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11日 星期五
第4版:“喜迎十九大歌咏城市情”征文作品展 上一版  下一版

阳台上的飞机

2017-08-11

    文/任惠敏

    我家阳台外面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白浪花一朵接一朵地开着,洒满海面。退潮了,浪花变得很小,不急不忙,一尺一尺地退着。

    映在海面上的是蔚蓝色的天空,那颜色和海面一样,好像天上地下都是海。每天下午,一架一架的飞机非常准时地从天海间飞过。

    那是一条航线,宛若一条空中长廊。飞机在东港上面穿行,两旁尽是云彩的花朵,此起彼伏,一直伸向远方。飞机越过大海,越过阳台,平平稳稳地向机场方向飞去。

    天空虽然飘渺,仔细看又那么真实。白天有太阳的光芒,晚上有月亮的光辉。随着航天事业的飞快发展,太空的神秘已渐渐被人类揭开,神秘的面纱一点点飘下来了。

    每当这时,我的心情就起了变化,由平静变得兴奋起来。从阳台上观赏这个场景感觉真是不一样,就像在观礼台上。看到十二架飞机错落有致地从海面上飞过,声音虽然不大,但在我心里每天下午仿佛都有人撞鼓。

    近些年,随着大连航空事业的飞速发展,天空也变得忙碌起来。那些飞机携着白云,真像拖着一条条长长的纱巾,飘啊、舞啊,把影子都甩在东港海面上,这片海分外热闹。

    十二架飞机飞过,十二道银光闪过,天空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它们在蓝天上飞着、在我的阳台上飞着、在我的睫毛上飞着,重复着我的兴奋。有一天突然少了一架,数错了?我一直朝天上望。晚上看《新闻联播》,知道华北有一座城市由于天气的原因,高速公路和机场被封闭了,看来那架飞机应该是遇到了这种情况。

    有时我错过它们,它们却从来不错过我,让我一次次热情澎湃。它们要是能看到我的表情该有多好,每天下午我都兴奋得脸颊泛出粉红色的光彩。

    每日里它们雄鹰一样地从天空上飞下来,完整的轮廓铺满机场跑道,长度和宽度,天上和地下没有多少差别。一架刚刚落地,另一架又要起飞,都在我低头、抬头之间。

    再起飞,再降落。

    天上有许多故事,一对恋人牛郎和织女就让人讲了千百年,王母娘娘的银簪也让人骂了千百年。天空多么生动啊,月宫里桂树茂盛、小白兔欢跳、桂花酒飘香。而今卫星也上去了,故事已经有了新的发展。如今的故事,更加神奇多彩……

    才二三十年的时间,大连航空事业的发展如此神速,真让人感叹。过去坐飞机是身份、权贵的象征。现在出门,许多人选择的交通工具是飞机。它舒适、快捷,从北方到南方的时间,就像大城市里从这个小区到那个小区,也像是出门逛了一趟超市。想到这里,我再一次热情澎湃。

    辽阔的天空啊,早晨滋养着一片朝阳,黄昏滋养着一片夕阳,那团团粉红色的涟漪,时时扩散到大地上,所以大地上就有小花开放,小草嫩绿,森林茂密,叶子起舞……

    每天下午,我都能看见天上闪烁的飞机一次次在我的注目礼中越飞越近,它们深情地飞翔着,把大连和五大洲连在一起,把大连和达沃斯连在一起,把大连和人类的彼此关爱连在一起,使我们的城市友谊之花一簇簇盛开。

    在天上,我看到它们是那样来去自如;在地上,我看到它们是那样威风凛凛。我曾多少回张开双臂拥抱从外地飞来的朋友,我说:真好。随着大连更多航线的开通,远方的朋友以后就和在身边一样。

    常常,我和飞机抒情;常常,我和天空抒情;常常,我和飞速发展的大连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