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14日 星期三
第5版:春节特刊 上一版  下一版

旺春·狗年那些事儿

2018-02-14


在陶渊明看来,有“鸡犬之声相闻”的日子才算真正的归园田居。


古代文人写春联。

    在所有动物中,狗对人类的忠诚度是最高的,与人类的互动关系也最多。在最古老的成熟文字甲骨卜辞中,也发现了多个“犬”字。中国人喜欢狗,古诗文中的咏狗佳句比比皆是。从文人墨客那欣赏的笔触中,我们看到了人们对狗品格的褒扬;而“六畜兴旺”是农业社会的朴素愿景,狗是六畜之一,逢年过节,通过狗寄托美好愿景也就顺理成章了。

    中国文字先有“犬”后有“狗”

    甲骨文的“犬”字很明显都是狗的形象,与现代汉字偏旁中的“犭”旁十分相似,可以清楚地看出古今汉字的传承关系。而“狗”字最早出现于西周早期长子狗鼎上的铭文中。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释称:“狗,犬也。大者为犬,小者为狗。”中国最早的词典《尔雅·释畜》中则释为:“未成豪,狗。”因此,最早“犬”“狗”意思不同,“狗”是指还没长毛的小“犬”。

    诗人用狗象征美好的生活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陶渊明在《归园田居》里用鸡鸣狗吠来表现自己田园生活的宁静与闲适。在他看来,有“鸡犬之声相闻”的日子才算真正的归园田居。这样的田园理想在他的《桃花源记》中得到了更为深刻直接的体现,“桃花源”几乎成了后世人心中理想世界的代名词。

    历朝历代的文人常对《桃花源记》进行再创作,有趣的是,无论如何改编,看家狗和鸡始终作为美好田园生活的象征,出现在这些桃源诗中。例如,王维的《桃源行》写的是“月明松下房栊静,日出云中鸡犬喧”,卢纶的《同吉中孚梦桃源》则是“园林满芝术,鸡犬傍篱栅”,而李白在《桃源》中告诉世人进入桃花源的方法是“直驱鸡犬入桃花”。

    晚年的白居易长期居住在洛阳履道坊,《池上篇》描写了他当时的生活环境与日常点点滴滴。全诗以“闲适”的生活表达出自己“识分知足,外无求焉”的人生哲学。结尾两句“妻孥熙熙,鸡犬闲闲。优哉游哉,吾将终老乎其间”是诗人对晚年生活的总结——妻子儿女其乐融融,鸡犬自由自在,我陶醉在这种悠然自得的日子里,颐养天年。在白居易看来,鸡和狗不再是不起眼的牲畜,而是和自己一起践行悠闲生活的好伙伴。

    古诗文还描写了狗和人类的深厚感情

    除了象征美好生活,还有很多诗描写了看家狗与主人的深厚感情。杜甫的《草堂》作于自阆州返回成都草堂后,记叙了这些年来去草堂的始末,抒发了对国家危亡和自身命运的感慨。其中一句“旧犬喜我归,低徊入衣裾”写的是杜甫的爱犬终于等到主人归来,无比欢喜地低徊在他身旁。描写看似平淡,实则深沉,与杜甫重逢的不仅仅是他的爱犬,还有他过去的草堂生活。

    不管主人身份如何变化,贫穷或富有,狗对主人一直忠心耿耿,与主人共患难。贾岛的《送道者》中“此行无弟子,白犬自相随”写的是出行者无人同行,唯有狗相伴。虽是在烘托凄凉的氛围,但狗对主人的忠诚与爱显露无疑。而《得舍弟消息》中的“旧犬知愁恨,垂头傍我床”写的是安史之乱后的杜甫身在他乡,仕途的坎坷和国家的破败让他心情低落,爱犬似乎了解他的愁闷,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狗年春联的特色

    春联中写狗,作者总想着把联中之“狗”写活,这不仅要抓住狗本身的形象特征,还要巧借其性,借题发挥。比如一副流传较久的春联“犬卧宅阶知地暖;鹊登梅萼报春新”,以一只卧于阶前、懒散而眠的家犬,侧面写出阳春开泰、地暖春回的时令特征。狗堪比“忠义之士”,狗年写狗,自然少不了“忠义”。像“犬护一门家无恙;人勤四季户有余”“犬守门庭何叫苦;马驰远路不辞难”等,看似写狗,其实已经是在借物写人了。

    生肖轮序,鸡犬相邻交替,同类同属,古人善喻万物,称“鸡有五德”,为良禽;狗堪比“忠义之士”,《二十四史》中也有“义犬”的故事流传。将鸡元素与狗元素放在一副春联里做文章,也是狗年春联的一大特色。因此,春联会写“德禽鸣福寿;义犬保平安”,家中有此二畜,也是一年幸福生活之注脚。

    “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此联的作者虽已无从考证,但联中的文字之巧仍旧让人赞叹不已。鸡犬一同走过雪地,鸡爪踏过的印痕如同一片片竹叶,而狗蹄子落下,五个指头蜷缩在一起,还真像一朵朵五瓣梅花。新春时节,寒梅绽放,竹叶春风,更是切时切景。这样的好句子,无论怎样演绎都不失经典,“竹叶”“梅花”也就成了鸡年、狗年重要的春联创作视角。

    受到“竹叶”“梅花”影响,我们还能见到“金鸡追竹叶;黄犬踏梅花”“犬踏霜桥迎五福;鸡登雪石报三多”等春联佳作。这几副春联中的“犬踏梅花”算是明写,还有的狗年春联文辞隐晦,必须细品才能发现其中的奥妙。

    秦龙综合