了这样的理念,毕龙欣每天都在认真地维护着自己的粉丝群体,并系统地学习了舞蹈和健身,准备在直播中给粉丝展示更多的内容。

    对于网络主播最为看重的粉丝“打赏”,毕龙欣也没有过多的追求,在她看来,不断充实自己的内涵,吸引庞大的粉丝团后,无论是“打赏”还是商业代言,甚至是线下商演都会纷至沓来。

    “网红”也需专业包装收入并非主播独享

    和娱乐圈明星走红一样,网络主播要保持长久的关注度需要全方位的包装。一些人关注到其庞大的市场份额,探寻着直播周边的财富密码。

    去年,刘雪婷注册成立了美播传媒,这是一家专业的网红经纪公司,全方位包装网络主播并进行商业推广。“直播的时间越长,内容就显得越匮乏,而且不少主播知名度很高,却缺乏商业开发的技能,这就凸显了我们存在的价值。”刘雪婷坦言,在全国来说,东北是“网红”的“沃土”。据映客平台统计,辽宁的网红占全网的12%。东北女孩漂亮,善于表现是一方面原因,此外东北生产二人转和小

    品演员,自带的幽默属性也是“网红”的重要成因。

    刘雪婷告诉记者,网络主播签约经纪公司,可以延长其“网红生命周期”,通过团队的运作丰富直播的内容,目前国内知名的网络主播背后都是团队运营的,而主播本人则是团队在台前的招牌。另一方面,经纪公司可以有效衔接商家与“网红”资源,更大程度挖掘“网红”商业价值,并转化为市场成果。

    上周末,在大连举行的工艺品博览会上,刘雪婷就派出了公司的5位“网红主播”全程植入展会直播。除了类似的主播领衔的活动直播外,产品的植入甚至导购类的直播也都是直播产业延伸的商业范畴,也是网红经纪公司的主要业务目标。

    刘雪婷坦言,网红经济在大连乃至东北都相对于滞后,一些本土的知名主播先期签约了北京、上海的知名经纪公司,使得本土网红资源外流严重。眼下,刘雪婷和她的团队除了广泛地与知名或潜在知名的网络主播签约外,更着重孵化培养新生代“网红”,目前美播旗下独家签约的网络主播超过100人,大多数在圈内并不知名,而刘雪婷也看准了这些潜在“网红”的未来价值,提早下手签约。

    据记者了解,目前网络直播的变现方式主要有粉丝打赏、商业广告和电商导购3方面,对于不同特点的主播,收入来源也有一定差异。例如,有的主播一个月通过电商直播卖出的商品累计100万元,如果按照10%的分佣,她的收入会有10万元。一个月接受打赏10万元的“网红”,大概自己能拿到五六万元。而通常说来,经纪公司与签约主播的分成也根据收入渠道不同有所差异,在商业广告和电商变现上,公司会拿得多一些,因为这些资源是公司配备的;在粉丝打赏上,主播本人会拿大头,经纪公司的分成极少。而一些独家签约特别是正在培养孵化的网络主播,经纪公司还会付给主播一定额度的底薪。

    网络主播想获得高收入也并非易事,据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与团北京市委开展的调研显示,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0元至1万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

    直播内容日益多样吸引商家锁定目光

    前不久,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公布的第39次全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量的47.1%,月活跃直播用户高达1亿户。其中,演唱会直播、真人秀场直播、游戏直播、体育直播等4大直播类型的用户使用率为15.1%至20.7%不等。而此前,有国外媒体统计,目前中国国内的直播经济份额超过110亿美元,已经远超2016年国内电影市场总票房的457亿元人民币。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国内网络直播的火热源于游戏直播和真人秀场,在直播广泛兴起之初,一波以“帅哥”、“美女”为代表的“网红”迅速走红,短时间聚集了大量的粉丝。然而,再美的主播也终会让粉丝“审美疲劳”,因此一些直播内容独到的网络主播也开始日益走红。记者了解到,目前网络上关于唱歌跳舞类的秀场和养生、心理、美妆甚至中小学课程辅导类的主播都有着不小的粉丝群。而除了上述提到的4大直播类型,淘宝购物直播和高清流活动直播也在吸引着越来越高的关注度。

    网络直播欣欣向荣,吸引了不少商家的目光,利用网络直播进行产品推广。“现在有的‘网红’,粉丝数量过百万,超过了很多传统媒体的受众,而且针对性更强。”一家零食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已经着手布局在直播中,利用主播粉丝资源推广产品,甚至直接进行线上销售,推广成本要比传统媒体广告低不少。

    直播平台数量缩水未来或呈专业趋势

    此前有权威部门做过统计,去年起,国内的网络直播平台鼎盛时期超过300家,但后期有些平台运营出现瓶颈,很快就淡出了直播领域。目前,国内尚存的直播平台有200多家。“平台数量减少,并不意味着网络直播不再红火。”国内一家知名直播平台的内容研发总监孙先生告诉记者,随着直播产业竞争的日趋激烈和直播内容日益多样化,此前通过“网红”打市场的战略已经优势不再,各平台也在寻找适合自己特点的直播方向。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知名的直播平台都在逐步打造特点鲜明的直播方式。例如YY是以游戏外挂语音起家的,在从事直播业务之前就已经积累了庞大的用户群,转型也比较艰难,目前仍以秀场业务为主;斗鱼、龙珠等平台则是以游戏主播为主的秀场业务;花椒相对来说定位比较模糊,主打美女主播牌;一直播是以网红、自媒体人、名人等类似个人电视台的形式为核心的直播业务;而美拍平台主打短视频业务,来疯平台则主打综艺娱乐类的直播;此外,还有繁星直播等主打音乐的平台、劲舞团这类青少年舞蹈交友型的平台。总之,除了少数以秀场为主打的直播平台外,多数平台都在努力转型。

    除了这类传统直播,新兴的短视频业务或许将继续延续去年直播产业的井喷。孙先生告诉记者,目前,一些小型直播平台在国内没有生存空间,已经移师东南亚,在当地刚起步的直播领域找寻着发展空间。今年业界预计,短视频业务厮杀的惨烈程度堪比去年的直播大战。不同的地方在于,直播网站门槛很低,甚至几百万元的小投资都能迈入门槛。而短视频业务需要大量的资源作为基础,并涉及到用户导量、分发推荐、多渠道运营、产品开发等,基本上也是动辄几亿甚至十几亿元的投入,通常是行业大鳄或者有资本支撑的平台才能涉足的。

    直播仍将持续火爆前置管理或规避乱象

    对于直播产业未来的走向,学术界抱有乐观的态度。“从传播学的5大要素来看,直播的火爆在所难免,未来也将持续。”大连民族学院新闻系教授于凤静告诉记者,网络直播的传播者和传播对象可以是任意网络用户,受众十分广泛,内容也十分多样化,而传播渠道也只需一部手机,相对于传统媒体成本极低,但传播效果却兼具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另一方面,网络直播满足了相当一部分人的需求,观众可隐蔽可出现,具有很强的自由度。

    然而,网络直播在火爆之余所呈现的问题,也不能被业界所忽视。一些直播中出现低俗甚至违法内容,部分网络主播展现偏执疯狂的举动。对于网络直播未来的监管,于凤静建议,在主播实名制的基础上,探索前置管理的可行性,平台可对主播者进行培训考核后再允许其进行直播。同时,网络直播违规行为直接与经济收入挂钩,对严重违规的主播可暂时关闭“打赏”通道,甚至直接封号。另一方面,对直播观众进行实名注册也在一定程度上杜绝直播乱象的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